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世间做好人没有错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我是山东省莱西市人,女,59岁,初中文化。在没得法以前浑身是病,腰椎间盘突出、脑动脉硬化、冠心病、颈椎增生、偏头疼、两只胳膊麻木、耳鸣、痔疮。到最后被病魔折磨得我连衣服都穿不上,活不能干,走起路来弯着腰。不知求了多少医花了多少钱,自己遭了罪还拖累了女儿,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真是生不如死。

1998年夏天喜得大法,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天天炼功,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病魔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腰也直起来了,又成了一个健康的人,真是无病一身轻。通过学法,懂得了在人生当中难以明白的真理,身心都得到了升华。

有道是: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的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感恩之心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92年传法,在7年的时间内得法人速增到一亿人,就在这时99年7月20 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了,不让炼法轮功,还定为X教。我震惊了,这样一个好师父传了这么好的宇宙大法,竟然有人不理解,他们这是怎么了?好坏不分!我得到北京跟他们讲理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我第一次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走到半路,被派出所抓回来关了两天。

2000年正月我和本村同修(男,64岁)带着同修写的几封信又第二次去了北京。到了前门被抓,在北京被关了三天,由于在那里没大法书学,我就向看我的警察要了笔和纸,写师父 《洪吟》上的题目,那时我几乎全都背过,只是不熟。

我又被领回到派出所,所长刘X一脸的怒气,让我们脱掉外衣,面朝墙蹲下,就用脚跺我俩的后背,跺倒了,揪着头发叫再蹲好,再跺倒,反复几次,打完后把俺俩铐在派出所门前的大树上(背铐)。我女儿听说去看我,见我这样她们哭了,我是大法弟子本不应该哭,但那不听话的眼泪还是哗哗的淌了下来,(那时学法不深,人心太重)。我女儿要求他们不要铐我,我大声说:“不要去求他们,我一不偷二不抢,我就炼了法轮功,腰不疼了,腿也不疼了,我师父教给我做好人没错!”有个老人走到跟前问我:“你这是为什么?”我说:“为炼法轮功。”她说:“不丢人。”是啊,她老人家说的多好啊,我也从来没觉着师父教给我做好人丢什么人,总觉自己走正路没错,什么也不怕。

在2000年6月18日晚上,我们在同修家集体学法,派出所去了4、5个人,把我们14人抓到派出所,又关押了12天。去了头两天没叫吃饭,睡在出水珠的水泥地上,14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还有蚊子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们叫起来,对我们训话、骂人,白天干脏活,每天叫我们排成队站在门前亮我们的相,经常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回家拿钱,说拿回500元就放人。我说:“没钱。正因为没钱治病,听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才炼了法轮功,没想到炼了还真的好了。”他们干瞪眼没办法,到最后,他们把已写好的保证书让我们照抄一份放人,我虽然没说不炼了,但也照抄了一句对大法不利的话,犯下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错误,因此我再次严正声明,声明我写的保证书作废 。

自从派出所回来以后,警察三天两头就到我家,还翻去几本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我就跟他们讲:我为什么炼了法轮功,而你们不叫炼,为什么非炼不可,就是因为电视上的谎言太叫人伤心了,他们只能欺骗那些不炼功的,而我师父说什么只有他的弟子们最了解,因此他们说的越离谱,我们越知道师父和大法好,我们就越坚定。

2001年我儿媳妇生了小孩,我去照顾了几天,距我家一百里地,派出所到我家见不到我,就叫我女儿告诉我打电话给派出所,说是回个话,我不干。派出所所长刘X、一个警察,还有镇书记三人到了我儿媳妇家,问我为什么不给他打个电话,我反问他们:“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是专门抓坏人的,我们这些人又是干什么的?是专门做好人的,你说做好人的人为什么走到哪里还得告诉抓坏人的这些人?”他们没话说。

2001年除夕的晚上,刘X又打电话,我告诉他:“你是不是又不放心我们?人小时候在父母手里做个好孩子,在校老师手里做个好学生,长大踏到社会上做个好人,做好人没错吧?俺师父的五套功法炼得俺什么病也没有,不用吃药不用花钱,不用遭罪身体健康,又能干活,也没有错吧?”我这一席话问的他无言可对,他又问我:“你这几天没活动吧?”言外之意,你没出去放资料吧?我回答他:“活动,每天都活动,人不活动不行啊。”师父教导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

为了更好的讲真象救度世人,我和同修到各个村发真象材料、贴写大法标语,有时碰上人就向他们讲真象。2001年俺村才上任的书记同意把发资料被举报的两个学员抓到派出所,我和其他两个同修到书记家讲真象,告诉他我们都是好人,让他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关系,他却说他三口家不怕报应,结果干了没几个月他就被撤职了,天理不可违啊。

我和另外两个同修每人写了一封讲真象的信,几个同修都照抄了60几份,同修们分别送到各村的书记每人一封,派出所的人只要到了我们村,谁碰上谁就向他们讲法轮大法好。今年夏天有两个派出所的人来到我家,我又向他们讲真象,并举了个例子说:“我们就象饿得趴在地上连喘气的劲都没有的人,是师父拿了个大沙瓤西瓜救了我们,我们一口气吃了个饱,师父的这个大西瓜又撑饥又解渴,我让趴在地上的所有人都快吃大西瓜,可江泽民在一边指手划脚说:这西瓜有毒,不能吃。有的人听了连敢摸都不敢摸一下,为什么就不能亲口尝一尝这个大西瓜到底是苦是甜呢?”我看他们俩都听進去了,有一个还轻轻的点头。我说:“你们心里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对不对?说是我们受迫害,其实你们也是受害者,只是迫害的方式和时间不同而已,你们年纪轻轻,要紧记住法轮大法好,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我们谈了很多,到最后他们很有礼貌的走了。

还有一次是县公安局来了两个人(便衣),他们一進门我就问他们干什么的,他说贩卖鞭炮,我说:噢,犯法的事不干。他们说不干我们也進去看一看,我说看吧,他们進来转了一圈看到穿衣镜上贴了一张上面写的“法轮常转,佛法无边”的传单,他念了一遍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又问:行吗?我说:你们看一看我没炼法轮功以前是什么样子。我弯着腰歪着身子,我又立即直起身子,用手从前面一放,说:你们看我现在。他们笑。我又说:你们两个年轻人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有福报,有美好的未来。他说:真的假的?我大声说:真的!他们笑着走了,我高兴他们俩又有救了。

大法象盏明灯一样照亮了我修炼的路,师父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与解法》)。

回头想一想我修炼的过程,有走的很正的地方,也有走在道边的时候,也有被大石头差点绊倒的时候,当放不下人心和执著时,难,当走正自己,用纯正的心正念正行时也容易,真是有哭也有笑:

记得我被铐在树上那次回家后,三个女儿都不叫我炼法轮功了,说我一次次被抓她们在外工作也不放心,说我年轻时吃了不少苦,现在该享点福了,“你不知道俺看到你铐在树上俺心里是什么滋味”。我一听,别人不叫炼,是因为不了解法轮功,孩子亲眼见到我从被病魔折磨的痛苦不堪的样子到现在无病一身轻的样子,孩子们都在城里工作,我到她们家50里地从来不用坐车,每次都骑着自行车,从家门口到女儿家一气就到,上下坡从不用下车,连派出所的人到我家,我老母亲告诉他们这事,他们都说我厉害。我告诉他们:“不是我厉害,是法轮功厉害,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今天,再说我椎间盘突出光到即墨拉腰2次,每次花钱一千元左右不说,来家2个月在炕上躺着不动,医生说:倒了油瓶不准扶。”可我自从炼了法轮功后,这病从没犯过,这些她们都非常清楚,为什么她们都不支持我炼法轮功。想到这里,我又难过极了,我嚎啕大哭,三个女儿见状不知所措,都抱着我失声大哭,我们娘四个哭成了一团,女儿说:“妈妈,你从来都没这样过,我们也不是说这个法轮功不好,俺是叫他们抓怕了,我们怕失去你,你就是觉着这个功好,你就炼吧。”这件事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止不住流泪。

如果哪件事做的符合师父对我的要求或哪个关过得好,我就会与同修切磋,让同修分享那份幸福和舒心的微笑,我觉得自从得了大法以后,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我还有两个小外甥,女的10岁,男的7岁,两个都能背《洪吟》(二)中五、六首诗,特别是我那小男外甥名叫文文,刚会说话时,我就教他叫师父爷爷,让他看法轮图形,他用手比划说上面的图形都转,五岁那年他不叫爷爷叫老师,后来又不叫老师叫师父了,没人教他。有一次坐车,他说:我是法轮功小弟子。车上的人问我:你炼法轮功吧?他的这一句话给了我讲真象的机会。

还有一天早晨,他睡觉一起来就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我说:“小孩也会做梦?”他认真的说:“我做梦爬大山爬也爬不上去,我说法轮大法好,我爬上去了。”我高兴的说:“文文,你太棒了,姥姥做梦遇到这样的事也不一定知道喊法轮大法好,师父知道有这么个好小弟子,师父会高兴的。”他喜欢大法弟子创作的歌,如“古怪歌”的第一段。“师父过年好”“大法弟子遍四海”他都会唱,别看人小嗓门大,开口就唱。和我在一起开口就“咱师父”。

有一天他问他爸爸:“你说法轮大法好不好?”他爸说:“好啊。”他说:“那我师父也是你师父。”有一天他又对我说:“姥姥,咱师父很高很高,比科学都高。”我高兴的说:“对极了,师父讲的这宇宙大法是超常科学,所以比科学高。”他说对了话那高兴的样子真是可爱。

师父几乎每次讲法都苦口婆心的教导我们:“学法,学法,多学法。”师父还说:“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通过师父让我们改字,我悟到应该通过改字这种形式通读一遍大法了,因此我就从《转法轮》开始学,《精進要旨》2003年一口气学了10遍,一本本到单张经文,我全看了个遍。平时学法,特别是学法少的时候,拿起书来就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书从手中掉到地上,拿起来再看,脑子也记不住,走神学不進去。当学法多的时候,不管学多长时间也不困,并且全神贯注,爱不释手,心想看这页不看了,可看完了还不想放下,还继续看,确实是非常的投入,自己感觉真的溶于法中了。法学的多了,正念就强,心非常的纯正,好象真的是非常高大,在法中有点无所不能的感觉,师父说:“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真的是这样,当恶警站在你的面前,看到你那慈善的面容,和你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不移,威严的神态,他们真的恶不起来,邪的一面被你溶化。

我想说的事太多,也不知从哪下笔,一直愁了好几天。觉得就是修的不好,也应该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这也在修炼中也是提高,想起什么就写什么吧,总之我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在今后也就在结束前的日子里,正念正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读《疾风劲草》》)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