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孙显馨正念正行,在家人配合下四天获得释放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2004年9月24日上午,云南昆明大法弟子孙显馨发送小卡片讲真象时被恶警看见,跟踪到一朋友家。孙显馨刚進门不久,就有四名恶警闯入门来,不由分说将孙显馨绑架,孙显馨高声对恶警说:“我没有做坏事,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我们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有什么罪?”

孙显馨一路上向警察、向行人讲真象:“法轮大法是正法,天安门自焚事件是编造的,是江××嫁祸法轮功的,请大家不要相信。”并且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坏人绑架好人啦!……”

恶警被吓住了,他们说:“你别说了,别喊了,有啥到派出所再说。”孙显馨不走,4个警察就连推带拉将孙显馨绑架到西山区永昌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孙显馨见人就讲真象。中午12点,一个警察提醒孙显馨说:“大妈,12点了,炼功吧!”孙显馨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救度众生,包括这些警察。

下午,家里人得知孙显馨被永昌派出所绑架后,就到派出所要求放人,走时将平时由孙显馨带的两个小外孙留在派出所说:“她们爹妈不在,小外孙就留在派出所,你们代看吧!”后来派出所又将外孙送到孙显馨的单位。

9月24下午,家人不见孙显馨回家,其丈夫、妹妹、女儿、侄女、外孙数人到派出所要求放人,并质问警察:“你们凭什么乱绑架人?没有任何根据,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非法关押公民是违法的,你们必须立即放人。”

几个警察推诿说:“这事我们管不了,得由西山区国保大队管,放不放人他们说了算。”这时一个姓殷的恶警来了,问什么事,当家人向他讲明了来意,并把登有最高人民检察院用一年时间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犯罪的通知和最高人民法院高扬“犯人可杀不可辱”的讲话报纸递给他时,这个恶警将报纸揉成一团扔了,恶狠狠的赶他们出去。

由于恶警的蛮横,其家属就与他争执起来,并指出他这种野蛮行为,有辱警察的形象,违反了警察法,必须道歉,否则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最终这个恶警还是道歉并认了错。

9月25日上午,西山区国保大队队长李锐、徐峥荣等数名警察闯到孙显馨住宅進行抄家,抄走了13盘讲法录音带、两盘炼功带等,随后就将孙显馨带到了西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审讯,审讯中恶警大喊大叫的乱骂说:“国家已把法轮功定为×教,你们还要炼?”孙显馨对他们说:“我没有见过任何把法轮功定为×教的法律,而把法轮功说成×教的是江泽民,它代表不了法律。你们要清楚,善恶有报,你们这样迫害法轮功是会遭报应的。”

恶警们讲不出理就乱骂人,孙显馨就不吱声,不断的发正念,恶警要她签字、按手印,她一概不配合、恶警就将她非法关入了西山区看守所,一路上孙显馨不断的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跟警察讲法轮大法好以及大法弟子遭受无故迫害的真象。

在看守所,孙显馨不配合邪恶,不穿监服、不背监规、不照像(凡入看守所的都要拍照),见人就讲真象。看守所体检时发现孙显馨的血压高达240/120MMHG,看守所怕出问题,就偷偷的在她吃的东西里放了降压药,后来医生再次测血压时,血压不降仍高达230/120MMHG,医生说:“吃了降压药,怎么还这么高?”这时医生讲出了往食物里偷偷放降压药的事情,她对医生说:“你们这样做太卑鄙了。”

孙显馨家里人不断到公安局反映,她女儿对公安说“你们无故把我母亲关起来,再次迫害,使多年来不高的血压又高了起来,若我母亲出事,我们跟你们没完。”

在看守所警察要孙显馨背监规,她不配合,同监室的人就说:“你不背,我们会跟着受牵连,全监室的人不得吃饭,晚12点前不得睡觉。”警察威逼全监室的人来威胁她,她就向同监室的人讲真象,并说:“我信仰真、善、忍,没有违法,我不是犯人,为什么要背监规,穿犯人衣服,他们这样搞牵连是违法的,你们不要怕,他们不敢对你们怎么样。”

警察非法提审孙显馨时,要她穿监服,她就不穿,出监室要抱头,她也不抱,要她沿着红线走,她就说:“我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有一天,看守所有检察官来视察,要犯人都低着头,孙显馨反而把头抬得高高的,她始终抵制不配合邪恶。警察最后没办法,在绑架后的第四天将她送回了家。

她体悟说:师父讲: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当我真正把生死放下,只感到身体是空的,脑子里只会想如何去讲真象,救众生,真正溶于法中,真是“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这时师父就给我无穷的智慧,帮我除尽邪恶,否定邪恶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