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修炼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

一、喜得大法

我是1996年得法的弟子,回想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我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

1996年7月19日那天,一个邻居来约我一起去看炼法轮功的,我就答应了。晚上到了炼功点,别人炼我就跟着炼。当时我的手心就热呼呼的,我就对一起去的邻居说,这是什么功,这么厉害,我想炼,可是我怕早上起不来,明天咱们一起来吧,但她说没时间不来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感觉腿有点胀,还酸酸的,身体很不舒服,从家里到炼功点得走20分钟,我一个人还是去了。当炼功的时候,我觉得非常奇怪,闭着眼睛,头上方却亮亮的。炼完功,我就问别人,怎么我头上方亮亮的,像烧电焊似的,光特别强。她们说是好事。

第三天早上我睡过了没有醒来,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说,炼功的时间到了,还不快走。我一下子就惊醒了,真真切切的,我在屋里到处找说话的人。我立刻就走,不知为什么只用了10分钟就跑到了炼功点。炼功已经开始了,炼法轮桩法抱轮时我就定住了,头前抱轮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条透明的、银色的天梯,天梯五、六步一拐弯,左拐右拐直通天顶看不到边。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第四天早上炼第一套佛展千手法“抻”的时候,感觉身体非常高大,抻不到边。还是在炼头前抱轮时,我又看到了天梯,但却是金色的,也是直通天顶看不到边。炼完功,我就跟同修说,我看到天梯了,她们说我根基很好。当时炼功点只有12个人,也没有书看,同修就想法借来《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给我看。我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当天晚上2点就都看完了,第二天我一边看,一边哭,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才知道啊!我终于明白这就是我要走的路,师父在大法里讲千万年得不到正法,得到了就抓紧时间快修,句句打在我的心里。看着师父的照片感到特别亲切,从那天开始我就下定决心,我要修炼,一定要修成,跟随师父回归我真正的家园。

第五天早上,在梦中我看到头上方有2个彩色的法轮在飞快的旋转着,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两个,四个彩色的法轮不大也不小穿插着不停的旋转。我在去炼功点的路上,身体轻飘飘的,就觉得脚后跟好象没落地,看看天空很新鲜,象是到了另外空间。

在开始炼功的半个月里,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有次晚上睡觉时身体往上飘,连被子都飘起来了,我当时有点害怕,这要飘到哪里去呀?就不飘了。我有神经性头痛,总是失眠,睡不着觉,就在炼功的7、8天就能睡着了,连我丈夫都说,你现在能睡着了,还打呼噜呢。在去炼功点的路上经常吐脓和血一样的东西,一大口一大口的吐,但我一点也不害怕,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的腰不好,拍过片子,医生说是错位,慢慢的也好了,现在什么重活我都能干,每天心里快乐极了。想想师父这么慈悲,一看书我就哭,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半年多。记得有一次看书总是犯困,看两行就困,怎么办呢?我就洗脸,在屋里边走边看,最后实在不行了,心里对师父说:“我就躺5分钟,再起来看书。”刚躺下,就看见一个黄色的大法轮,我的头顶着这一头,脚蹬着另一头,唰的一下就把我转了起来,当时有点紧张,心里就想师父说过不要怕都是好事。头痛得好像要裂开一样,我就用手去抓头,这时就醒了,一看表正好5分钟,手还摸着头,也不痛了,非常清凉,心里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呢。从此以后,再看书也不犯困了,就像师父说的,几天几夜不睡也不困。

在炼功的第十五天左右,在一次打坐中我还看到了非常美妙的景象。还是一条天梯,右边靠在一座大山上,直通天顶。左面却是万丈深渊,黑黑的看不到底,可怕极了,天梯很窄,一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天上面有一座楼阁,门口有四个守卫在站岗,一边二个,穿着铠甲,非常威严。楼阁与天梯有一座桥相连,桥很美是弧形的。我站在桥上扶着栏杆往下看,天梯上有很多人在往上走,有两个人一起,有三个人一起,有和尚,有道士,有人穿着唐朝服装,有人穿着八卦服装,还有人穿着黑棉袄腰上扎着草绳……各种各样的人,络绎不绝,都不回头看那深渊,都在抓紧时间往上走。我就大声喊着,用手招呼他们快点、快点。这时我就睁开了眼睛,一看表坐了50分钟。当时也没想太多,只觉得修炼如登梯,要抓紧时间快修。现在回想一下,其实师父早就点化,修炼正法是严肃的,路很窄,稍有偏差,就会坠入万丈深渊,毁于一旦。我在大法中受益无穷,就不一一讲了,心中对师父的感激用常人的语言是无法表达的,只有信师信法,好好修炼,才是最好的报答。

二、我的女儿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安然无恙

98年女儿6岁时,有一次带她到我姐姐家去玩。农村的房子盖得都很高,院子里还盖着平房,上面晒着花生什么的。大人都在院子里说话,女儿和外甥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平房顶上去玩了。不一会儿,只听见哎呀一声,就看见女儿顺着平房顶上的楼梯就滚了下来,头朝下脚朝上象滚球一样,啪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我们大家都惊呆了,谁也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孩子就慢慢的往起爬,我跑过去把女儿拉起来说:“不要怕,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呢。”女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问她怎么样,痛不痛,摔没摔着,她说没事。可我姐姐不放心,非要带她去医院。我对女儿说如果没事你就走给大家看看,孩子就在院子里大踏步一二一的走了起来,楼梯很陡,有十六、七层,孩子竟然一点事也没有,连皮都没有擦破。

晚上睡觉我问孩子当时什么感觉,她说感觉自己飘起来了,一点也不疼,还说妈妈我还了一条大命。我知道这都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她,才会有惊无险。第二天姐姐看孩子真的一点事也没有,直说神了,神了。这以后经常跟别人说,“法轮大法很好,很神奇,我妹妹就炼。”以前我让她炼,总说没时间,现在又被迫害吓得不敢炼了。江氏集团邪恶的谎言不知毒害了多少世人,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讲清真象,救度有缘人。

三、消除家庭魔难 走正修炼的路

在邪恶疯狂迫害的日子里,就像乌云遮住了太阳,但是遮不住弟子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心。99年7月21日上午我接到同修的电话,说是中央要在7月22日将法轮功打成×教。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人炼呢?一定要去中央反映一下情况。当天下午我赶到济南,晚上和9个同修从济南包了二辆出租车去了北京,一路上亲眼目睹了邪恶的嚣张与疯狂。从7月22日这天开始,对师父、对大法的诽谤铺天盖地,电视、广播不停的放,警车整天呜呜的叫着。此时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的心情是用语言无法来形容的。

7月23日我回到家以后,门口无论白天、晚上都有警车、摩托车在监视我。邪恶越这样,我对师父越坚定。但却把家里人吓坏了,从这天开始家里的魔难也达到了顶峰。公公婆婆一起来责骂我,说我们闹事。我和丈夫从结婚开始一直是相亲相爱的,感情非常好,现在他也从支持到反对,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丈夫整天喝酒度日,骂骂咧咧的,一天比一天严重,生不如死的样子。要么夜不归宿,要么深夜喝得醉醺醺的回来吐得到处都是,还破口大骂,说我有脑无心,不好好过日子,给家庭带来灾难。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来嘲笑我。那时我心里非常冷静,也不怕,心里只有师父,觉得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但就是心里面寂寞,没有人跟我说话,打电话给同修,都不敢出来,有的同修在路上碰到都不敢跟我说话,我知道师父在我身边,就和师父说话。

魔难一来,我就念:“相信师父百分之百,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照常炼功、学法,丈夫看见就骂,我也不生气,也不动心,就背法,背《洪吟》:“常人难知修炼苦,争争斗斗当做福;修得执著无一漏,苦去甘来是真福。”(《迷中修》)女儿也是小弟子,支持我,但却受不了她爸爸的态度,经常吓得哭。我想,我没做错什么,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永远是对的,要冲破这个魔难,得有正念。我就跟他谈:大法我是修定了,你对我怎么样都行,什么事我都依你,就是在修炼上的事,我决不让步,你别闹了,没有用的。他听了以后整个人像疯了一样,魔性大发,骂我心狠,让我去跳楼、去跳海、去触电、去上吊、去吃安眠药……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脏话辱骂我,让我滚出去。他自己把头理成光头,我行我素,随心所欲。看他这个样子,我觉得他真是可怜,无知的被魔控制利用着。

一天晚上他跟我说,咱们离婚吧。我从北京回来时,他已经把家里的钱包括我的手饰全部都拿走了,我一分钱也没有,从北京回来的车票钱都是借的。他大包小包买回吃的,全都拿到他父母房里,不给我吃,想赶我走。我心想,就这么点执著我还放不下?没钱吃饭,我就把家里的零钱一分一分的找出来,有二、三十元,到市场上买最便宜的饭菜,暂时应付日子。就这样如果让他碰上了,做好了也会给端走。虽然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也并不觉得饿。

一天晚上下班他回来,说中午在外面喝了8斤啤酒,接着又喝了4、5斤,然后两眼恶狠狠的瞪着我,非要拉我到山上去。女儿说妈妈我害怕,我说不用怕,有师父在,相信师父百分之百。晚上7点多钟,马路上人很多,他用摩托车带着我们,将车速打到最高,象飞一样,一边骑车嘴里还不停的大声骂着脏话,女儿吓得大哭,我说不用怕,死不了。我的心很静,师父在讲法中说:“业力落在谁身上,谁难受。”我就在车上背:“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到了啤酒城,他又买了2瓶啤酒和烤肉串,吃完喝完已是10点多了。我一直在不停的背经文、背《洪吟》,本来他还打算带我们去一座山上的,可能是师父的法制约着他了,不去了就往回走。 回来路过麦当劳还给我和女儿买了套餐。婆婆在门口乘凉,看到我们回来,生气的说,男人出去,老婆跟着干什么。他说“我领她们出去玩玩”,我心想,哪里是出去玩,是想害死我们。

8月份的一个晚上,天很热,睡不着。他就对我说,山上我已挖好了坑,我把你分尸,埋了没人知道。我笑着说,“我的心对师父和法坚如磐石,你啊动不了我。”师父在讲法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第39页)他听了以后有点害怕,我说你也别闹腾了,你实在要离婚也行,你觉得离开我幸福快乐,我就成全你。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师父的照片,大法书,我会很潇洒的走。听我说这些,他好像哑巴了,也不说话,一会竟睡着了。看着他我的泪水直流,人在迷中多可怜啊!从头可怜到脚后跟,得造多大业啊!他是我丈夫,更是有缘人,7月22日之前他也做了很多支持大法的事,师父也曾多次点化他。只因江氏流氓集团的造谣陷害,欺骗老百姓,他自己又念不正,被邪魔控制利用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如果和他离婚,他就完了,没的救了。我想我一定要用善去感化他。魔难来了,我就坚信师父,背“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慈悲看世界,方从迷中醒。”(《洪吟》“圆满功成”) 、 “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洪吟》“苦其心志”)

他第二天上班后,三天都没有回家,我想他整天这个样子,别出点什么事。就去他父母房里说,“你儿子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如果你们知道他在哪儿就把他找回来吧,这样下去会出事的,对身体也不好。我们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他对我好,对孩子更好。现在这样我也理解他,但我不能没有大法。”这时他母亲就开始骂我,我说我不是来吵架的,是来告诉你们我同意离婚,我不能写,我师父不让离婚,他写好了我无条件签字。

回到房间里,我放声大哭,嘴里喊着:“师父啊,师父啊……”不停的叫着师父,“我这样做对不对呀,弟子悟性差,难道大法就这样下去了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请师父点化一下弟子吧!”这样哭着想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这时就看见师父是佛的形象,头发一层一层卷卷的,坐在天上,打着大手印,打出的功象电波一样,一个波浪、一个波浪的。天空的右上方一个大法轮在飞快的旋转着,法轮的八卦图里有和尚在走,我还用手指着让我丈夫看呢。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又下起了七彩星,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唰唰的往下飘着。下面是一台粉碎机,大法书在不停的被粉碎着,全被粉碎成像雪花一样的纸片了。看着看着,我又心疼又难过,好像明白了什么,这时景象没有了,我也醒了。想起有的同修把大法书交给派出所,给毁掉了,我悟到,梦里看到掉下来的彩星,不就是大法弟子不同层次的果位吗,真为交出书的同修惋惜。

晚上九点半,我丈夫回来了,买了很多好吃的。从7月22日以后他就没往家里买过东西,买什么都是拿到他父母房里吃。今天晚上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又说又笑,还说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从北京回来,一个多月里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也不觉得怎么饿,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神奇般的过来了。邪恶利用他魔了我一个多月,我心里知道这段魔难是师父加持弟子走过来的。同修啊,我们只要心在法上,坚信师父,是任何邪恶也动不了的。从那以后,虽然丈夫有时喝了酒还会闹腾一下,但他对师父、对大法却不敢不敬,在揭露邪恶、清除邪恶中慢慢的他又有了正念,现在能处处维护大法,积极的和我一起做着证实法的事。

想起梦中师父的点化,我悟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出去找同修切磋,鼓励同修,一起学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慢慢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都站了出来,有的去北京打横幅,有的想办法做揭露邪恶的真象材料,开小型法会,从此同修们都互相鼓励着,配合着一起投入了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的洪流中。

四、随师正法路上的点点滴滴

正念威力(一)

2001年7月22日之前的一个星期,当地派出所就把我们几个坚修的大法弟子抓到派出所看了起来,7月23日把我放回家。回家后我决定,还是应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一天早晨5点钟我坐火车就到了北京。这是我第四次進京护法,每次经历都各不相同,这次我准备去打横幅。下车后天还不亮,我就直接坐车去了天安门,到那儿正赶上升国旗,人很多。我想这是师父在帮我,升完国旗人们往回走是最好的时机。升旗快结束时,我来到纪念碑前拿出横幅,横幅有一米半长,上面写着“真、善、忍”。我心里念着“正法传,万魔拦,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洪吟》“新生”) 迎着往回走的人群打开了横幅,这时我觉得自己真是高大无比,有同化了宇宙的感觉。我迎着人群大步走着,人群中有人说看炼法轮功的,其中有一个青年人说,横幅再大一点就好了。我被这个生命感动得哭了,我没有白来,能救度一个生命也值得。

这时警车开了过来,六个警察把我拉到车上,有两个恶警还骂我,骂师父。我说你们不能骂我师父,会造大业的,我师父是好人,大法弟子是好人,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不停的在说,他们就从车里拿出大法的书朝我脸上打,撕下大法的书,点着后烧我的脸,但烧的时候一点也不痛,我能感觉到法轮在脸的两边转,恶警用打火机烧我的手也不痛,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我。他们说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侮辱我,这哪是警察呀,简直是一群流氓、土匪。其中一个恶警拿着一管牙膏使劲往我嘴里挤,我心里只觉得他们好可怜啊,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就在心里发念:停止他们被魔利用的嘴,默念着:“败物灭,光明显。”(《洪吟》)他们就真的停止不说话了。恶警从6点多把我抓進车里,就一直让我蹲马步,不让站也不让坐的迫害我。一直到10点多把我转到了天安门派出所,然后又转到了另一个看守所。

第二天当地派出所就把我接了回来。关在地下室的铁笼子里,坐在水泥地上,一个好心的警察给了我一块小木板。在地下室里我就对看守讲真象,给犯人讲真象。当时我想我是主佛的弟子,修炼人是伟大的,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就不停的喊,放我出去,我是好人,我没有罪,不许关押我。他们打电话让我丈夫拿2000元钱来领人,我丈夫不给,说没钱。他们说没有钱,有手饰、好一点的衣服也行,我坚决反对,我丈夫也反对。我就天天发正念:放我出去,我修真善忍没有罪。没办法,第五天,它们就把我无条件释放了。

正念威力(二)

有一天晚上,我们四、五个大法弟子到郊区去发真象材料,我们是开着车去的,到了一个新建的小区,我们几个各自分开,并约好九点半集合往回返。我一个单元一个单元,一家不落的发。每发一份,我就默念:清除邪恶,众生啊,我师父让我救你们来了,真象材料来之不易,千万别错过机缘啊!

我从一个单元出来,发现有人在看我,一看表,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包里还剩下一些材料,我就赶紧往回走。那人在打电话,我看他像便衣,就发着正念,加快了脚步。走到小区中心的地方,从前面过来一辆警车,里面坐着四、五个警察。我就直着往前走,心想我是主佛的弟子,学的是最正的法,我是来救度众生的,做的是最慈悲的事,邪恶不配迫害我,邪恶动不了我。我不惊不慌,边走边发正念。我前面走,警车就在后面跟着,车离我有2米多远,我听见他们在说:“是不是她?”这时我想起应该运用功能,就求师父加持,动念说,所有护法神和我在大法中修出的一切正的生命齐心协力与我一起清场,解体这些邪魔烂鬼。

走出小区来到马路上,我看到路边还有一辆警车,我想不能再去约定地点了,别连累其他同修。我看见马路对面是一个村庄,就跑过去,拐進村子的胡同里。我停下来回头看,跟着我的那辆车停了下来,警察都下了车。我也不怕,继续发着正念,心里百分之百的相信师父,还有护法神护法,邪恶再狂,也动不了我,我得把剩下的材料发完再走。我边走边发,突然前面跳出一只大狗狂吠不止。我明白这是邪恶利用狗来干扰我,我就用手指着狗说:我救度众生是在做最慈悲的事,不许叫。狗果然很听话回去趴着不吱声了。我打开手电筒看了一下表,10点了,郊区的晚上很静,的士很少,我想出去能打到的士就好了。刚要走出去,就听见摩托车的声音过来了,我赶快站在一家人的门口,看见是一辆三轮摩托车,上面有两个警察,可能是狗叫声把他们引过来的。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快步往马路上走,刚到路边,真的来了一辆的士,我知道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弟子,心中非常感激。车到家附近时我就下了车,又把剩下的真象材料发完。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的回到了家。

现在回想一下,当时如果稍有怕心和人心,结果恐怕完全不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正念威力(三)

2004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我丈夫去看他母亲,和他两个妹夫在一起喝了很多酒。又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其实他与大法很有缘份,师父曾多次点化他,给了他很多机会,就是因为对酒的执著放不下,所以迟迟还未炼功。师父曾让他天目看到金龙,他说睁着眼也能看到。还有一次他在梦里看到一条金船,船的上空有法轮在转。我告诉他那是法船,让你学法、炼功呢。这样的点化你还不悟,师父会多伤心啊!他说我知道大法好,就是心难去。其实这是他主意识不强,而被旧势力抑制着。

当天晚上6点钟,他从外面進来,抱着一个大酒瓶子,是他父亲的,比热水瓶还高,玻璃很厚,里面泡了一些蚂蚁,非常恶心。他又买了二桶5斤一桶的二锅头酒,往里倒酒。这时我正在发正念,就对师父说,这是旧势力在控制他,干扰我修炼,我不承认,我不要。我就发正念清除控制他的邪魔烂鬼,让干扰他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部解体。我集中了强大的念力想:让法轮打过去,把瓶子打破,纠正他,大法弟子在家庭里应该正一切不正的。这一念打过去瓶子真的就破了,在瓶子的中间,齐唰唰的。我继续发正念,就听厨房里哗啦哗啦的声音,酒洒了一地,房间里全是酒味。他过来对我说,我也没碰着瓶子,怎么就破了?我说,这是师父不让你喝酒了,正法快到人间了,快要结束了,你还不抓紧时间学法,到时候后悔就晚了。他就双手合十,看来真的是抑制住他了。从那以后,他就开始读《转法轮》,大法书一本接一本的看。我把这件事情写出来,就是让那些不重视发正念的同修,一定要重视起来。相信师父吧!相信大法吧!相信发正念的威力吧!

希望每个弟子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利用还剩下的这段不长的时间,尽最大力量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履行我们自己神圣的承诺。水平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希望大家共同提高,一起随师父返回我们真正的家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