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法修心性 证实大法步不停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记一次发真象光盘的历程。同学聚会来了50多人,当着那么多熟人的面发光盘我还是第一次。我怎么样才能把光盘发到他们手里去呢?就这一念,一个老同学快步走到我的跟前问:“他们(指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杀人呢?”我大声答:“都是谣言、污蔑、栽赃、陷害。”问:“可都是报纸上登的啊?”我大声回答:“报纸登的,电视说的全是假的。”又问:“那他们为什么自焚呢?”我大声回答:“那是拍电影、演戏,都是假的。”问:“明明看见人都烧死了,怎么会是假的呢?”我还是大声回答:“刘春玲是被他们当场打死的,我这样说你可能不明白,我这里有真象光盘,你拿去看看就明白了。”他说:“好吧。”我就送了一张给他。他接过光盘高高兴兴的走了,我立马站起来堂堂正正的将20几张光盘都送到了同乡同学的手里。
——本文作者

* * * * * * * * *

一、得法

我现在近七十岁了。小时候和小姐妹们做游戏时说“天门开”,学观音坐莲,我一下就把腿盘上了,双手合十。当时我产生一念,“我长大了也要到庙里修炼。”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把这个念头忘了,但是当气功出现高潮之后,我便想去找师父,可是去哪找呢?后来我找到了一个有名的尼姑庵。和一位居士到庙里住了一夜,还参加了一次他们的法事活动,但是也没有找到我的师父。

1992年8月,我做了右侧乳腺癌根治手术,术后一方面進行化疗,中医,西医专家门诊治疗,吃了不少种药。另一方面進行康复锻炼,如打太极拳等健身活动。但是身体健康状况都没见好转,手、脚还是发凉,脑门发凉;后脑勺那块像铁板一样又冷又硬,不想吃饭,睡不着觉,活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想找一套好功法,把身体炼好,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一线希望我都要炼。

1996年我走進一位炼法轮功的朋友家,她给我一本《法轮功(修订本)》的书让我看,我看了后觉得这书写得很好,就又去找那个朋友,她问我要不要炼,我回答“炼”。她又给我找《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看。我第一次读《转法轮》是一口气读完的,读累了趴在桌上闭眼休息,我感到有人来了,我回头看见一个穿黄衣服的人,热量很大,当时我一点都不害怕,后来才知道是老师的法身来了。

因为我们院还没有炼功点,我就按照《法轮功(修订本)》第四讲的图解学炼1—5套功法,炼功点建立之后,因为新学员来的多,我们又成立了一个有十几人的新炼功点,并且我还成为此炼功点的辅导员。

二、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1、我刚开始炼功,师父就管我了,第一个消业现象就是腹泻,总是泻好几天,反复進行着,然后吃饭香了,睡觉好了,身体暖暖的,脸色红润,我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我受益了。我觉得应该让更多的人受益,所以我就买了十本《转法轮》送给亲友,或借《转法轮》给亲友看,有人因此得法走上修炼道路。

2、我以前是习惯性感冒,所以消业的表现像得了重感冒一样,鼻塞,咳嗽约一个月左右,这一个月期间,晚上不能睡觉,但是我仍然坚持每天到炼功点炼功。有一天,我在炼功点休克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想到师父说的法,“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从此我的感冒症状消失了。

3、我还曾患有腰椎盘突出症,炼法轮功后,师父分两次给我调理,第一次是两侧腰椎痛,痛的只能在床上翻滚,有时会稍缓一点才可以起床吃饭,根本不能睡觉;第二次是中间腰椎痛,当时只能仰卧,痛一阵缓一阵,痛的时候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但我牢记老师说的“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转法轮》)之后我的腰椎间盘突出症状完全消失了,直到一身轻。

4、一次大的消业现象是脑袋痛得象裂开了似的,我强忍着,深信老师的话当做是好现象“只两三天就过去了”。有一天午休时感到特别困,躺下休息,闭上眼睛就看见墙角处开了个口,从上面来了一个人,开始很小的,推到我的面前就变大了,穿着露一个肩的黄袈裟,盘腿,结印在空中坐,我用手指他笑着说“跟我一样是单盘”,他就退回去了,缩小了,回到墙角升上去了,然后墙角就合上了。其实是我的天目开了。

我在炼功点炼“抱轮”的时候还看见一个彩色的法轮向外旋,我怕他走远了,赶快张开眼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明白是象师父说的不动心静静去看是真的,一想仔细看就走了视神经了,就看不到了。

我第一次看教功录相带,靠电视机坐得比较近,我盘腿打坐,手结着印,刚开始放录相带我就看到电视机屏幕飞出很多象雪花一样的法轮落在我身上,基本上是直射出来的,很有劲,然后我起空了,屏幕也跟着升起,飞得很高,耳朵听到风声,吹的呼呼响,怎么这样?我一睁开眼睛就回到地上了,还是坐在电视机前看老师的教功带,我又闭上眼睛想要感受一下,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5、天耳通:刚开始炼功时,我特别喜欢炼功音乐,我就想把他唱下来,唱一段之后唱不下去了,我就使劲想,还是想不起来,耳朵“轰”的一声接着往外出凉气,风还挺大,呼,呼的往外吹,我用手去捂耳朵,一点风都没有,后来不往外出气了,我就听到炼功音乐声,正是我忘了的那一段。

6、我刚炼功时,背《转法轮》第一讲,我坐在床上背,有一段法我背不下来,我还背,就是想不起来,躺在床上使劲想,使劲背,就是想不起来,突然我的前额出现了小荧光屏一样的屏幕,离前额很近,然后显示出文字来,正是我要背的那段法,我就大声念,我一边念这些字就一边往上走,念完了前额也就不亮了。

7、以前我有沙眼,白眼球有红血丝,看书就眼胀,沙眼把眼球磨得很难受,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第105页第三段中说“现在长春能有上万人在背书 ……后来又发展成抄书……就是加深对法的理解和认识,这样对学员的提高非常有好处。”。我就决定抄书,抄了两天,我的眼睛特别难受,我仍坚持抄,突然我觉得我的眼睛象下雨一样泄出许多分泌物,象金丝面条一样粗,淡黄色,一周后我看大法书多长时间眼睛也不累了,现在白眼球的血丝没有了,见风落泪的现象没有了,沙眼症状完全消失了。

三、提高心性,全家和睦得福报

1、儿媳妇要生孩子了,要我伺候她坐月子,要我帮她带孩子,我同意了。伺候儿媳妇坐月子时所做的事情爷爷都征求了儿媳和姥姥的意见,她们都表示很满意。冬天比较冷,儿子和媳妇给孩子洗完澡没穿衣服就给照相,第二天孩子就发高烧了,找原因说是我抱孩子时袜子掉了,使孩子着凉了,才发烧了,他们不让我解释,不许我讲话,我想这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就忍了,就这样受埋怨,受指责的事情经常发生,我都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到了忍。

2、我们去亲家探亲的时候,我给孩子喂饭,可能是热了一点,孩子吐出来了,儿媳妇就不干了,把饭勺抢走丢在地上,又抱走了孩子,还骂很多难听的话,让我在亲家面前出了丑,丢了面子,我认为儿媳不该这样对待我,在家骂几句我忍一下就过去了,现在在最怕丢面子的地方骂我,给我脸色看,我真受不了,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真难忍啊!回到卧室里我赶快拿起书学法,读了一讲《转法轮》心情才逐渐的平静下来。

3、每当我炼功或到同修家去儿媳就不高兴,说我不尽心看孩子,并几次赶我回我自己的家,每次我都以法来指导自己的言行很容易过关了。非典时又一次赶我回家,我想孙女已经一周岁半了,他们自己可以带了,我可以不去给他们带孩子了,但我跟他们说:“我每月给你们一千元,你们可以请保姆,如果不请保姆自己带孩子,也同样给你们一千元。”

由于儿子儿媳的公司效益欠佳,他们又搬回来和我们一起住,我意识到我的心性关还没过完,回就回来吧!有一天晚上我到同修家,怕影响孩子睡觉,叫老伴给我留门,儿子不知道把门锁上了,老伴看着电视睡着了,我敲窗户没人开门,听到孩子还在说话就按了门铃,儿媳就不干了,骂我老伴,并用手指着我说:“她出去找野男人你怎么不管。”就这样骂了很长时间,我问心无愧没有动心,无条件的向内找,我想我以后出去要在孩子睡觉前回来或带上钥匙就不影响他们了。

4、2003年年底下了头场雪,儿媳高兴带孩子去踩雪,玩的特别高兴,回来后孩子发烧,嗓子痛,医生说是冷空气刺激引起的。还没等孩子的病好利落又带孩子出去玩,结果病又反复了,儿媳说是药停早了,我和爷爷认为孩子病没有好,不该带她出去玩,我就讲了一句:“大家都应该找自己”,儿媳又不干了,开始骂公公、骂婆婆,骂老公,我儿子说:“老太太没错”。她就打我儿子,又打我,要打开汽车门把我推出去,还说要撕大法书,打110报警,我说:“我是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她哭了。

后来我从法理上明白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儿媳这样对待我,是因为我前世这样对待过她,修炼是不讲亲情的,欠谁的都得还,她骂我打我是因为我自身有业力,她在帮助我还业和提高,“大家都找自己”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注意“修口”不要陷在常人的是非之中,后来我们又和好了。

5、老伴告诉我有一位老师要我教她炼法轮功,我很高兴,我对儿子说:“你们张老师叫我教她炼法轮功”,儿子说:“张老师的身体不好,有好多种病。”我又说:“我想叫她来咱家炼,起码第一次让她到咱家来,以后再找地方。”没想到儿媳从卧室冲出来,叫孙女骂我,我告诉孙女,不要骂奶奶,要造业的,说完我就進厨房了,儿媳又冲到厨房对我拳打脚踢,打完了,我走出厨房时,孙女指着儿媳对我说:“你打她吧!你打她吧!”我领着孙女回到卧室坐下,儿媳又追進来骂我,还讲了一大堆打我的理由,我想只有黑手和坏神才敢这样干,我就双手结印发正念,她还骂,我就单手立掌发正念,然后她退到门外骂,边骂边说:“我就是让你跟我吵,跟我打让你掉下来,让你修不上去。”我继续发正念,直到没有声音为止。后来我想,儿媳一次次骂我打我,诬蔑我,越来越厉害,就是因为我做的不好,不争气,师父还一次次的帮我,没有放弃我,使我明白每一个矛盾都是我们向上修的台阶,没有一次次的付出和承受,又怎能有提高呢?

6、儿媳带孩子到游乐场玩,孙女的腿摔肿了,儿媳又骂开了。我当时不在家,老伴急急忙忙找我,说儿媳要我给孙女道歉,说我咒孙女了,才摔肿了腿,老伴一定要我答应给孙女道歉,我答应了。回到家后我教孙女说:“奶奶对不起”,孙女没听清就说:“推土机啊?”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儿子叫我出来,说儿媳要给我道歉,我说不用了,我把孙女抱出来教她说:“奶奶对不起。”儿媳接着:说:“妈,对不起。”我说:“没事”就抱孙女回卧室了,儿媳追过来说,以后要好好过日子不和我们闹了,如果她再闹,就让我儿子拖她到他们卧室去揍她,踢她。我们娘俩坐在一起谈了好一会儿,从此家庭和睦了。

7、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儿子从姥姥家开车回来,在高速公路时速达140公里,车突然颠簸起来,然后汽车立起来了,快到90度了,后来车又贴着护栏刮、刮、刮之后就停下来了。儿子下车发现车轮坏了一个,就打电话找人把车拉到维修站,修车的师傅说:“快回家包饺子吃吧,象这样的情况百分之九十八、九都会翻车的,至少都得断胳膊,断腿的”。可车里坐着儿子、儿媳、孙女、姥姥四人一点事儿都没有,汽车也只不过是擦掉一点点皮。这就正如老师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他们得福报了。

四、护法 洪法 证实法

1、4.25大上访

1999年4月25日晚得知天津法轮功同修被抓、被打压的消息,我决定去上访,因为抓同修、打压同修就象抓我,打压我一样,我去上访有三点要求:(1)要求放人;(2)李老师的书公开发行;(3)我们炼法轮功要有一个安全的,不受干扰的炼功环境。

4.25早上,我坐公交车到中南海小西门国务院信访局,我去的比较早,警察不让進,我就在胡同口等着,后来让進了,警察安排我们背对着老百姓的房子,面对马路及马路对面的中南海信访局站着,还把盲道让出来了,我们按照警察指定的地方站着,有的坐着炼功,有的看《转法轮》,4.25那天我看了四讲《转法轮》。大家都静静的没有大声说话的,有时来个青年同修拿着垃圾袋来收集垃圾,连警察扔的烟头都给拾起来了,因为为法轮功上访的人很多,不可能单个接见我们,当时的总理朱镕基来见我们并要求我们派代表進去,很多同修都自愿举手要求做代表。第一批代表進去出来了,第二批代表進去又出来了,第三批代表進去又出来了,就这样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代表们都出来了,最后离开现场的同修主动把垃圾拾走,为市民和环保着想。

4.25之后我还和以前一样,到炼功点集体炼功、学法、切磋、开小型法会。大家都知道时间紧迫,抓紧时间实修。

2、1999年7月19日我们又去上访,因为听说我们的同修被抓了,法轮功要被定为×教,7月20日就要公布了,我们上访主要是制止他们这么做。我们向信访局方向走,正在走着,警察大声问我们:“上哪去,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警车就开过来了,我们上车后把我们集中到一个象是工地的地方,警察开始给每个人進行详细的登记,然后把我们送到石景山港湾体育馆,让我们坐在看台上,一会儿看台就坐满了有一千多人。这天我们在同修的带领下一起背“论语”,背新经文,有两个幼儿园的小弟子领大家背《洪吟》,中午有一女学生带大家炼第二套功法,那个场面很壮观、伟大、殊胜、坚定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真是熔炼人啊!

下午有一个警察说:“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们集体回答:“放人。”等到天黑了来了很多警察强拉我们走,我们手挽手就是不走,就是要求放人,几个警察扛起一个男青年同修就往外扔,摔的当当响,大伙齐声喊:“不许打人,警察知法犯法。”后来我们手挽手的被“请”了出去,外面是很多解放军他们手挽手站成两排人墙,中间是通道,我们只能从“通道”出去,我们一路走一路说:“你们不能这样,我们都是好人……”一边给解放军讲真象。

到体育馆外面安排上车,我们同区的被拉到一个像乡镇的礼堂似的地方,警察又進行详细的登记,然后再由派出所把我们拉回去,带進一间拘留人的大房间里,里面有很多板凳,我们進去的时候那里面已经拘留了20多名法轮功学员了,派出所连夜提审,我们被迫在派出所坐了一夜,说是拘留24小时。第二天就是7月20,我们全体法轮功学员就在拘留室里炼1—4套功法,警察站在门口看,7月20日下午我们被要求和警察一起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看完电视警察又提审,要我们谈认识、写保证书。我告诉警察:“电视说的都是假的,都是断章取义的,你们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警察说我认识不好。7月21日我又到炼功点炼功,片警要带我去派出所,后碰见治保会主任,他让我回了家。

我们的炼功环境被破坏了,但是我和7月20日以前一样,每天都到炼功点去炼功。

3、2000年1月某天早晨,我炼完功后决定到天安门去炼功,快到天安门的时候心跳的很厉害,走進天安门广场心还是突突的跳,怎么办呢?这种状态炼功,肯定效果不好,我就开始背“论语”从东面地下通道下去,上来之后走金水桥前的人行道向西走,又从西面的地下通道走上去,上来之后向东走,又从西面地下通道绕圈走,边走边背“论语”,心态平静,胆子也大了,我就决定先找一个合适的炼功地方,我就看每天升降旗警察進出口的那地方,有一根绳子拦着,旁边有个警察走来走去的,就觉得这地方合适。我就走到那儿,等警察向前走,背对我的时候,我就走進去做第二套功法,“抱轮”感觉非常的“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舒服极了。警察发现我就跑过来把我拉上警车。警车上已经有几个同修了,她们是从外地到天安门证实法的,我们被天安门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铁笼子里也已经关了很多同修了,我们就一起切磋,交流。之后又把我们带回地区派出所,又被关24小时。

4、2000年4月17日,我到天安门举横幅“法轮大法好”证实法,因为我去的早,我和晨炼的人一起练走步,在天安门广场靠边走,来了一位警察查问我:“你是外地的,来北京干什么?拿出身份证来。”我回答:“我是北京的,没带身份证。”警察又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不告诉你。”警察就放我走了。我就在天安门广场外面的便道上绕大圈走,9点多钟我又走進天安门广场,还没有走到广场中心就被一个警察拦住查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不告诉你,我要保持沉默。”警察又问:“我再问一次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还是回答:“不告诉你,我要保持沉默。”警察说保持沉默影响他办公务,就把我抓上了警车。那天他们抓了我们很多的同修,都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挤的满满的,我和同修進入了热烈的交流中。

在笼子里我还看到了我们单位的同修,从此我们成了好功友。我们被单位的治保会接回去,由保安看管我们,北京市公安局来了一位公安审查我们,还宣读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又進行“交谈”。我说:“我做乳腺癌手术后身体一直不好,我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可以帮家里做家务了,我住院做手术的时候,我要挨刀,我家人要上班还要照顾我,家里乱了套,这是什么心情啊,你知道吗?”那个警察说:“知——道”

5、2000年7月20日我又到天安门去打横幅,上次到天安门打横幅,还没打开就被抓了,这次,我要把我亲手做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举起来,我在天安门广场转来转去的时候,听到有压低了的男音在念“法轮大法好”,我顺着声音走去,我走快他就走快,我走慢他就停下来等我,我走近他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带有横幅,我举横幅你打坐好吗?”他说:“我在等人,你到旗杆那边举横幅,大家都看得见。”我就到旗杆那边双手把横幅举在胸前。

一个警察跑过来,夺走了我的横幅,嘴里还说:“你来干什么?”我又一次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天黑时把我送到十四处,夜里又送到炮局(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拘留所,刚進去就有人告诉我她是炼法轮功的,是清华大学的研究生,因发真象传单被抓的,绝食了几天被放回去了,回到学校后她就吃饭了,接着又被抓進来。另外关在这里的还有两名有经济方面问题的,三名是买卖毒品方面的,一名卖假发票的,一名卖盗版光盘的,一名理发店的小姐(17岁),还有两个哑巴小偷。

我和研究生同修给他们洪法、背“论语”、背《洪吟》。因为这个监室的法轮功学员一直不断,所以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值得信赖的人。狱警告诉我要拘留一个月,第二天给照相,不准炼功,如炼功就给戴手铐。我还是坚持炼,狱警发现了就骂我,再发现了就罚站,要我背监规,我发现监规里没有不让炼功的,我利用早晚排队清洗,饭前,饭后那点时间炼功,不违规,但是他们还是不让,炼第二套功法时,他们叫我,我不答应,等我炼完了问他们什么事,他们说你都炼完了还有什么事啊?

吃完中午饭时他们给我戴上了手铐。戴上手铐后我不吃不喝,盘腿打坐,有一天晚上,有一个人拿了相机照了几张我打坐的相片就走了,绝食的第四天,他们把我拉到北京市公安医院给我检查身体,当时心电图上面是平的,下面有曲线,尿有4个十号,我知道是师父让我回家了,他们要给我治疗,我说我很好,不用治疗,就在不同意治疗栏上签了我的名字,后来他们把我老伴叫来,要他签字给我治疗,老伴说:“不用治疗,她回家炼法轮功就好了。”并在不同意治疗栏上签了字。他们只好放我回家,提审员办完手续之后说:“你们是×教,是人民代表大会举手通过的。”我回答:“我不懂法,但是对法轮功先定性后举手,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提审员说他也不懂法律。然后老伴接我回家。

第二天早上我接着去炼功点炼功。

6、讲真象

记一次发真象光盘的历程。同学聚会来了50多人,当着那么多熟人的面发光盘我还是第一次。我怎么样才能把光盘发到他们手里去呢?就这一念,一个老同学快步走到我的跟前问:“他们(指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杀人呢?”我大声答:“都是谣言、污蔑、栽赃、陷害。”问:“可都是报纸上登的啊?”我大声回答:“报纸登的,电视说的全是假的。”又问:“那他们为什么自焚呢?”我大声回答:“那是拍电影、演戏,都是假的。”问:“明明看见人都烧死了,怎么会是假的呢?”我还是大声回答:“刘春玲是被他们当场打死的,我这样说你可能不明白,我这里有真象光盘,你拿去看看就明白了。”他说:“好吧。”我就送了一张给他。他接过光盘高高兴兴的走了,我立马站起来堂堂正正的将20几张光盘都送到了同乡同学的手里。

我坐公交车时上来一个老太太,我让她坐到一个较好的位置,她很高兴,我说在公园里打太极拳的人认为太极拳可以强身健体,我92年因乳腺癌切除右侧乳房,96年我炼法轮功到现在身体康复的很好,我们有信仰自由,我们不违法。她明白真象后大声说:“都是江泽民干的,恨死他了。”下车时我送给她一张小同修的炼功彩照。

7、建立个人资料点

我去发真象资料时摔了一跤,膝盖摔破了,晚上炼第五套功法时闷心,炼完第五套功法后,突然感到全身发冷,冷的发抖,嘴唇都发紫了,我赶紧盖上被子,一床不够又盖一床,后来悟到肯定是黑手坏神干扰,我要发正念清除它,于是打坐立掌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不跟这些黑手坏神走,我要跟师父走。”我不断的发正念,发完正念全身发热,被子都盖不住了。

随后我想:我现在根本不应该碰到这消“病业”的现象了,为什么还会发生呢?因为我修炼状态又不好了,学法睡觉,发正念睡觉,静不下来,执著心往上翻,同修们都在精進,我却没有做好自己该做的。我和同修交流,同修笑眯眯的说:“你的心性关过的挺好的,坚持下去吧,有师父在,有法在,一切都会好的。”她的话给我增加了很大的信心。

正法已接近尾声了,时间紧迫,我们要抓紧时间讲清真象,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次讲法中又提到了:“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讲清真象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我个人悟到,大法弟子出来讲真象时,师父的法身就去引导可救要的世人或下一批修炼的精英走出来,师尊给我们安排修炼的路是不同的,但我们每个人只要认清自己的路就可以了。

我法理悟的不高,文章写的不好,又不爱讲话,但是我的经济条件可以,要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虽然近七十岁,但是只要有决心,有师尊的法做指导,就能克服困难,救度更多的众生。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