坚修大法心不动 共同提高救众生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我是大陆的一名原来不识字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72岁。……我的愿望一出,师父就帮我,使我身心发生巨变,很快我会认字、会写字,随着学法的深入,师父改变了我的一切,慢慢的我懂得了一些法理,心里充满了喜悦,学法炼功非常精進。整个的个人修炼阶段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抄书、背法,全身心的溶入法中,为正法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讲真象、救世人是分两个阶段、两种方式做的。第一个阶段是99年6月至2002年8月,方式是写信。……当我第三次找同修改信时,同修不在家,我没悟到,就让一个小弟子改,小弟子说:“奶奶,我不会改。”我还没悟到。这时,师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你自己写。”我既高兴又惭愧,这才悟到是师父点化:不要有依赖心,同修有同修的事。从此以后,我学会自己写自己改,写多了就不再象当初那么费力了。后来的很多时候,当我拿起笔考虑怎么写时,奇迹就会出现,全篇的文章就摆在我的大脑中,……我根本不觉得我是个不识字的老人。

——本文作者

* * * * *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大陆的一名原来不识字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72岁。今天能亲笔写此法会交流文章,是大法的神奇威力,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回顾师父蒙冤、大法遇难、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五年中,我勇敢的站出来助师正法、坚定的维护法的亲身经历,犹如昨日一般,历历在目。现将五年来我在正法修炼中提高与升华的过程写出来,向师父作一个阶段性的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 得法前后 判若两人

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而且病情严重、病史长。特别是患肾炎、胃病30多年,青光眼更厉害,左眼几乎失明。几十年来磨得我死去活来,求多少医、住多少次院、花多少钱已记不清了,但都不见病好。在绝望中我有幸喜得大法,那是难忘的1996年春天。一得法我就将没吃完的药、未打完的针,清理了一大篮子丢進了南门河,与病魔和药品告别了。果然得法不久,折磨我几十年的顽疾逐渐全部消失了,那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见到我的人都说我得法前后判若两人。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那时,我从内心深处感谢师父,暗暗下决心:这么好的大法,我一定要修下去,无论艰难险阻,都挡不住我修炼精進的路。

我的愿望一出,师父就帮我,使我身心发生巨变,很快我会认字、会写字,随着学法的深入,师父改变了我的一切,慢慢的我懂得了一些法理,心里充满了喜悦,学法炼功非常精進。整个的个人修炼阶段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抄书、背法,全身心的溶入法中,为正法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证实大法  遭受迫害

1999年7月,恐怖大王从天而落。一时间中华大地乌云密布、黑浪滚滚。我们这里也和全国各地一样,站长被抓了。7月22日,我们去省政府上访,证实大法,要求放人。结果把我们关了一天一夜,还强迫我们看诽谤师父的录像,第二天才放我们回家。

99年12月25日晚,我和同修们在广场炼功,证实大法。被县公安局的恶警非法抓捕,在公安局审讯我们,又打又骂,审到半夜将我们送進看守所。当时抓了几十人,其中有12名老人。把我们老人关在一个号子里,寒冷的冬天,我们没有被子不能睡觉,我们就一个个挨得很紧互相取暖。在监狱里,我们受尽折磨,吃的稀饭是从犯人的尿盆中倒出来的剩饭掺的,很臭,每人每天还要交30元的伙食费。恶人非法提审我们,要我们写保证说不炼,我们当中只有一个老人怕心重,说了不炼就放了。剩下我们11位老人齐声回答:“炼!”什么也不写,还向它们洪法。结果我们被非法关押半个月才放人,每人罚款1—3千元不等,我被罚款3千元。

出狱后不久,组织部和单位管组织的负责人来找我,说上级有令,报纸都登了:“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功”,问我“还炼不炼”。我向他们洪法:法轮功教人向善,为人祛病健身,有什么不好?并坚决的表示:“炼!”就这样我被开除党籍(当年我是40年的党龄)。

2002年元月8日,我们四位老太太(60-76岁)约好去北京上访。这天天气很寒冷(中雨加雪),也没有挡住我们去北京证实法的决心。我们带着横幅乘车到武汉,买好了下午5点去北京的火车票,可就在上火车的前半个小时,被武汉的公安便衣非法抓捕,并没收了我们的火车票,还逼问我们去北京干什么?我们不配合邪恶。后来它们听出我们的口音,就打电话,当地公安来人认出我们,就气势汹汹的拳打脚踢,将我们打得鼻青脸肿。当天晚上将我们戴上手铐,拉上警车,非法押回当地关進看守所,回来时已是深更半夜。一恶警见此时无人,趁机威逼、诈取我们四老太太退票的680元钱,扬长而去。

去年两会前,听到消息:恶人要绑架一批大法弟子,说是怕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第二天我做了个梦,梦见一座小屋边有一个黑洞,洞里有两条黑蛇,与三个人一起出出進進混在一起。我很奇怪:这蛇怎么不咬人呢?第三天下午四点,公安局一行五人突然叫门找我,我在屋里一看它们穿的衣服、神态,惊讶的发现和梦中的情景一模一样。原来,那两条黑蛇就是公安的恶人,那三个人就是三家单位的保安配合来抓我,我马上发正念铲除邪恶,不开门,不理它们。一会儿,恶人就走了。

女儿下班回来,我将情况告诉了她,她说:“不怕,今晚不开灯,明早我送您去农村,暂时避一下。”第二天晚上恶人还不甘心,又是一行五人来找我女儿的麻烦,说什么中央要开两会,我们找你妈谈谈,你妈哪儿去了?你赶快把你妈交出来,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停你的工作。女儿义正辞严的说:“凭什么停我的工作?我妈有人身自由、信仰自由,法轮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又能祛病健身,犯什么法?请你们以后别找她的麻烦。”这时,邪恶之徒态度好转,边走边说:“不是抓你妈,是中央要开两会,怕她去上访,我们只是找她谈谈,只要她不去就行了。”他们说算了,可还是不死心,第二天晚上又偷偷来捕门,那晚下小雨,天很黑,邪恶之徒捕错了门,被人当成小偷赶走了。

去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和另一名同修组织召开了一个四十多人的法会,邪恶的公安又一次来抓我,说有人举报我们开了法会,我是头头,并扬言还要抓几个。那天中午十一点我有事外出了,十一点半恶人来了,在院子外叫门,当时我女儿和外甥在家,一看是公安来人,肯定没好事就没开门,恶人又走了。这时,女儿赶快找到我,说明了情况,叫我不要回家,恐怕邪恶之徒还会来。果真这一天来了三次。我被迫流离失所了一段时间。

三、讲清真象 救度世人

我讲真象、救世人是分两个阶段、两种方式做的。第一个阶段是99年6月至2002年8月,方式是写信。99年6月13日,师父发表了“安定”这篇经文,根据师父的教导:“学员可根据所掌握的有关地区、有关部门,直接或变相干扰破坏法轮功学员炼功之事,以至有些人利用手中权力挑起法轮功事件,把广大人民与政府对立起来,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的情况,可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学了师父的经文,我心生一念:要给县委领导写信,证实大法,讲清真象。

开始时,困难很多,主要是人的观念障碍着我:我这么大岁数,是得法后才认得些字,是抄《转法轮》才学会写字的,怎么能写信呢?也许我的真念师父看到了,晚上打坐时,师父金光闪闪的法像就在我的左额头上方,师父望着我微笑。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悟得对,悟到就去做。第二天,我就开始起草给县委领导的信,写好后与同修切磋、交流,并请同修修改。这封信发往县委、县政府、人大、政协四大家。接着又起草了一封致国家领导人——朱镕基的信。这次还带动了帮助改信的同修,同修们也纷纷写信证实法,同时把这封信修改得更完善。后来,去北京上访的同修还把这封信复印了,带到武汉、石家庄、邯郸等地去发了,有的还带到了北京。

当我第三次找同修改信时,同修不在家,我没悟到,就让一个小弟子改,小弟子说:“奶奶,我不会改。”我还没悟到。这时,师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你自己写。”我既高兴又惭愧,这才悟到是师父点化:不要有依赖心,同修有同修的事。从此以后,我学会自己写自己改,写多了就不再象当初那么费力了。后来的很多时候,当我拿起笔考虑怎么写时,奇迹就会出现,全篇的文章就摆在我的大脑中,就这样我一行一行的写,字也有很大的進步。有时,师父教我生字,教我使用标点符号。我根本不觉得我是个不识字的老人。有时,我的思维很敏捷,写得也快。我悟到:是师父把我的智慧打开了,每当我拿笔写时,师父就在我身边。就这样,我一直坚持向各级领导、企业单位、机关、学校、派出所等写信,还帮同修写信。当我把信给家人看时,他们都说:“真神奇!你还会写信,而且写得这么好。”我微笑着说:“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帮忙!”

第二阶段是2002年8月至今,方式是面对面的讲。2002年8月21日,师父告诉我们“快讲”,我悟到:救度众生十万火急。于是我安排好时间,先近后远,一步一步从城关讲到农村。去年6月,持续40度的高温,我带着帽子、毛巾和水,翻山越岭去年轻时的朋友那里。她也是70多岁的人,根本不知道大法真象。我们几十年未见,见面几乎不认识了。当她明白了真象时,感动得哭了,激动的说:“你这么大岁数,这大热天为了我们好,不辞辛苦走这么远的路,告诉我们大法的真象,真是太感谢了。几年来,我们受电视谎言的欺骗,也随着说了些错话,怪不得我的眼睛常年疼痛,现在再不信电视的鬼话了,我们记住了: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位同事,她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国外工作,每月收入上万元。她和老伴看到电视里播的到处是灾难,整天流泪担心儿子安全,天天上灶灯,求灯神保佑儿子。我把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和大法将给人类带来的幸福与美好一一告诉了她,并建议她给儿子写信:常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会免灾难。老两口明白了真象感激万分。

一位86岁高龄的老人,我向他讲真象时,他内心不安,焦虑的告诉我:“我做了坏事,烧了一本《转法轮》,怎么办呢?”我听了有些伤心:“你怎么烧了天书啊!”他说:“那是大法洪传时,别人给我一本书,因我平时能给人治些小病,想从书中找神奇。后来不准炼,又看到炼法轮功的人都被抓了,我很害怕,就把书烧了。谁知烧书不久,我62岁的儿子被人打死了,我自己也多种疾病复发,不知是不是我烧书的缘故?”看他有些悔悟,祈求得到宽恕的样子,我就善意而又严肃的说:“我是大法弟子,为了对你负责任,我必须告诉你,大法是慈悲众生的,但威严同在。天理在上,不管是什么人,对大法犯了罪,都要承受偿还,这是一定的。《转法轮》是一部宇宙大法,是救度众生的,不管你有意无意的毁坏,都是犯罪。好在你把这事说出来了,还有机会弥补。”

我想了想告诉他:“你现在这样做:1、首先要向师父请罪,求得师父原谅,消减自己的罪过,师父是慈悲于人的;2、向家人、亲朋好友及世人证实法,证实法轮功是教人向善、救度众生的正法;3、坚持常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确,这位老人从明白真象那天起,一直坚持每天早晚向师父合十,念法轮大法好!李老师好!不仅疾病好了,长得红光满面,而且孙子还考上大学。现在他逢人就讲自己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常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因为他年龄大、身体好,别人都相信。

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通过我面对面讲真象,有些人明白了真象后病好了,找到家里来感谢我,有的想修炼,找我要书。我悟到:这不是我的本事,是师父慈悲众生的体现。

四、以法为师 帮助同修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在众多真修弟子遭受严重困难的情况下,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等待着这些人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因为其中有很多人是有缘人,而且是有希望圆满的。”我县是遭受迫害严重的地区,迫害一开始,站长就被抓了,辅导站的其他同修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没怎么走出来。由于迫害步步升级,一部分学员因怕心、顾虑心,根本的执著以及学法不深等等原因而导致往下掉。整体状态曾一度不是那么太好,针对这种情况,我和另一位同修切磋交流,决定帮助这些不同程度掉下去的学员在法上悟上来,使大法少受损失,使同修少走弯路,增强大家的正念,达到整体提高的目地,从而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首先我们将没走出来或掉下去的学员進行分类,怕心重、掉得狠的学员,我们逐个的登门切磋;程度轻的、不怎么精進的,我们召开法会。通过法会的方式比学比修,总结经验,找出不足,共同精進,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登门切磋中,有一对老年同修,老头是文教界退休的,婆婆不识字,老头手把手的教,老两口学法、炼功、修心性非常精進。7.20开始后,老头吓得不敢炼了,单位配合了邪恶,威逼他把大法的书和师父的法像全部交出去了,恶人拿去毁掉,还恐吓他不准炼如何如何,使他痛苦万分,吓得整天不说话、不接触人、也不教婆婆读书。老头掉下去了,婆婆的压力很大,又不识字,怎么学法呢?急得她望着挂过师父法像的墙大哭:“师父啊!这是为什么?!”

老头单位的干扰、儿女们对大法的不理解、同事的指责、外界的压力,一起降到婆婆头上,婆婆一时难以承受。在危难之时,我常去婆婆那里帮助她、鼓励她:“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要怕,在任何情况下,只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只要我们有一颗坚信师父、坚定大法的真心,什么难都能过去的。”经过两年多不懈的努力,婆婆从巨难中走过来了,老头也醒悟过来了。现在二老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得很好。

一位辅导员,7.20前大法洪传时,她付出很多。迫害一开始,她就被抓進了监狱,由于迫害严重,她害怕了,最后搬走了,搬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做生意去了,生意忙得法不学、功也不炼,放弃了。我常惦记着她,不久,师父发表了《建议》的经文,我悟到:慈悲的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我一定要帮她。于是我带着新经文去找她,可往返几次才找到,一见到她我很高兴,就把经文给她。她看后直流泪,内疚的说:“师父还等着我。”我说:“是啊!师父慈悲不落下一个学员,大法洪传时,你吃了那么多苦,大法遭受迫害时,由于种种原因你搬走了,我几次找你就是希望你能悟上来,法难得,不要掉下去。”她当即表示:“我要站起来!我要修下去!”

一位早年得法的老学员,因学法不深、悟性差,7.20后掉下去了,看到恶人到处收书、毁书,就以为不学不炼,放弃了。很长一段时间过后,有一天她来找我,说明了她的情况后,问我是否还在炼,我回答在炼。针对她的思想,我打开《转法轮》第208页,师父说:“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通过学法交流,她明白了:呀,险些掉下去了!以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切磋,她的悟性也慢慢的提高上来了,后来一步一步做得很好。

由于时间紧,对于那些不够精進的学员,我们就以法会的方式整体帮助,效果也很好。几年来,在邪恶的环境下,我协助同修经常组织大小法会,少则三、五人,多则四十多人。每次法会前我和另一位同修总要先做周密的安排,既要保证法会成功,又要保证学员安全。我们每次法会都很成功,每次都有不少人走出来,在法会上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得到了提高。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教导我们:“还有这样一部份人一直也是没有走出来,躲在家里看书,还找借口,实质上是怕心在作怪。我也希望中国大陆的其他大法弟子帮帮这些人,叫他们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学到这里,我很欣慰,我做了我应该做的。

以上是我在正法与修炼中所做的一点我应该做的事,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我才能行的。但我知道我所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和那些做得好的同修相比还很不够,我还要继续努力。回顾五年来我走过的路,风风雨雨,经历了太多太多,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在宇宙正法中,没有师父的巨大付出,就没有今天的一切。我由一个多种疾病缠身、70多岁的老人,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非常荣幸,是师父赐给我的荣耀,我在珍惜这万古难得的机缘,在正法最后的路上走稳每一步。

最后,讲一个师父保护我的故事与全世界的同修们分享:

那是2003年元月的一天,我和同修到外地参加法会,这是一个三县两市的大法弟子交流会,有好几十人(法会还安排我发言呢)。会场在同修家的二楼,法会庄严、神圣,布置得非常好。可是就在晚上十点多钟,会还没开完,突然得知我们的会场被恶人包围了。大家都不害怕,在集中精力立掌发正念,清除邪恶。后来邪恶的警察進来了,开始动手打人、抓人时,大家都抵制邪恶纷纷走开了。这时我被恶人打倒在地,当我爬起来也准备跳楼跑时,师父告诉我:“躺下吧。”于是我就躺在地上。

邪恶之徒们象扫荡一样,楼上楼下跑个不停,也没人理我。大概人都走光了,一个年纪大的警察来了,见我躺在地上,几次要我跟他走,我发正念,不配合他。他说:“你这大一把年纪,怎么了?”我趁机喘着气说:“警察打人啊,我动不了了。”他就把我搬到床上,匆匆就走了。我听他下楼了,马上就翻身起来了,正好同修家一个7岁的小弟子也上楼来了,机智的告诉我:“奶奶,邪恶走了,您赶快下楼走。”我还没出大门,几个恶人气势汹汹打着电筒又回来了,我迅速進了女厕。这回是来抓我的,听一人说:“刚才还在床上躺着,怎么立刻就不见了?真神。”他们在楼上楼下照了几遍,就走了。

小弟子又告诉我:“奶奶,你快走。”我说:“往哪走啊?”他说:“这边是菜地,就从这儿走。”漆黑的夜晚,我一直往前走,走到一个草堆旁,一位同修从草堆里走出来,然后他就牵着我走。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巧妙的安排,保护我安全脱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我不会写,文中有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