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正法弟子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到各单位,这成了我讲真象的好机会。在讲真象过程中我按照师父的要求,“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 (《转法轮》)首先让同事们都感受到我是好人,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这样讲真象时就会深入人心。平时一有时间我就去楼里、街上发资料、贴标语,真像师父所说:“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都不累,”有时遇到楼门是电子门,我就心生一念:有人开门就好了。这时准有人给我开门,正如师父所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本文作者

* * * * * * * * *

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当我看到明慧网的征稿启事时,五年来作为一个北京的大法弟子,我深感愧对于师父的慈悲苦度、在世众生的苦苦期盼。但是,为了“……总结经验、找出不足、发扬好的成果……”( 《致欧洲维也纳法会》 )我还是把我五年来所走过的路展现出来,目地是把今后的路走得更好。

1999年7月20日——

这天我和家人一起来到位于后库的信访办,和学员一起向信访办申诉法轮大法学员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我与其他学员站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这时过来了许多武警,我心想:我们应该与这些武警说说我们来这里的原因,他们也许对法轮功及学员的行为一无所知。这时武警由治安警察指使已开始把学员暴力殴打、挟持着离开信访办,驱赶到汽车上了。我背着书包、抱着孩子被挤在被警察驱赶的学员后面,身后是施工用的钢管,我的腰部感觉马上要挤断,怀里抱的孩子也被挤得号啕大哭,我不停的安慰着他和我自己:“有师父法身保护,不怕外邪侵扰。”当我心中只有这段话时,我身边的学员与警察“哗”的一下移开了,我想:这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呀!

正在我不知是走是留时,一名武警走来对我说:“带着孩子赶紧离开这里!”我没有动,看到我的家人和其他学员被殴打驱赶着上车,我犹豫了。这时我遭到了殴打,被推上了车。汽车行驶在不太宽敞的马路上,街边围观的世人迷茫的看着我们,我和母亲透过车窗哭着向世人喊着:“4.25总理都接见我们学员代表了,我们没有错;我癌症都炼好了!”

公交汽车到了石景山运动场外,我和学员们在车里等待着。这时运动场内外都是因上访而被驱赶到这里的学员,我看见武警和警察也都在无所事事的等待,我心想:其实他们也挺可怜的,也可能不知道法轮功和4月25日学员和平上访的事。我于是下了车坐在马路边上有意和休息的武警聊起来:“你们是执行任务的,可你们为什么打人?我们都是好人、没有犯法,总理对法轮功都有批示:不打棍子、不扣帽子,4月25日还接见了学员代表;国家体委也对法轮功作了调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武警们说:这些事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也是执行任务。同时还要把一瓶矿泉水送给我喝。

我又把自己身体通过炼功变好以及母亲的癌症炼好的事和他们说了。过了一会儿,我和家人看到在这里就是呆着,还不如离开,为什么听这些警察的指挥呢?于是我们借找水喝离开了那里。

1999年8月——2002年

两名片警来到我家询问情况、记录、没收大法书籍,我在他们询问的过程中心平气和的讲了我为何修炼及修炼的目地,老警察也向我袒露了他的心声,他能够理解同情炼功人,但年轻的警察较蛮横,威胁我说再不交书就要抄家。这时我妥协了,做了修炼人不应做的事,还为自己找理由开脱:“给警察书,还能让他了解了解法轮功。”这是一个修炼人应该做的吗?

事后,我问自己:我修炼对不对?师父是否会象媒体说的那样吗?师父写的《转法轮》可是叫人做好人的书呀,所以我认定我修炼没有错,师父肯定是被他们诬陷了。这时我想起了《转法轮》关于妒嫉心的问题,我的心里明白了许多。所以此后电视新闻诬陷师父、诬陷大法的内容我一概不看,电视也不开了。我有时间就学法,但是还不知自己如何做。

有一些学员主动与我和家人交流。我当时认为监狱是关坏人的地方,到了天安门明摆着就是让他们抓進去。这期间里我做了一个梦:我和一些人在海岸边垒墙,怎么垒也垒不高,这时海水忽然涨到天那么高向我们扑来,我和人们没有抵挡住,就往回跑,忽的一下一堵高墙挡住了海水,但我看见一个打坐的人(好象是神体)从一幢楼中直线下落。这时,师父的许多篇经文出来了,我的为私为己的私心被暴露出来,我看到了我的执著,着急怎么把它去掉。直到一天一位学员送来了真象资料,我认为这才是我要做的。

我决定到天安门发真象资料。这天,我拿了许多真象资料坐车车上发,走路楼里发,心里想着的就是师父的法,想让人们知道真象。在车上一位老者把我叫住问我多大了,知不知道“会道门”,我如实的告诉他我的年龄,但后面的问话对我来说是措手不及,我就告诉他母亲癌症炼好的事。老者不明事理,反而气得把手里的真象撕碎。我心平气和的边捡边说:车里这么干净,扔到地上多不好。老者气得叫道:你这是骂我!当时我一点都没动气:这怎么是骂您呢?车上也有些人冲着我喊一些什么国民经济的事,或有些人让我赶紧下车,要不警察来了就会把我抓起来。总之,车上对于我讲真象的言行有默然处之的、理解观望的、污言秽语威胁的,但是我心里很平静。到站下车后,我回想刚才车上的一幕幕,找找自己哪里有没做对的?是否因为我没有回答好其中的问题才招来一些人的叫骂,我应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哪?边想边走向了我要去的天安门。

由于我的执著,我没能在天安门喊出我的心声,我想:这怎么行?于是,在地下通道里我想我不能就这样回去,当我把一份真象递给一对母女并说“请看法轮功真象”时,那位女儿“噌”的一下把资料拿过去了。我看到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期待与严肃。虽然她没有说什么,可我却似乎感受到了师父对我的期盼:离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相差还很远。真是像师父说的“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

但是,我坚定了自己修炼之路。师父说:“修炼就是这样,你在不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的时候你就在提高了;但是怎么样去坚定自己,才是走好以后的路最重要的。”(《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由于我在单位讲真象,单位领导班子与我面对面的谈话,用工作来威胁我,我当时什么也不想,就记着师父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当时真是从心里想让这些人明白真象,根本不想以后会发生什么。其间做我工作的人苦苦哀求、甚至以泪洗面要求我放弃修炼,我都没有动心,《转法轮》中的法理时刻在我脑海里出现。最后单位请示上级要求辞退我,上级答复:炼法轮功的不许辞退。

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到各单位,这成了我讲真象的好机会。在讲真象过程中我按照师父的要求,“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 (《转法轮》)首先让同事们都感受到我是好人,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这样讲真象时就会深入人心。平时一有时间我就去楼里、街上发资料、贴标语,真像师父所说:“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都不累,”有时遇到楼门是电子门,我就心生一念:有人开门就好了。这时准有人给我开门,正如师父所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但是,由于自己的干事心、急于求成以及学法不够、放不下亲情等诸多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由单位欺骗绑架到洗脑班。开始时我还有意的向洗脑人讲真象,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意志被摧垮“有意的接受邪悟”做了我永远都悔恨的事情。母亲告诉我:看见我的身体变成一半黑一半白。我自己梦中看见有一东西要進入我身体,我急忙喊师父,那东西才没上身。20多天后我一从洗脑班出来,就立刻上明慧网声明洗脑作废,但是洗脑给我带来的心理上痛苦,直到今天还在折磨着我。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

通过大量的学法,我认识到:师父不承认这些迫害,我要全盘否定它。法理上明确了,但时不时在修炼路上又不精進。一次梦中我和母亲、孩子开着一辆吉普车在笔直的柏油路上行驶,我这时在车上睡起了觉,于是掉在了路上,醒来后一看车走远了,我还拿着枕头去追车。我想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中士闻道,若存若亡”,恰恰就是指我这一类的,虽然看起来好象是在修炼的路上走着,但经常在路边玩耍、休息,而那些精進的弟子却如威猛的雄狮勇往直前。

2003年——2004年

在我从洗脑班出来后,根据情况在家建了资料点,真象资料源源不断的去救度众生。相继而来的一连串的干扰,家庭内部的矛盾、家人的债务等等,我在这种矛盾中只认识到是在提高我的心性,而没有对旧势力有深刻的认识,究其原因还是我学法不够。家庭资料点也因还债,被债主间接的给破坏了,经济上受到了损失,而家人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我被夹在他们中间,又是协调人、又是资料员,可我没有做好圆容的工作,而是自己做自己的,心想:“那么多众生需要救度,哪里还顾得上闹意见?”因此,家人直到现在还是一盘散沙,有了问题向外找。虽然又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但实际上是我自己承包了全部的内容。

我在制作打印发送资料的过程中吸取了以前的教训,认真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不管事情多忙,到整点就发正念,固定时间学法,插空炼功,发资料符合常人的时间,“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

有一段时间,家人认为我这样做是在走极端,把机器收了起来,我向内找:是否是因为我没有按师父所要求的“遇到矛盾不要绕着走,而要去解决它”。我一边找工作,一边自制真象资料,“不要等、不要靠。”没有机器印我就拿起笔写、画,贴出去、发出去、送出去,救众生的事每天每时都不间断。“修炼中我是叫每个大法弟子都独自走好自己的路,建立各自的威德,使自己真正走向圆满,成为一个主掌各自天地的王。怎么能不自己走路、不自己学好法、不树立自己的正念呢?”(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这天梦中我觉得自己在空中飞,看见闪光的大路上人头攒动,我飞到这些人最前面,看见有一把镶金的大理石座椅,我戴着王冠,穿着金色斗篷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我的身后还延续着那无尽的闪光的大路。过后,我悟到还有许多众生需要我去救度。这期间家人对我的指责甚至谩骂我都默默接受,虽然心里有时很难受,但一想起《转法轮》中的法,我就没有什么可委屈、难受的了,同时我也认识到邪恶是无孔不入的,我在不断清除自身空间场与周围空间场邪恶因素的同时,清除干扰家人的邪恶因素,让家人理智清醒的对待所发生的事。过了一段时间,家庭资料点又运转起来。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要求我们“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我悟到:这是对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及新老学员的明示和更高要求。一次,打印机在打印一张清晰的真象之后,第二张就不太清晰了,第三张就更不行了,我上一台打印机就是这个毛病,最后什么也打不出来只好又买一个,这对于没有生活来源的我来讲真是雪上加霜。我在学法的基础上,悟到是我没有更深入、更全面的救度世人,没有更广泛的向世人讲清真象,做的越来越不好。我虽然一直在做着发放真象资料的事,但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依赖于资料,有时遇上找我问路的我也向他们讲真象,却没有主动的向更多的世人讲。深挖我的执著的东西,还是我“不能忍耐”这个不好的性格,就象师父所说“为兴而来,心必不坚” ,同时还固守着自己后天的观念不放,“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而师父要求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上讲法》中说:“讲清真象这件事情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到底。这件事没有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做,我们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的。”扪心自问:我在保全我自己的什么哪?其实就是旧势力安排的不想改变的东西,那么我如何配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哪?在这些方面我还要和其他地区做的好的同修比学比修。另外,我在修炼中亲身体会到,要严格按照师父所要求的“三件事”去做,这样才能“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每天的三件事缺一不可,“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我想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必须走师父安排的正法弟子修炼的路。

最后以师父《洪吟(二)》“无阻”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勉: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双手合十。

文中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