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使我重生 我助恩师救世人


【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没有师父救我,我坟上的青草不知有多深了,用完人世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师父的洪大慈悲。除了跟师父回家,在人世间我还有什么可求的呢?今天提笔记录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部分修炼经历,我文化水平不高,对法的理解也不是很好,有不对的地方请指正帮助。

我有幸于1998年3月得法,得法前我曾九死一生,差一点就到阎王爷那去报到了。我全身除心脏外其它零件都有毛病:丁肝、胆囊炎、严重的胃炎一天吃不了一两米饭、头疼、神经衰弱无法睡觉、腿软无法站立、尿血、严重的妇科疾病、人皮肤发黑已瘦成皮包骨。97年4月在川医住院半年多花了十几万人民币,病危通知书下了好几次,医生结论:就是好了也只能活两年多。

那时我已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有一天我侄女扶着我坐在家门外等家人回来,碰上了多年不见的朋友,她见我已脱像,吃惊的问我,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告诉她生病的情况,她听后说:你的病世间的一切都无法救你,只有大法才能救你。并告诉了我炼功的地点。

第二天我坐着三轮车,由侄女扶着我,到了我家附近的炼功点去学功,功友们见我这样的身体,就安排我站在中间,大家围着我。神奇的是我无法行走、坐立的身体,在炼功场上竟独自学炼完了五套功法。从这以后我每天坚持学习《转法轮》、炼功,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心性。五个月后我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全身轻快,久违了的身心健康又回来了。我的心情无法言表,对师父的信,对坚修大法的信心就不言而喻了。

99年7月20日铺天盖地的迫害来了,我和同修们一样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2000年大年初二,为了证实大法,我和几个同修在公园炼功,被恶警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5天。2000年6月28日晚我和几个同修坐火车去北京证实法,30日下午我和另三位同修在天安门广场炼第二套功法“抱轮”,一会儿恶警就把我们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我们一到那里先到的同修都给我们鼓掌。恶警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拒绝回答。当晚就把我转到另一个地方关押,我开始绝食,恶警绑上我的手脚给我灌食,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五天,恶警还是不知道我是那里人、叫什么名字,后来拿着我的照片认出了我,就把我送驻京办事处后被绑架回当地看守所,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恶警骗取了家人5000多元人民币。

2001年4月份我发真象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2002年8月的一天我回老家去讲真象,一路碰到人都给他(她)们真象资料,还在路途中就被一恶人跟踪了八里地并告密,后来了几个恶警,从我哥哥家强行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家里交了5000多元后所外执行。

2004年5月15日我去当地农村讲真象时,被恶人告密遭绑架,在被绑架回城的路上,我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直到把嗓子喊哑。在本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并非法判劳教两年。送我到劳教所的路上,我一路上发正念,我想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讲真象、证实大法是我的责任,我是最正的。邪恶根本就不配来迫害我,还有大量的众生急切的等待我去救度,我怎么能陷在牢笼中?在检查身体时我求师父加持,量血压是高血压,检查心脏,心脏也有毛病,由于检查身体不合格,我被送回当地拘留所,后被非法改为所外执行。

在五次被非法关押中,我都把自己视为真修弟子,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不穿看守所的衣服、不报数、不做劳役活,邪恶的一切指使我都全盘否定,没有高墙内外的感受,我堂堂正正的背法、发正念、炼功,给狱警和在押人员讲真象。有一天我教监室里的在押人员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唱完后我教她们念法轮大法好,我说:我们大声一起念。这时大家一起高声齐喊:法-轮-大-法-好!那洪亮的声音响彻了看守所的上方,狱警装着没听见。因为很多狱警明白了真象,他们也知道法轮大法好。有一次,有一学员由于出卖了真修大法弟子,她在看守所里度日如年,神经接近崩溃就要疯了。我去了后跟她交流,在各方面帮助她。她出看守所后,不敢出来讲真象。我就给她送师父的新经文,鼓励她走出来。现在她已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声明,知道她错了,并开始走出来讲真象。

在讲清真象过程中,我是遍地开花的做,原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家乡的父老乡亲、老朋友、老街坊邻居和办事碰到的所有人,不管他(她)们是什么样的人,我都面对面给他(她)们讲真象,然后再给他(她)们真象资料,争取讲一个清楚一个。有一天我给一个农民讲真象,然后给她一份真象资料。第二次碰到她,她说:上次您给我的资料太好了,可惜只有一份,我把它复印了给我们村每家人一份,您还有其他资料吗?我心里真替她高兴,她不仅自己得救了,她还救了自己的乡亲们。

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到我老家去讲真象,白天我们在村里给乡亲们讲真象,晚上我们到相邻的其他地区去贴真象资料,树上、马路旁、学校都贴上了真象资料。我们还到了相邻的道教旅游景点去发和贴真象资料,搞得相邻地区的恶警忙得团团转。在讲清真象过程中,我也碰上一些个中毒太深无可救要的人。但我并不灰心不放弃,一次不行两次,我就是要告诉你真象。因为明白真象的人,就有救了。救众生是大法徒的责任,不能尽责任,不能救众生就不是大法徒。“大法弟子目前除了自己个人的修炼之外呀,大家还要做大量的讲清真象的事。那么讲清真象,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大家知道过去修炼只是求个人的圆满,而大法弟子面对的事情就很大。大家知道,我一再讲,我说今天世上的人哪都不简单。如果都不简单的话,那么你们救度的人、救度的生命、救度的众生就不是一般的生命,也不是一般的修炼人能做得了的。只有在今天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才能做得了,才配做,才允许做,那么也就是说肩负的历史责任是很重大的,同时也是在奠定着未来。”(《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再三告诉我们真修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如果我们再做不好,怎能对得起师父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并指引回归神路; 怎配做众生的主和王;怎能回自己真正的家园见亲人?

正法已到了今天,师父告诉我们:“精進吧,放下人心的执著,神路不算远了。” (《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会努力的修去人心及所有的执著,看好、守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只要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就修去它,不给它一点市场,不给它一点喘息的机会、生存的空间。

我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我每天坚持学法,把师父的法牢牢记在心里,师父教导我们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坚信师父讲的每一句话。不打折扣的做好三件事。决不会辜负师父期望。

跟师父回家,那里有多少亲人在等待着我,盼望着我,就等待着我修去假我,修去一切人心、人的执著,回到亲人的身边,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我一定会回家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