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讲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8日】在五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出去发资料又第二次被抓,这一次我没有害怕,连市里公安局都来人了,对我说:留你在这里住几天。我说:随你的便。他又说你好好配合一下,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一会儿就来了好多人抄家,而那一边就开始审我,问我资料是哪来的,我说这我不能告诉你。又问:为什么要发传单?我说:那不叫传单,叫真象资料,如果政府不在电视上栽赃法轮功,说什么自焚,什么杀父母,杀妻子儿子等等,我们也没有什么必要发真象资料了。他们没有话说了,等于默认了。从晚上7点到下半夜2点多,也没有问得到结果,而我还很精神,邪恶受不了,没有办法,只好放我回家。

从这以后,恶警经常来我家,每次都没有让他们满意而归。管区民警来了好多次,一次问我,你平时给谁打电话,我说我给谁打电话你们知道,你把电话本都收去了,都偷听了,还来问我?

我真的从内心出发想让他来,我好给他讲真象,一次我说政府当权者在电视上造谣,我就要辟谣,他们也没有反对,我说完了这话,心中多么舒畅又痛快。民警对我说不好意思老来你家,怕别人看见对你不好,我说没关系,这不丢脸,我是好人,我不怕你来,欢迎你来,你来就给你讲真象。

这一次经历,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心中欢喜起来了,真想让他们多来几次,我好把心中要讲的话都说出来才真正的痛快呢。

管区的干部来几次找我,第一次来我不在家,过几天又来找,我问她找我干什么?你不就是想来认识我吗,以后想控制我吗,不让我发资料,我说你办不到,我问她你了解法轮功吗?她说不了解,我说你不了解,以后常来,我给你讲,她说我会来的,从这以后,再也不来了。我现在想起师父说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

下面讲一讲我今年一直存在消业状态,从5月份第二次被抓后,身体更加严重了,全身无力,气也上不来。每天躺着这么长时间也不好,心中着急,出去发资料力气也没有了,没有办法只拿一点资料叫老伴去发。

因为消业时间长一点,有点沉不住气了,女儿给我买点参须泡水喝,说是补气的,后来看有点好转,自己又去买点来,这关没有过去。还有一关也没过去,大便干燥,没有办法,也用了几次通便药,效果都不理想,也不是办法。

以上这种情况都是修炼人不应当做的,其实也没有解决问题,照样每天在如此的痛苦中,我又产生了怕我等不到和师父带我一起回家的想法,心中很痛苦,很痛苦。9月30日,我去同修家谈我的情况,同修帮我找到了差距,同修说你从今天晚上12点开始发正念,再去睡觉。下午又到另一位同修家交流,我明白了,第二天真的就好了,腿也不太痛了。真不好意思,修这么多年了还出现这个问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