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魔难中不忘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下午,610头目陪同一名副市长来了,陪同的还有一大帮人。我虽被戴着手铐脚镣,两天没吃饭,但还是精神的端坐着,不能有失大法弟子的风范。市长站在那还没说话,我想他不会呆很长时间,刚有人介绍完我就先说:“市长,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吧,对你将来和你的家人都是有好处的。不要再听信诬蔑大法的谎言,自焚、杀人都是江泽民集团编造的,你们可以看看光盘仔细分析一下,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以后才会有美好的未来。”市长一句话还没说,看我一直不停嘴,笑了笑就走了。一大帮人也跟了出去。看着我的小保安说:“你可真行啊,怎么谁来了你都敢说?”我说:“那有什么,我告诉他真象是对他好,要不然迫害大法将来下场是很惨的。”他们又问:你说真的有报呀?……
——本文作者

* * * * * * * * *

讲我最近遇到的一段经历。

2004年9月23日早晨9点多,一位同修到资料点来取东西,没想到被恶人跟踪。她刚進来不一会儿,外边就传来了敲门声。另一位同修也没在意,以为又是取东西的,就开了门,一下涌進来五六名警察和居委会的两个人。开门的同修见势闯出门走脱。另一屋里的一位同修正在工作,听到动静赶快顶住门,砸开后窗铁栏杆跳了出去。我和来的女同修被死死的堵在一间小屋里,最终遭绑架。恶警拧着我的胳膊往警车上拖,我高喊“法轮大法好”,路人驻足观看,我就喊:警察又抓好人了,他们放着坏人不抓,专门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

到派出所后,他们把我双手紧紧的铐上,脚戴上脚镣,锁在大沙发的腿上,几个人看着我。我就不停的发正念并向看着我的人讲真象。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你都到这种地步了还说法轮功好呢,好(他们叫师父的名字)怎么不来救你?我威严的说:“闭住你的嘴,不许你说我师父的名字!”他们都愣了。我接着说:“任何人不许对我的师父不敬,我师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无论谁对他不敬,我们都不答应。”他们说:那我们怎么说?我说:“你就说,你们师父吧。”

我又转换平稳的口气对他们说:“我告诉你们,大法弟子所受的苦都是为了让你们了解真象。一个人不要糊里糊涂的活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你们也跟着干,知不知道无论谁做的坏事将来都要偿还的,中国哪次运动再邪恶,最后不都平反了吗?文化大革命时迫害老干部的恶人不都被秘密枪决了吗?北京公安局长吓的都畏罪自杀了,你们该引以为戒。做人最起码的道德标准就是善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给江泽民当枪使,只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

他们有的说:我们也是没办法,就吃的这碗饭,就得听指挥呀。我说:“工作可以理解,但良心上怎么做是自己的事,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毁了自己的未来,善恶有报啊。”他们好象听進去了我说的话,有一个刚才说话很恶的人,竟然倒了一杯水递给我。我看到他们明白的一面起作用了,就继续说:“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吧,所有知道大法好的人都会有福报的。不管你们现在明白还是不太明白,都不要参与迫害大法。”

下午两名警察来审我,他们拿着纸笔准备做记录。问我叫什么,跑了的两人是谁,那么多东西是谁买的等等。我说:“你要是说大法我可以给你们交流一下,别的,一个字没有。”他们开始对我大叫大嚷,说我不配合他们的工作。我说:“我是一个好人,没偷没抢没做任何坏事,你们非法把我绑架来,还让我配合你们工作,这是哪家的说法?我告诉你们,你们侵犯我的人权,我将来会告你们。我劝你们还是为自己的将来想一想吧,江××在多个国家被起诉,连自己都保不了,能保得了你们?”

听了我的话,他们半天没吱声。过了一会说:我们这是例行公事,你也得让我们有个交待呀。你说个姓名可以吧。我说:“姓名也不会告诉你们,如果你们非要问,那就写上‘法轮大法好’吧。别的我什么都不会给你们说,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要再来问我。”无奈,他们只好结束了问话。

接着各分局一拨一拨的人来认我,我想这正是讲清真象的好机会,所以只要来人我就讲大法好。很快被我们家住地的分局认出,可我不管他们知道不知道,始终不报出自己的姓名。坚持发正念,坚决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一定要走出去。

第二天上午,警察又来审我,我照样讲真象,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上午10点多,市610头目带一帮人来了,進门就叫着我的名字说:××,现在人家那么多人都转化了,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啊?我说:“我就是修大法修到底了,谁也别想转化我。希望你们也认清形势,不要再给江××卖命,不要迫害大法了,如果不听劝阻,只能作江泽民的殉葬品。”接着我又问她:“你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把你的姓名也通报一下呀,我们能见面就是缘份,你叫什么呀?”她被我一问不敢报她的姓名,嘴里说着:你身体那么差,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不要给自己过不去。一边说着就急忙忙出去了。看他们这些恶人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真是不堪一击,什么也不是。

下午,610头目陪同一名副市长来了,陪同的还有一大帮人。我虽被戴着手铐脚镣,两天没吃饭,但还是精神的端坐着,不能有失大法弟子的风范。市长站在那还没说话,我想他不会呆很长时间,刚有人介绍完我就先说:“市长,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吧,对你将来和你的家人都是有好处的。不要再听信诬蔑大法的谎言,自焚、杀人都是江泽民集团编造的,你们可以看看光盘仔细分析一下,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以后才会有美好的未来。”市长一句话还没说,看我一直不停嘴,笑了笑就走了。一大帮人也跟了出去。看着我的小保安说:“你可真行啊,怎么谁来了你都敢说?”我说:“那有什么,我告诉他真象是对他好,要不然迫害大法将来下场是很惨的。”他们又问:你说真的有报呀?我说:“当然是真的,你们一定要记住,不要干迫害大法的事。”

傍晚,他们要送我去看守所。我说:“你们别费劲儿了,你们送不進去我。”他们还讥笑说:送不進去?你还想出去呀。我说:“我一定能出去!”

去看守所的车上除了我还有六个人围着我,我一路上就讲真象,劝他们改邪归正,不要迫害大法。

到了看守所,值班室里几个人在值班,由于我几次被关押,他们都认识我。就说:你又来了?我说:“是,但你们这次不能收我,我现在病得很厉害。”我身体本来瘦弱,再加上两天没吃饭睡觉,显得很憔悴。看守所的人赶快问:什么病?我说:肺病、肝炎、心脏病,很多。他们说:那可不行,你们也不让她检查身体就送来了,不能收。派出所警察让我站到外面,给看守所的人又是上烟,又是说好话。想把我留下。我一直发着正念,恶警磨了近一个小时也没起作用,只好又把我拉回派出所。

回来的路上恶警给所长打电话,我听着他们说:好话都说了,不管用。他们又问我:你不是说炼功没有病吗?我说:“这不是你们迫害的吗,你们公安不干好事,专门迫害好人,几次把我关押進看守所,还判我劳教。你们知道那里住的什么,吃的什么吗?那是人间地狱呀,长期住那里身体能不受损失吗?还剥夺了我们正常炼功的环境,使很多经过炼功身体好了的人旧病复发,这都是江泽民迫害大法造成的,是它和追随它的人欠下的血债,将来都得偿还。”

回到所里,所长很生气,他们一商量,当晚又把我拉到医院透视。想没问题再次把我送進去。我一直发着正念,并请师父加持。透视完了,肺部有问题。他们没办法只好又把我拉回所里。

第三天上午(25号)他们把我送到另一个大医院做肺部扫描。由于过去关押时我曾正念脱掉手铐走脱过,所以他们很害怕我跑了,几个人寸步不离的围着我。我心里一直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看完后被拉回所里,检查结果我心里很清楚,也不去想它,只有强大的一念,我一定能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

下午,市公安局长带一帮人来了。進门就有人介绍说这是X局长。我说:“是××呀!”我点着他的名字说。他说:你知道我的名字?我说:“你市局局长,大名鼎鼎,谁不知道。记住大法好吧局长,对你将来是有好处的。”他说:那么好为什么还自焚?我马上接着说:“局长,现在连老百姓都知道自焚是假的,你作为局长难道看不出来那是在演戏?请想一想,人烧成那样,为什么头发不着,塑料瓶为什么烧不坏,大面积烧伤为什么全包起来,难道不怕感染吗。希望你找一张光盘看一看,这都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演的戏。要用自己的思想分析一下,不要再被谎言迷惑了。局长说:“好,别说那些了,你好好配合这里的工作,把问题说清楚。”我说:“我有什么问题?我是大法修炼者,没作过任何坏事,你们一次次的绑架我,关押、劳教,还被你们逼的流离失所。现在又非法绑架我,我劝你们好好想一想,大法弟子个个都是好人,你们为什么要追随江泽民迫害我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是劝你们为自己的将来想想吧。”局长看我一直说,就站了起来说:“好,你好好考虑考虑。”说着就走了,一帮随从也随他而去。

9月26日上午,两名警察又来审我,他们的态度已经转变多了,先说和我交流,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还是说要我配合他们的工作。我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任何要求,只劝你们不要再干迫害大法的事。真的对你们不好。”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只好走了。

晚上所长来了说:快吃饭吧,已经给你办好了,明天就让你回家。我看出来是真的,但没起任何心,因为我从進来的第一天就只有一念,一定会出去。我借机向所长讲真象,告诉他善恶必报的道理,还举些例子给他听。他说:“我们可没迫害你,就你这件事能判你十几年,你身体不好我们赶紧给办保外就医,也没有人打你骂你吧。”我说:“我在这里戴着手铐脚镣好几天,这还不是迫害?你们抄了我们的东西,那都是救人用的呀,你们这是在犯罪。我劝你赶快收手吧,谁迫害了大法都是要偿还的。善待大法,记住法轮大法好,对你和家人才是最有好处的。我出去是我师父说了算,谁说了也不算。”

27号没有放我。但我有信心,正念很强,坚信一定能出去。照样向看我的人们讲真象。一位看我的女同志信佛教,通过几天的向她介绍大法的真象,已经明白了许多。她问我:“你身体不好,又几天没吃东西,为什么还那么精神?”我说:“这就是大法的超常,我出去就什么都好了,很快就会恢复。”别的人提出不解的问题,我都给他们解答。

晚上所长回来了。我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你不是说放我吗?他说:“我跑了一天,到你单位找到书记,说了很多好话他还是不敢接收你,说上一次你跑后人家受了处分。到你们辖区的派出所都不敢收你,家里人也不保你,我总得找个地方交一下呀,这是个手续问题。明天一定让你走,我们还着急呢,过节了,这么多人看着你不能回家。我说:“这次你们不许向我的家人要一分钱。”他说:“不要钱还没人保你呢?还敢要钱。”

第二天,所长问我你父母在哪儿?(我的户口和父母在一起)我说:“父亲不在了,母亲70多岁了,又有病,需要照顾,住在我大哥家,她一个老人能保的了我吗?你们不要费劲了,赶快放了我。”他们马上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给我打开了手铐,说我大哥来接我。出门一看,果然大哥来了。他们开着两辆车,又转到大哥家接上我母亲,把我们送回到我母亲家。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并由他们的车送回家。

事情还没有结束,母亲家和办事处一个院,警察叫来了办事处主任,拿出保外就医的什么手续叫我签字。我说:“我不承认这一切,也不会签字。”派出所的人说:“这是放你的,你都不签字?”我说:“我是好人,你们根本就不该绑架我,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错,我为什么要签字?”他们没办法,就那样给了办事处一张,扔到我家一张,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他们一走,办事处的主任来劲了,对我大哥和母亲说:“你们看好她,不许她出门。”我说:“主任,你激动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是坏人,只是一个大法修炼者,任何人都休想看住我。我的母亲有病,大哥还要照顾她输液,一会儿就走,你也不用费心了。”我大哥通过看资料也知道大法的真象,他也说:“我们为什么要看着她,你们还看不住,让我们看,我们才不管呢。”主任一听很气恼,又没有办法,留下了跟他来的两个人看着我,马上去办事处叫人,一会就来了好几个人在我家的楼道口看着。晚上,三个人放着钢丝床和椅子堵在我家楼道口。

第二天上午,(29号)我看到外面还是好几人看着我,(我们家住一楼)我在凉台上看着他们,他们都不敢正视我,有的人看我一眼就赶快把头低下。这时居委会的社区书记来了,我们过去几次接触过,我几次向她讲真象,都听不進去。这次又在嘱咐外面的人看好我。我打开凉台的窗户把她叫过来问她:“你叫他们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是坏人吗?我告诉你,你这是侵犯人权,希望你赶快扭转你的行为,不然将来我会告你的。”她听到这儿有点慌了,扭头就走。我喊她不要走啊,你怕什么。她头都没回,推车就走了。院里的一些邻居都在晒太阳、聊天,都听到了我给他说的话。

看我的几个人在打牌,不时的朝我们家凉台上看看我,我的慈悲心出来了,觉得他们真是苦,无知中干着坏事,我得去向他们讲真象,他们可能就是以这种方式来了解大法的呢,千万不要错过机会。于是我从家里出来向他们走去。他们几个见我一出来,可能是怕我走吧,都慌忙站了起来。我说:“不要怕,都坐下吧,我只是想给你们聊聊。”他们马上让出一把椅子让我坐下。

我对他们说:“你们在这干什么呢?你们看着我不让我动,我们过去有冤还是有仇啊?”他们无言。我接着就把我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关押,被逼的流离失所的情况讲给他们。又告诉他们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无人道的镇压害死了我们1000多大法弟子,无数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是为了说句真话,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现在世界60多国都在修炼法轮功,江泽民在多国被起诉,大法平反的一天不会太远,我诚心的劝你们,不要干对大法不好的事,那样对你们不好。如果你们能记住“法轮大法好”!那未来一定是光明的。”

他们几个大部分都接受了,说:“是领导派我们来的,我们也不愿干这事。”也有不接受的。有一个女的高声说:“你写四书了没有?不写四书就得看你。”并点着师父的名字说些不好的话。我严厉的说:“闭住你的嘴,不许你提我师父的名字,你不配。我告诉你,我诚心劝你们是为你们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你听不进良言,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你好好想一想吧!”我几句话把她震慑住了,她再没说一句话,溜到一边去了。

当天晚上11点多,我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强大正念帮助下,我再一次从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中闯了出来。从看我的人的身边走了。重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这场持续了几天的正邪大战结束了,从几天的与邪恶较量中,我悟到:1、必须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丝毫不能松懈,不给旧势力黑手任何空隙钻。2、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不允许任何人诬蔑大法和师父。大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如果在一个常人随便说师父或大法时,我们不去制止,就不配做大法弟子。同时我们在制止对方时也是在救他。3、无论在任何人面前都要保持大法弟子的正气,不管是什么领导人,我们都把他当作一个需要救度的世人,不放过一切讲真象的机会。

这次我能几天的时间闯出来,与师父的呵护,和同修们的共同发正念清理邪恶是分不开的。我不会辜负师父的重托,不会辜负同修们的信任,一定和同修一起把资料点搞得更好,一起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我们这次被抄损失惨重,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在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在学法找自己,尽快的归正。尽快的把我们的资料点恢复起来。我也在这件事中看到了自己很多的执著,我一定更加加紧学法,去掉一切执著,真正走神的路。

以师父的诗共勉:

别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