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99年7·20迫害以来,我们失去了修炼环境。当时电视天天造假宣传,但从没动摇我的心,我从没怀疑过师父和大法。我想我既然走上了修炼的路,我就一修到底,我今生从小就吃苦,就是为这法来的。原来我和婆婆、妯娌关系都不好,通过我修炼,关系也好了,我的家庭条件也变好了。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让我救人的,我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今年45岁,1998年10月份得法。得法前我患有葡萄形子宫瘤,天天肚子疼,例假常带着,还特别多。浑身都肿,肚子特别大,眼看不清东西,走路只能两腿慢慢挪着走,却不能躺下,如躺下那种滋味更难受,整天在痛苦中挣扎。去德州、石家庄医院去看,说让动手术。在石家庄医院我碰到一个和我得一样病的人,手术后子宫瘤没了,做化疗头发全白了,可又在乳房上长一个瘤。我一听算了,我不动手术了。第一我没钱,第二我想,我死也得落个囫囵身子。就这样拿了几十元的药回家等死。

母亲那时已先得大法,她一看我这个样子,就让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可我一听受不了,难受的双脚就象踩在烧红的铁板上一样,马上就得离开。过了几天,我想反正我也是快死的人了,愿意死就死,愿意活就活,我就炼法轮功,我就发了这一念。但在去邻村炼功的路上,我还这样想:我这样的身体还骑着三轮车拉着母亲去邻村炼功。我的命真苦。虽然这样想,但一路上骑着三轮车也没觉得难受。到炼功点时我出了一身大汗。

自从炼功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也不难受了,越听越愿意听。真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得那样:“但是他一想修炼,这颗心就这么一想,就象金子一样发亮,震动十方世界。人们说佛性佛性的,就是指这个佛性出来了。”我从小由于家庭条件差,没上过一天学,看到别的学员都学法,我也请了一本《转法轮》,可我不认字。

师父看到了我那颗真修的心,就在我晚上睡觉时,有人在黑板上用粉笔写字,再用小棍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念,念得都是《转法轮》上的字,教了我两晚上。可能我起了欢喜心,我和别人说了此事,到第三天晚上就不教了,可我一翻《转法轮》我都能认下来了,从那以后,所有的大法书我都能认下来。

后来,我家成了学法点,我每天早上炼完功后,还要拿着《洪吟》到村外,边走边念,念完一遍就回家。尽管我看书慢,但我愿意看,虽然我人的表面爱忘事,脑子常是一片空白,可遇到心性关时,却能想到用法来对照自己。

99年7·20迫害以来,我们失去了修炼环境。当时电视天天造假宣传,但从没动摇我的心,我从没怀疑过师父和大法。我想我既然走上了修炼的路,我就一修到底,我今生从小就吃苦,就是为这法来的。原来我和婆婆、妯娌关系都不好,通过我修炼,关系也好了,我的家庭条件也变好了。我现在种了一百多棵苹果树,14 亩地。这真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新的生活道路,我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

由于没有集体学法环境,我也感觉自己不精進,但我没忘了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由于我没文化,觉得用嘴讲真象难,我就在果园的路边给过往行人发真象资料,有时去邻村或集上给赶集的人们发真象资料。就这样,在这几年里,我坚信师父走到了现在。以后我要更加精進。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让我救人的,我一定要做好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去掉一切执著,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