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来 回到证实大法的行列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本来觉着自己修得不好,没有什么写,又怕文化低写不好,认为让那些修的精進,有文化的同修写就行了,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大姨(同修)启发了我,她说正在家写体会,并鼓励我也要写。在她的启发下,我也拿起了笔,这也算是一次突破自我,破除观念的修炼过程吧。

我是1998年底得法的,因为病痛的折磨,抱着试试看、治病的心理,修炼了法轮功,在看书的过程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多年久治不愈的甲亢、很严重的心脏病、胃下垂等多种疾病无影无踪,多年来对人生的一些困惑,也在法中找到了答案,看到我身体的变化,我的家人很惊奇,逢人便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功真好!我自己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更是无法表达,从那日起,我除了干好工作,料理好家务,几乎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洪法上。我们镇离城区比较远,当时在全市是得法最晚的一个,为此我很着急,晚上我一个人骑上自行车,到五、六里以外的村子去放师父讲法录像,引导了十几个人得法。可洪法刚刚开始,7.20镇压就开始了,结果那些刚入门的新学员都放弃不敢炼了,最后全镇我知道的只剩下我和邻村的一个女学员坚定下来。

修炼环境被破坏,成了我们这些新得法学员很大的难题,相距别的学员又远,做不到经常走出来沟通、切磋,只知道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清白的,我一定要向世人、亲人讲明白,那时我把自己能支配的零用钱全用在了做真象资料上,几年来我没舍得穿一件贵重的衣服(本来是个很好打扮的人),只一门心思的讲清真象,对学法却重视不起来,还觉得修得不错,什么也没落下,每当遇到问题还是抱着常人心,从感性上去认识,对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关系悟不好,摆不正,表面上讲真象做的很到位,被邪恶绑架迫害时也没有怕心,能做到维护法不出卖同修,可由于人心太重,却处在家庭的魔难中迟迟走不出来,结果导致自己的关、难加大,重重的摔倒,走了一段旧势力安排的很危险的路。

为了互相促進,同修建议我把自己摔倒,又怎样爬起来的经历写出来,以促使还处在家庭各种魔难中或个人修炼状态的同修及早走出来,走出“人”来,我把自己这段弯路的教训写给大家:

我的丈夫是个机关小干部,对现在道德急速下滑的社会跟的很紧,多年来在我们当地就是品行不好,名声极坏的人,而且性情粗暴,总爱和社会上的地痞、三教九流的混在一起,经常的在外面赌输了钱玩够了女人,借酒疯来家耍脾气,打骂我。得法前,为了他的败坏我苦恼过,和他不知闹过多少次,可闹来闹去,没改变他,反而我自己落了一身病。得法后,我成了健康人,心中有了法,我的心胸开阔了许多,再面对他的坏毛病,我用法理用道理引导他,早晚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让他也跟着听,我发现他在转变,不再像以前那样骂骂咧咧的满口脏话了,而且喝醉酒的次数也很少了,看到这些我很高兴。

可是过了不长时间,邪恶镇压开始了,为了我修炼的事,领导和派出所找他谈话,扬言要判我劳教,加上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他对大法也不信了,对我的态度也变了。我和他解释,电视、政府都是造谣、说谎,可他对我说:这么大个乡镇多少万人,就你们两个能耐,你再炼下去,儿子连大学也不用上了。我告诉他:“不修炼法轮功我又要生病花钱治,又要和你打闹,你还得干家务,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我死都不会放弃。”从那以后,虽然他心里不高兴我,可再没逼过我,可他自己又和以前一样了,经常夜不归宿,一身的坏习气又返了回来,有时能几天几夜在外面赌,面对他的堕落,我总是默默的忍着,家务全归了我,各种事都迁就着他,(怕他不让我修炼)以为只要不反对我修炼就行了,生活上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晚上连洗脚水都端到面前。(掺杂着好多心做:情、讨好、求感化)

几年来带着这些常人心,对他的一味忍让并没有感化他,反而滋长了他的一身恶习,以致去年竟当着我的面和外面的女人在网络上、在电话中调情、约会,有时关上手机几天几夜不回家,甚至把情妇领回了家。在这种情况下,我由于自己的心没放下,有时被带动的很厉害,根本无法静心学法,发正念,此时我感觉他的身心很脏,再也不愿和他同睡一张床了,曾为阻止他开的“洗头房”(变相妓院)被他逼着离婚。处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不知在法上悟,(在这期间,师父多次点化过我,都被执著推开了)觉着这些魔难,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他的,无意中自己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没从根本上认清是黑手在利用我的善心钻我执著情的空子,在利用他这种有不好思想的人迫害我,干扰我修炼。由于自己的常人心太重,我终于承受不了这份心与情的煎熬,去年的年底,我和他闹了一场,答应了他的要求,协议离婚。

婚姻的结束,并没有使我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离开待了二十多年的家(只得暂住亲戚家里),没有工作,没有住房,生活一下失去了着落,困境中,又强烈的思念那个家,对他没放下的情也在缠我的心,一下子感觉到了很绝望的地步,满脑子装满了愁。在极度的痛苦中,我的心智已经迷失,离法越来越远,几乎就是一个常人,多少天我都在昏昏沉沉中消极的度过。

我的外甥女看到我这样很心疼,她对我说:“亏你还是个炼法轮功的,为什么那么不坚强?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功友?”(后来才想起是师父在利用她的嘴点化我)可那时候,我已经钻到了牛角尖里了,什么也听不進去。寂寞中我抬眼看看几年来曾与自己坎坷相伴、朝夕不离的大法书,泪如泉涌,知道自己修的不好,对不起师父,曾问自己:你修过吗?这是修哪里去了?感觉真的不配再修大法了,认为自己的魔难这么多,又忍不好,可能是自己的根基太差了,不是一块修炼的料,这些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很长时间挥不去,愧疚的连师父的法像都不敢看。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和几个大姐走在河边小路上,一不小心我跌落水中,三个大姐急忙将我从水中拉上来,又一同往前走,醒来后,我吓得心还在怦怦跳的很快,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明白后,我找到了同修,同修知道了我的情况后,向我敞开了慈悲的心,在法上引导启发我,提醒我:赶快放下心中的执著,静下心来多学法,把以前发生的不快抛开,别再被旧势力利用,并帮我找出了学法少、修炼基础差、心中有漏被黑手钻了空子的地方,在生活上她们关心帮助我。和同修的接触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的心被深深触动了,在师父的慈悲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从痛苦和迷茫中走了出来,又回到了证实大法的行列,把自己真正的溶入到了法中,是伟大的师父再一次挽救了我。

回过心再学法,我认识到了自己很多不足,魔难中,有很多是自己的常人心导致的,关于正法和个人修炼的关系,早在2001年师父在《正法与修炼》中就讲给了我们,只因为平时学法少,不注重实修,遇到问题时记不住,用不上。回想起摔倒的教训真的很痛心,多么危险啊,师父留给我们的每分每秒都很珍贵,半年多无聊的纠缠,误了多少大事。总结教训,我认识到学法的重要和修炼的严肃,现在旧势力的黑手和变异败坏了的坏神已穷途末路,在垂死挣扎,他们想抓住我们心性上任何有漏的地方進行干扰、迫害,是无孔不入,同修,如果我们不能正念正行的时候,旧势力黑手就在身边,我们一定要走正啊!

以我的亲身经历,诚心的提醒那些还处在家庭的各种魔难中没走出来和一直处在个人修炼状态中的同修,赶快走出来,走出人来,在坚信师父,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应走出来经常和同修沟通交流,找出不足,赶快跟上,不要封闭自己,这是师父留给我们互相促進,共同提高的最正的路,同时也诚心希望那些精進的,修得好的同修拿出你的慈悲,多关心引导一下因各种原因摔倒、掉队或不精進的学员,师父曾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告诫过我们:“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我们是一个整体,怎么能在这正法的最后的最后让他掉队呢?怎么能因他一时一事迷失而轻易放弃他呢?师父看他还有一线希望还给他希望,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同心来世间,每一个跟随师父正法進程走到今天的弟子无论是修得好、修得差一点的、以及那些没走好摔倒的都不容易,我们真的应该用用心,用慈悲去唤醒他,扶他一把再回到师父的身边,完成我们神圣的使命,同返美好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