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从这里开始

一个博士生的心声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经常需要什么技术,就好像有人在牵着手教你一样,一试就懂。而且完成的很快,质量也很好。很多人说我聪明,其实这并不是原因的根本。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在今生所学的,以及在过去世所学的技术在我的头脑里都有印记,当我需要的时候,它犹如泉涌协助我完成证实法需要的任务。一切都是因法而来,因法而备的。其实我周围有很多学历很低的同修,他们在正法中所学的技术要比常人中专业人士还要专业。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没有什么特殊的,和所有人一样我期待着美好的生活,更期待着人心的善良和真诚。但是短短的二十多年人生经历让我感到恐慌,甚至害怕长大,不想独自面对纷扰、人心险恶的社会。于是我选择了不断读书,这就是我为什么成了博士。

1 得法

童年时,生活的困苦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反而让我更加渴望人性的善良、真诚和宽容。从大学到硕士,再到博士,波折坎坷很多。

“人到底为什么活着呢?”——这个从古到今迷惑多少人的问题,我同样很困惑。难道就为了别人的赞誉,还是为了那优越的生活?我知道这个答案不是内心真正想要的。仰望天空,希望无边无际的宇宙老人能给我答案。可他总是深邃的、怜惜的望着我,默默无语。

1998年10月,一位博士生同学送我一本《转法轮》,让我好好看看。他的满腔真挚让我觉得这本书不一般。当我看完第一讲,二十多年的人生迷雾终于拨开,犹如紧紧闭锁的门一道道的被打开。书中的道理激起了我内心的渴望,原来我苦苦寻觅的是——返本归真。得法后,我第一次感觉到轻松和快乐,那是生命发自内心的欢畅,也是我生命的开始。

我刚得法不久,就遇到一件惊奇的事情。一天中午,我正躺在床上休息准备下午上课,似醒非醒的时候,就看见从窗户外边飞过来一个高速旋转的法轮,很快就飞進我的脑门里。法轮進去后,我的主元神就离体了,没轻没重的,很舒服。我進入到一个很空很深远的空间,当我一回头,看见自己的肉身还在床上躺着(当时还不知道,只觉得奇怪自己怎么还在那躺着呢)。还没顾得想,就看到很远处飞过来一个盘坐着的佛,他静静的看着我,我刚想跪下又想到自己已经修炼大法不能乱跪拜其他佛,好像他知道我心里所想,便对着我笑了,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快速离开了。我的主元神马上又回到肉身,起床看看窗户,什么也没有。但我知道修炼大法是我很久远很久远的宿愿。

从那以后,我对师父说:我一定能一修到底。

2 正法修炼

刚得法没有多久,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万人大上访的风波就开始波及全国,紧接着7月20日,全国上下开始对法轮大法進行无端镇压,每个大法弟子也开始了自己的选择。从那时到现在已经有五年多了,期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我没有许多大法弟子那样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只是在小事情中有些自己的体会,有些是自己摔了跟头得到的教训,有些是在正法过程中的感受。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在修炼中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是完全不同的。而这体现在我们修炼的方方面面。

1)我能做什么呢?——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迫害开始后,由于邪恶的阻扰,网络封锁的很厉害,大法资料显得格外珍贵。当师父告诉我们“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时,我开始想自己能做些什么。

机缘巧合,我很快就知道了如何从明慧网那得到最新的消息。自己马上买了电脑,每天都能看到明慧文章,了解大法的形势,迫害的真象,以及同修的修炼心得和正法故事。从那以后,我对正法修炼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改观。明慧网提供了一个所有大法弟子交流的空间,在这特殊的时期,真是难得可贵。

自己的变化让我开始认识到突破网络封锁对每个大法弟子的意义有多大。于是我开始告诉周围我认识的同修,帮助他们突破网络封锁,及时看到大法网站上的文章。他们也飞快的变化着,都在精進。

虽然我读到博士,除了我的专业之外,其余的可以说很陌生。在人群中,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博士就很了不起,我知道自己了解的东西很有限。随着正法的推進,资料点需要许多新的技术,以满足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需要。当同修和我说:“能不能做一些……,能不能做……”。虽然很多我都不会,但是想到:这些工作我不做,又有谁来做呢。我都一口答应,回家后面对很多完全不懂的软件和技术,开始从头摸索。我坚信自己能做好这一切。

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经常需要什么技术,就好像有人在牵着手教你一样,一试就懂。而且完成的很快,质量也很好。很多人说我聪明,其实这并不是原因的根本。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在今生所学的,以及在过去世所学的技术在我的头脑里都有印记,当我需要的时候,它犹如泉涌协助我完成证实法需要的任务。一切都是因法而来,因法而备的。其实我周围有很多学历很低的同修,他们在正法中所学的技术要比常人中专业人士还要专业。

正法中,大法给予我们的东西,是无量无计的。正象师父说的“学员没有,我这个师父给”(《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只要你有愿望,基点在法上,没有难得倒大法弟子的。

2) 工作与修炼

对于工作与修炼的关系,师父讲过很多。在这里想和大家谈谈我的体会。在7·20后,我的博士论文正好改题,需要从新开始。如何处理好工作与修炼的关系是我时时面临的问题。

刚开始导师们对我都是一脸难色,怕我毕业不了影响他们。我时常想:放弃求学,找个工作,这样自己可以不那么忙,给修炼留些时间。(其中也有一种想逃避的人心在里面,不愿意学习)但是又一想,如果这样很多人会认为我因修炼而放弃自己的学业,从而更不理解大法。导师曾问我: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不求上進。我告诉他:大法要求我们做好工作,让我们放弃的是不好的人心,根本不是不求進取。所以我常告诫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你该做的,让周围的人看到大法的美好。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修炼,我把在实验室的时间利用的很紧,一天开设好几个实验。其他人在聊天时,我自己独自在一旁撰写自己的论文、看文献,整理数据。当别人吃午饭时,我找个安静的地方看师父的新经文。晚上回到家,经常快10点了,很多博士生都利用这些时间看看专业文献,设计第二天的实验,我则开始看大法的书籍。设计实验的时间,我把它留在从家走到实验室路途中那近二十分钟的时间里。

每个月,导师都要检查论文工作,在每次汇报的时候,导师都连连点头表示赞赏。因为我接手这个项目,本来已经日落西山的项目突然出现新的光彩,而且给导师带来他一生中最高的荣誉。就这样,我非常顺利的完成了我的博士论文,获得了很好的成绩。而且有一个项目已经投入到工业生产中。

我们很多弟子都是有工作任务的,处理好工作与修炼的关系很重要。在修炼中,我也深深体会到大法的威严。

有的弟子因为修炼而失去了工作,我想这不应该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讲到“我是说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我不承认,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们利用、强加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的目地从而毁坏我弟子的阴谋得逞。”有些弟子的经济很拮据,其实这也是旧势力造成的。师父曾讲过修炼大法是有很大福分的,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怎么可能连自己的生活都维持不了呢?

我记得我刚毕业那年,去一个单位面试。我直接告诉他们我修炼法轮大法,要不要我请想清楚。在我第二次去他们单位的路上,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我为什么要没有工作呢?我那么优秀,怎么能没有单位要我呢?我必须有工作,而且邪恶旧势力也应该明白:在以前的个人修炼中,人吃的苦越多,条件越艰难,修炼的威德越大;但是我现在不是个人修炼,而是正法修炼,我不需要这样的考验,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威德体现在救度众生上,而不是体现在自己吃多少苦上。顿时挡在我前面的路就开了,单位的党委书记点名要我来工作。

环境需要我们自己去改变,尤其现在,我们需要给未来留下的路应该是纯正的路。

3)去执著

在去执著心的过程中,我体会到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天壤之别,师父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师父让我们不断的向内找,去掉人的执著。我经常会陷在“执著中找执著”,一个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就会觉得自己面前有一堵墙,很难突破。为了冲破阻隔,往往就在现象中找自己的问题、自己的执著,找的很累、很苦。

“私”源于旧的宇宙,在不同程度上都有不同的反映。这个私心也非常障碍我们前進的步伐。有一段时间,自己开始有点埋怨别人,“为什么总是我去你那呀,你怎么不来我这,路上要花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呢”,“为什么总是把事情都推到我这里,我都承担了那么多的工作”“为什么……”,还觉得自己好委屈。每次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自己也明白这是私心在作怪,应该铲除它。但是屡次都是只消除了表面的,过一阵又翻上来。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自私呢?面对师父,我心里难过极了。当我想到自己是正法弟子,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时,师父便帮我去掉了那部分私心,扩大了我的容量。

在个人修炼中去人的执著很慢很慢,往往在一个阶段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真正认识到问题所在。而在正法修炼中,我感觉自己很多人心犹如肥皂泡,一打就碎。正法的大熔炉里,个人的那点执著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既可怜而又可笑,很快就烟消云散。正法之伟大,我们无法想象,所以我们修炼的很快。

在修炼中,我们能做的就是按照师父所说的做,更多更深的一切都是师父帮我们做的。师父曾说过“我什么也不求。我就是来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能够提高上去。”(《在悉尼讲法》),一颗心就足矣了,我们的修炼就是如此简单。甚至去执著心,这个原本属于我们自己完成的事情,只要我们有坚定的心,师父也给做了。师父的伟大,我们无以想象。珍惜这万古机缘,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也许是给师父最好的感激吧。

4)讲真象——感受大法的慈悲

大法要求我们慈悲一切众生,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慈悲是一种境界,我虽然明白表面的道理,也努力的扩充自己,可“私”的根扎的很深。然而在正法修炼的路程上,师父让我体验到了慈悲的宽广与无际,那种善的力量可以溶化一切。胸怀着所有迷茫中的众生,我真正觉得自己是他们的希望,是他们的王。

这种慈悲只有在正法修炼中才能领会和体验。发传单时,感觉自己是踏着云朵穿梭在楼宇中,没有身体的沉重与疲倦。写文章时,纯善的场让我发出内心的呼唤,叫醒那些被欺骗的民众。我可以连续好几天,只睡一两个小时,而没有丝毫的困倦。这一切源于师父的慈悲,源于大法赋予我的能力,因为我是正法弟子。

5) 珍惜同修

五年多的时间里,许多同修给予我无数的帮助和鼓励,我非常感谢。在修炼的大家庭中,我们共同精進。但也有陷在某个人心上总也出不来的,如果没有其他弟子去帮帮,这个同修就容易被旧势力给毁掉。

在我们周围有因为小册子邪悟的,有从教养院回来邪悟的,有执著常人的事务不精進的,有走过弯路始终萎靡不振的,有……他们都非常渴望能精進修炼,但是绊脚石太大,自己也难清除这些干扰。所以针对不同的同修,我们帮他们发正念,铲除干扰他们前進的邪恶因素。清除一段时间后,再帮他们从法理上明白其中的道理,很多同修都回到正常的修炼中来。

师父讲了“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我告诉你们,所以作为负责人来讲,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只要身边有需要帮助的同修,我们都不能放弃。有一个同修,为了让她放弃小册子上邪悟的东西,我那段时间几乎每周都跑她那一趟,去一趟就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就在我都快要失望时,她归正了自己的路,终于明白过来了。后来她又帮助许多周围的弟子摆脱了邪悟小册子。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要为身边的同修负责。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一大部分随着那些天体来的,人人结了缘,一旦圆满回去之后啊,你们要再想见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们要珍惜你们的这段缘分。而且你们这些缘分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结过不同的缘,很不容易呀。”(《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我们要珍惜每一位同修。其实,我们的机缘不在于我们能够修炼,而是我们无比荣幸的随师父正法。正法修炼建立的缘分,更加难得可贵。

想说的话很多很多,和其他弟子比,我还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其实这是对众生的不负责任。有时候我用自己在做其它的事情作为借口来推脱。现在我也在努力做好,突破自己的障碍,完成自己的使命。

修炼快六年了,我也从一个新学员变成了一个老学员。修炼的路途中,我既觉得轻松,又觉得艰难。轻松中感受着师父的慈悲,艰难中肩负着众生的希望。大法对我们要求越来越严格,为了这亘古久远的誓约,走好这最后的路。

不对之处,敬请指正。

谢谢大家。合十。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