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正念,师父一直保护我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2000年6月,我准备進京证实大法,于是我与另一同修买好了票,家人得知我要去北京,没有一人支持我。最后拗不过我,我丈夫(不修炼)临时决定与我一同去北京。他说如果我被抓,他好把我要回来。……有位中年女同修说:“为什么他们不抓我们,是不是我们没有修好,师父不要我们走呢?”我心想:“我们来的目地不是要被他们抓走的,是来证实法的啊!”然后,我把自己的观点与另一位来自四川的男同修表达了,他也赞同我的观点。结果,便衣来了三、五个,要我们离开广场,我们依然没有动。当大法弟子正念很足的时候,人是动不了我们的,邪恶也钻不着空子。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是一位中国大陆的大法修炼者,于1996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很多修炼中的事情,从而使我在大法修炼中走向成熟。我想我们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自己在修炼中的故事。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其他大陆同修那样残酷的迫害,如:劳教、转化班等等一些非人所能承受的痛苦,但一样受到迫害的波及。在艰难的环境里,我始终坚信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

一、我的一点经历

2000年6月,我准备進京证实大法,于是,我与另一同修买好了票,家人得知我要去北京,没有一人支持我。最后拗不过我,我丈夫(不修炼)临时决定与我一同去北京。他说如果我被抓,他好把我要回来。

第二天,我们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丈夫嘱咐我一定要注意,不要乱跑,小心被他们抓走,他约定我一定要在广场等他回来,于是他交待一番自己找同学去了。我心想:我来的目地不是要被他们抓的,是来证实法的。

过不久,我看到有三、五人坐在广场中间,我想一定是同修,于是我刚要蹲下来与他们一起交流时被一位便衣警察喊起来问:“你是哪里来的?”要我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他看。我反问他:“你想干什么?”于是,他从上衣口袋里把警察证件拿出来给我看,证明自己是警察。我说:“我怎么啦?”他看我很威严的样子,没有刁难我,便要我走开广场,不要我呆在这里。他转身就把另外两位年纪大的同修带走了。

我们这几位依然没有动,还站在广场中间。这时又陆续来了很多同修,我们还是围成一圈,交流着准备去信访办。其中有一位东北的中年女同修说:“为什么他们不抓我们,是不是我们没有修好,师父不要我们走呢?”我心想:“我们来的目地不是要被他们抓走的,是来证实法的啊!”然后,我把自己的观点与另一位来自四川的男同修表达了,他也赞同我的观点。结果,便衣来了三、五个,要我们离开广场,我们依然没有动。当大法弟子正念很足的时候,人是动不了我们的,邪恶也钻不着空子。

下午6点多,丈夫来广场找我,告诉我他已经找到那位同学,并要一起去见他的同学,他的同学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我告诉丈夫的同学:“你知道我们来北京的目地是什么吗?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要向政府反映情况,我们修炼没有错!”他说:“其实你们法轮功人太多了,而且有国外反华势力。”我听后觉得很好笑,并向他一一解释。最后他说:“其实《转法轮》这本书我也看过的。”我说:“那你看过应该了解我们啊!”最后他无以言对。

从北京回来不久,我就得到师父的新经文《理性》,师父讲道:“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走出来的学员上访中还要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的学员哪?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它、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看到这篇经文后,使我更清醒的认识到证实法的重要性。

二、否定旧势力安排,走好自己的路

大法弟子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也正是利用这些邪恶安排来证实大法,建立大法弟子的威德,彻底清除它们,走一条真正光明的正法修炼之路。

旧势力就是在抓住大法弟子的执著心,利用这些执著心来安排所谓对大法弟子的考验,达到它们为私的目地,它们就是想毁掉这一切,毁掉大法弟子坚定的正念。我想这一点是大法弟子坚决否定的。

1、经历的事情

2003年2月20日左右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远在北方读博士的丈夫的电话,在电话中,他提出:要和我离婚。对他这种突来的电话,我马上意识到,这一定是邪恶旧势力的干扰,它们一定是在利用我在人世中的情来迫害我。我首先想到:他是一个生命,必须要救他,让他清醒,内心不带丝毫常人之情,如:生气与埋怨。但他仍受邪恶的控制進一步的伤害我,非要我放弃修炼,否则就要与我离婚。当时我内心也有很强的执著心,担心外界对我们的不理解,说我们因炼法轮功而不要家庭等等不良的反应(受电视媒体的假宣传)。想到师父的话:“在矛盾中首先找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如果不是自己的问题,那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的安排,明白这些理后,认识到这一切都是因为生命的不纯而造成的。

丈夫在攻读法学博士,思想十分固执,是个无神论者。再加之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四年多,受媒体邪恶的宣传,使他同样受到很大的伤害。他虽在外地读书,时常的担心我被公安骚扰,担心我被抓,只留下孩子一人在家,种种因素导致他的害怕。所以,他坚决要我在法轮功与他之间作一个了断。

真象资料他也看过,但就是无法清醒,要想让他的思想转变过来也是件难度较大的事情。有时,我几乎心里完全对他不抱任何希望,甚至觉得他已经是无可救的生命了。但是,我还是想让他清醒,正一切不正的。告诉他要对自己生命负责;告诉他做人的道理;告诉他那种做法是不对的,是在违反做人的最基本道德规范;作为丈夫要有责任心,不要想抛弃家庭就随便抛弃,不要受现在社会上的不良影响。那时的他什么道理也听不進,一味的要我与他离婚,如果我不同意离婚,就要把我做大法的事告上法庭,十分邪恶。在这种压力下,我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还是坚定的走好自己的路,同时否定这一切安排。我认为:他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我打电话告诉他的导师,我说:“就因为我炼法轮功,而且我们在认识之前我就开始炼法轮功了,到现在他要与我离婚,是他不想要这个家庭,孩子还小,您说这种行为是不是不道德的?”他导师听着没有回答,默认了我的说法。

由于我们都在学校工作,不免会被人评论,特别是我们同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是位好人,都认为他的做法是错误的,并认为他一定是有外遇了才以法轮功为由来提出和我离婚的。这样看来,我前面的担心别人不能理解我们炼功人,是多余的,同事、朋友都很同情我的遭遇。

他往返几次回家还是决定要提出离婚,提出的离婚的条件也很刻薄,这一切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在经历这段离婚过程中,我让他感觉到了大法弟子的善。我对他说:“你对我的无理,我不会怨恨。如果你对大法不敬,那是你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我只是劝善于你,只想让你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正确的。”他听后,几次流泪,为我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对他的宽容而感动。可是后来他还是说:“只要你放弃修炼,不再做大法真象资料,我们就不离婚。”我告诉他:“我不会放弃的,我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想做一个高境界的人。”最后,我们还是办了协议离婚的手续。

2.事情的转变

旧势力要毁掉我的正念已经彻底失败,它们就是要让我们在修炼路上掉层次从而毁掉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自己对法的正信与正念。

同年9月,丈夫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去了美国。在美国,他看到了很多法轮大法的正面的报道,由此,他的思想有很大的改变。在那个纯正的环境下,他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清醒的认识到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清醒的认识到现在中国法制的悲哀,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曾经那样对我无理的要求,要我放弃修炼是错误的,明白了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的道理。

有一天晚上,他打电话来向我忏悔自己曾经的过失,让我一定要原谅他。我告诉他:“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怨恨你,只要你认识自己的错误,以后不要再犯就行了。”于是,他从美国专程回来一趟与我又办了复婚手续。

通过这件事后,我对不理解我们的人讲自己的真实情况,也有一些常人对我曾有所不解。于是,我就讲丈夫出国后看到国外的真实情况后的改变,消除了他们对我们的误会。

在修炼的道路上,只要我们自己走正了,一切都在变。现在丈夫主动与美国大法弟子取得联系,并且参加了学法交流。不管他现在能明白多少,我想大法也是来救度他的。

师父讲道:“修炼是严肃的,我叫你们修成的是神,同时能证实法,才把大法传给你们,给予你们从未有过的永远的荣耀。不是为了叫你们单纯在反迫害中成为常人的英雄呀,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中证实法,从而走向神。”师父指引着我们是走一条神的路,所以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走向,对自己负责。

3.正法时期走好每一步

2004年2月份,丈夫向美国访问的学校提出申请,发出邀请函给我与儿子,要我们离开这个不安全的地方,结果在办理护照上我们又遇到了麻烦,公安至今不给办理,我请了律师,律师被公安吓得最后也不敢为我申诉了。于是,我再次询问他们拒绝办护照的理由。我反复问他们原因,他们至今不给任何回答。我对那位科长说:“我是一位中国公民,我有权利申请护照,你们不给办,这种做法完全是剥夺我的权利,并不承认我是一位中国公民。”他无以言对,用一句:“我是在执法”来搪塞这一切行为。

于是,我打电话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拨通市长热线,得到的结果是要我保证不炼功就有自由出境了。我反问他:你们共产党员不是要人说真话吗?为什么非要让人说假话呢?我们修炼人没有犯罪,都是好人。对方无话可答。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很执著出国,认为那里的环境好,就喜欢去那里。可是只要自己执著这些,邪恶就不断的干扰。有一次,单位派我出差学习,等我回家却发现放在家书柜里的小孩护照莫名其妙失踪了。而且家里其他财产没有动,只有护照被盗。对这些魔难的出现,我有时会用人心来看待这一切。通过学法,我找自己哪个地方做得不够好,不被干扰而动心,做好三件事。慢慢的把这个执著心放下,不去想这一切,不受干扰,真是感到一身轻。

以上是个人的修炼中的体悟,不正之处,请给予指正!谢谢!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