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心 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7日】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在职期间,我努力学习专业知识,大专毕业后,40岁的我,又考上了研究生。我身为一名医生、单位的业务骨干,又是单位领导,但是,许多年来,医学上的许多病历、不治之症都成为我的心头之迷。

退休后,我想继续发挥余热,去异地继续从事医学工作。离开家乡后,因妻子病故,我再婚了,再婚后的妻子长年有病,我虽为医生却有时也显得力不从心,无奈之下,经朋友介绍,抱着试探的心理,妻子去寺院求助于神灵,结果花了不少钱,效果不大,继而又转向学气功,学了许多功法,折腾了两年,妻子的身体也无明显改善。后来我开始接触气功、佛教的书,当时就想,这世上要是有一种佛家的气功该多好啊!

一、得大法、得福报,顽疾全消

95年下半年,在本市公园内,我偶然看见了法轮功,经同修介绍,我拿了一本书回家看一看,就被里面的法理折服了,有许多医学上解不开的迷在这本书里都得以解决,我想我等待的佛家气功终于等来了,我决心坚定的修下去。我告诉了妻子,她从此以后每天与我一起去公园学法炼功,经过不长时间,困扰妻子多年的老毛病不翼而飞了,面色红润,心情开朗,而且还免费学法教功,我本人多年的疾病:中心性视网膜炎、高血压、心肌供血不足、经常吐血、胸膜炎等毛病都统统不见了。

二、得大法有师保护

修炼的第三天,我与同修去别处看老师新讲法录像,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当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辆由东向西的大卡车向我急驶而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汽车撞上了,我当时也不害怕,只觉得一股力量从上而下贯穿全身,自己平安无事,而自行车却進了汽车底下,司机发现撞上了人,也下来察看,发现我没事,站在汽车边,他帮我把自行车从车底下拉出来,当时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

还有一次,我在楼下炼功,棚子上一块砖突然掉下来,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从我后脑顺着背后滑下去,我安然无恙。

还有一次,我带着录音机去炼功点的路上,被一学生骑车迎面撞来,我被撞坐在地上,行人把我扶起来,说:“老同志,有事没?”我说:“没事,没事!”从地上站起来,扑了扑土,看录音机也没摔坏,捡起录音机就走了。师父说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经过几年的学法修心,使我身体上有了大大的改变,思想境界也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夫妻关系也越来越和睦。

三、任它东西南北风,讲真象、救众生心不动

99年7.20,江集团突然取缔了法轮功,我当时心里感到震惊,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使人修心向善、做好人,难道有错吗?我与妻子商量后。于2000年2月進京上访,到了信访局门口,遇见了一位老同志,问:“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这位老同志说:“那群人(指信访局里的人)都是一群地痞、无赖,前几天有一位女同志去上访时,他们强行搜身,并抢去财物,你们有信就交给我吧,我替你们转达。”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把在家写好的材料交给这位老人,然后就离开了。

从北京来年回来后,顶着巨大的压力继续学法炼功,因为我坚信风雨过后会见到彩虹。我借自己当医生的便利条件,向病人讲真象,用理智去证实法,智慧的去讲清真象。这几年我与妻子比学比修,心性上共同提高。借助我和妻子都是大法弟子的有利条件,做了许多讲清大法真象的工作。我拿出夫妻二人的积蓄去做讲清真象的事情,不论刮风下雨,无论天寒地冻,不管外面形势如何,听师父的话,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是对的。我夫妻常与同修们交流、沟通、切磋,向精進的弟子学习,向心性有问题的同修们及时提出来,达到整体提高,形成一个良性的学习环境。在这几年中,有过危险,有过被人陷害的经历,但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正念脱险。在提高心性上,我夫妻二人也经历了许多心性关,我悟到既是夫妻,也是同修,师父也会借来考验,去掉执著心,提高上来。

四、去掉执著,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这几年,虽然心性关过得不少,但我有一些根深蒂固的老观念、旧认识、老传统去不掉,有时已经形成自然而然了,自己都不易察觉到。

2004年夏,有一天下午3点多钟,我在学法,妻子要去上班时,我突然出现了象常人脑血栓的症状。据后来妻子说,当时流口水、书掉到地上,半边身子不灵活,妻子当时赶快求师父,发正念,过了十分钟,我醒过来了,身体恢复如初,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什么也不知道。我当时不以为然,并没有放在心上,而且有一些常人要面子,觉得自己是本地区的一位老弟子,怕别人知道。心想在当前要做好“三件事”的关口上,我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所以当妻子后来提及此事时,我却很反感,不愿多讲那天的事。

一个月以后,我们炼功点开心得交流会,我也没有把这件事坦然说出来,没有达到提醒自己又警醒他人的作用。两天后,又是下午3点多钟,我又出现了上次的症状,当时大小便失禁,我急着上厕所,妻子发现后也没有把出现的症状当回事,去擦我弄脏的地板,也忽略了求师父和发正念,当听到我在厕所“啊…啊…”的叫她时,她才发现我又出现了象上次的症状,流口水、口齿不清、嘴斜、半边身子动不了,不听使唤了。妻子扶我躺下后,我不停的喊她,而忽略了自己的正念,让情占了上风。晚上时也不让叫妻子喊同修们来发正念,铲除我身后的邪魔、烂鬼及另外空间的黑手,还是常人的思想‘要面子、怕别人知道’,没有把自己摆在一个大法弟子的位置上。

二天过去了,我的身体依然没有一丝改变,妻子经过我同意,去把同修喊来,一块分析讨论,我才开始渐渐从新审视自己,正确认真对待自己的执著心。我想在邪恶大量被销毁的情况下,师父让弟子们都要讲清真象做到遍地开花,无所不及时,而我却因为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给本地区学法环境、资料点造成了重大损失,在正邪大战的关键时刻,我却躺在床上。

过去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常人中要面子、要强、当干部的作风没去掉;对金钱的执著没去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些隐形的私心都未从根本上去掉;还有在家庭中,长期以来形成的家长式的观念强烈到从来就没有察觉到,与妻子有不同意见时,并没有完全站在法上正念正行,而是自己说了算,没有从纵深处再分析一下,没有站在法上好好悟一悟,没有认真对待这些矛盾。与周围同修交流时,并没有提及自己根本的执著,以自己德高望重的老干部的身份掩盖着,同修顾及情面也不敢提醒。躺在床上,我悟到,修炼多年,妻子会原谅,孩子会原谅,可法不会原谅,每一思、每一念都要站在法上,符合新宇宙的要求。

找出自己的执著后,我就下大决心去掉它,不给旧势力可钻的空子。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可是呢,是凡这样的就难办一些。难就难在旧势力对你是轻易不放手的,它要钻你的空子,你有一点疏忽它就会钻。所以正念很足的情况下,它就钻不了,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我认识到我现在这个状态继续下去,我不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在我发正念时,心想我现在这个状态是不该有的,是烂鬼的迫害,这些我都不承认,甚至我出现这样的症状我都不承认的,只认可师父安排的路。我的身体开始有所好转,在十天以后,我的腿开始能动了,但左手还不太灵活,当我更深刻认识自己的这次经历后,正念越来越强时,身体慢慢开始恢复健康。

过几天与妻子交流时,她说第一次出现那样症状时,悟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让自己看到在家庭中出现这样的事,也是看自己乃至整体是否有漏,虽然出现了,也未重视起来。妻子觉得自己为资料点付出太多,压力太大,操心太多。我也未与妻子進行沟通,自己与妻子在过心性关时,过得不太好,心生怒气,也使邪恶钻了空子。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我要更加精進,以弥补这次损失,老师说过,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弟子,我想把这次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全心身投入到当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当中,跟上正法的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