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后期得法的大学教师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我是一名大学教师,1999年5月份得法。5套功法还没学会,迫害就开始了。对电视里的乱批,当时有一点我就知道是假的,那就是否定特异功能和法轮的真实性。

这要从我的艰难得法经历说起,其实早在1995年,我的同学就和我谈起过法轮功,我出于好奇学会了几套动功。但是回到我所在的城市后,怎们也没找到师父的书,所以对学功的事慢慢就淡忘了。1998年我家里有人偶然机会出了特异功能(预测和治病),这种现象使我感到相当震惊。

我与同事谈到此事,他们都不相信,有一个和我关系很不错的同事非常感兴趣,亲自到我家考察了这个人,回来后他才相信。后来他给了我一本《转法轮》,他说他已经炼了一年法轮功了,但是书上有许多问题他不太懂,让我把书给这个有特异功能的人看看。

当时我看了一遍后,觉得书非常好,就埋怨他说“这么好的书,你为什么不早给我看?”他说因为书中写得太高,他不敢都相信,所以没对我讲。后来我们把书寄给了这个有特异功能的人之后,他说他看到书中的法轮在旋转,就连书中师父的像片也变成了穿着袈裟的佛的形象(我想这在当时是师父点悟那个有特异功能的人同时也在点悟我们,后来这个有特异功能的人也开始学起大法了)。

我的这位同事从这以后又开始看大法书了,有一天晚上他回到我们房间之后,非常兴奋的告诉我说:“法轮真的存在,刚才我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书时,小腹、肩头、髋部和身体许多地方都有法轮强烈的旋转,转动的相当剧烈,连椅子都在跟着摇晃,转动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因为我的这位同事从不撒谎。

也就是从那以后,我的那位同事正式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因为受家里有特异功能人的影响,我从1999年5月正式学习法轮功5套功法动作。镇压后,静功我还没学会,外边就不让炼了,我就在家里炼。99年的一天,我正在 炼“法轮桩法”的时候,突然感觉两臂内有强烈的气流旋转,既热又胀,胀得两手不由自主的随着向外扩大,从那以后小腹、头部也都出现过强烈的感觉。以上是我从感性认识上揭露江泽民对大法的诋毁(在后来我与其他法轮大法修炼者交流的时候发现,很多人都有过身体的感受,有的在手掌心感觉法轮的旋转,有的打坐的时候能飘起来……)

下面谈谈我在正法过程的一些理性认识。

我在读研究生期间,随着不断阅读师父的新经文和学法炼功,我觉得自己应该走出来,但是又不太明白怎么才叫走出来。当时认为就是让大家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也想过去天安门,但是从法理上没悟懂,也没那个胆量。

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我偶然遇到一个曾经去过天安门证实法的学员,她告诉我了她去天安门的经历。她说她看见很多人都去天安门证实法了,她就随着去了。警察问她干什么的,她就承认了自己是炼功人,然后就是被抓、被打后送回学校,学校当时还没说要开除她,她就主动退学了,她说是因为当时很多人都退了,所以她也就退了。退学回家压力太大,又向学校写了保证书后复学了。我对她的经历基本是持完全批评的态度,我告诉她你不应该随别人去就去,没有自己的主见,也不应该主动退学,更不应该写保证书。她对我的批评非常反感,她觉得我连天安门都不敢去,没有资格批评她,后来她把我告了,还说是为了让我走出来(后来我向内找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不应该责备走弯路的学员,应该真的站在她的角度,帮她走出误区,这也是我们修善啊。二是自己觉着走出来就会被抓的不正确思想被钻了空子)。

之后,学校成立了专门的洗脑小组,负责转化我的思想,让我写保证。在强大的来自家庭、学校单位的压力下,我的体重下降了30斤,脸瘦的吓人。最终我没能顶住压力,写了保证(虽然在保证里没提法轮功3个字,但是后来知道那也是邪悟,只不过是在搞文字游戏骗自己而已)。第二天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高处看见下边有很多好吃的,我就伸手去拿,还没拿到,我就掉到地上来了。在地上我看见许多阴着脸的人,在坟地里走。醒来后我突然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悟我,不炼大法后,我就掉到常人中了,常人的命是短暂的,当然随时就会死亡的。

我开始暗想:师父啊,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吧!果然正如师父所说“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机会来了,学校说我转化不彻底,要我再写一份保证。这次我不但不写,还借着各级领导找我谈话的时机,向他们洪法。和他们心平气和讲道理,学校一看实在没办法了,就让保卫处长和我进行了一次最后通牒式的谈话,说我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转化,二是开除。当时我思想非常坚定和理智。师父说过:“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当时在校认真学习,爱护关心别人,处处事事做一个好人,按照一个炼功人的标准去做,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当然不会看着我被开除。另外我想如果我被开除了,这不就更加助长邪恶势力的气焰吗!因此,我心里对师父说:我既不向邪恶转化也不退学,我要堂堂正正的在这毕业。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对这位处长善意而严肃的说:要想开除我,必须让全校同学都知道开除我的原因,要让大家都知道我是因为做一个好人,并且实事求是的说法轮大法好,学校才开除我的。而且开除我的人只有一条路可走,就像文化大革命当中的造反派在后来的平反中受到了严惩的下场一样(在警察的队伍中,就有700多人被秘密枪毙)。

正是因为我的坚定(其实是思想在法上),学校后来就没有再找我,直到我顺利毕业。其间那个一度被转化的邪悟者,听别人说我还非常坚定,学校也没能开除我。她也开始主动找我要师父的新经文,并重新开始炼功。

另外还发生了几件神奇的事:第一件事是我宿舍的一个人,被学校找到调查我的事情,可能是说了大法的坏话。连着7天鼻子流血,后来他说,我再也不说法轮大法的坏话了。第二件事是有一个同学当着我的面诋毁大法,我对他说“你不知道真象,就别瞎说,小心遭报应。”第二天这位同学早晨起来就说胸闷,到医院也没查出什么病,还开了很多药。第3件事是负责转化我的两位领导,我一再跟他们讲法轮功的真象,炼功的人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他还是发狠说“活该”。不久,这两位领导的爱人几乎在一天之内,都住进了医院,一个是脑瘤,一个是鼻癌。

随着正法的推进和自己在法上认识法,我在课堂上也可以较轻松的讲法轮功真象(有时侧面,有时当面直说,有时通过间接的话题)。有一次领导找到我说,有学生反映你在课堂上讲法轮功了,再讲就制裁你。我严肃的反问他说:“是法大于权,还是权大于法啊?公民依法有言论自由啊!”我这样一问,他的语气立刻就变软了。第二次再见到我,表情也变和蔼了,不再提制裁的事了,只是说讲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提法轮功3个字。我只是笑而不答。现在我悟到“用事实、法律和当今社会大事相结合的方法,加上适当的机会(其实很多机会,是想着让师父加持才有讲真象机会的),可以使很多知识分子明白过来。

现在我真的走出来了!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