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北京大法弟子,现年48岁,在4.25去了当时位于中南海对面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为这事单位领导多次找我谈话。并调离了重要工作岗位。

1999年7.20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时,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在强迫下违心的写了不炼功书面保证。后来为了让同修及时得到新经文和明慧文章,我学习了电脑上网技术,从2000年开始做个人资料点工作。从上网,找到大法网站,下载,编辑,打印然后送到各负责人手上,全是我一个人做。在最多一段时间,我负责五个区100多名大法弟子的资料工作,从师父新经文的发表到明慧文章和真象资料工作量也很大,经常吃不上饭。我爱人和孩子虽然不修炼,可她们知道这是好人在做好事。经常也帮我买耗材,有时太忙她们也帮我把师父新经文及时送到负责人手上。就是这样在大陆邪恶的最中心默默无闻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工作。

2001年一天,单位领导找我说,炼过法轮功的都要参加学习班(也就是洗脑班,逼你放弃大法修炼),你也要去。这件事我感到很为难:如果我硬是不去的话资料点准得暴露,我觉着太可惜了,可是去呢,又向邪恶妥协了。怎么办哪?这时我们这片上的负责人从外地打来电话,大概意思是让我从人中走出来,那个班你决不参加,赶快走,赶快离家出走。当时给我的感觉好象是说大法弟子离家出走那才是真修的。可是走,我为什么要走呀?我们修大法是要达到任何人都说我们是好人的人。我没做错事呀。我凭什么要走哪?我走了,这100多名大法弟子咋办哪?我忍辱负重这么长时间的资料点不就完了吗?

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最后我决定不能走,而且那个班也要去,修炼的心在法上没什么可怕的。心想我决不能让邪恶破坏这个资料点,不能让这么多大法弟子听不到师父的声音。宁可牺牲我一个,能成就那么多大觉者太值了(现在认识到,去参加洗脑班还是一定程度的接受了邪恶势力的安排;而且,既要为大家提供资料,自己也必须修成,因为这是师父的愿望;而且,邪恶办洗脑班,大家都想办法抵制,坚决不去,或者即便去了也只有一个目地——把那里变成讲真象、发正念的场所,就是在直接清除邪恶,邪恶也就不敢收、不敢办了,因为背后操控人的邪恶因素怕自己被解体了)。

后来在那个班上,邪恶的610头子说:“现在重点打击的是地下资料点,可是咱们区还有,还在运转着。”当时我心想:远在天边而近在眼前,我就在你们面前坐着哪,可是你们却抓不到我。到现在资料点还在正常运行着,派出所的恶警一次也没来过我家。

2000年5月21日,我独自来到香山顶上,在一巨石上写道:

人间圣传转法轮,
修得圆满佛道神。
今日魔头吐乌云,
来日灭尽江泽民。

现在随着正法形势整体的推進,通过学法和反思发觉当时还是有许多常人心没去还有很多怕心,可我却非常狡猾的用给大法做工作为理由,把怕心给掩盖了。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起来,差距真是太大了。特别是现在,学法的时间不多,经常不炼功,发正念也不多。

正法给我们所剩的时间非常少了,我一定抓紧最后的宝贵时间,多学法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悟的对不对,如错了那请同修们给予指正。谢谢。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