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获新生 维护大法正念行


【明慧网2004年9月19日】一、我为什么至今还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

我今年54岁,1997年有幸得大法,修炼后我全身心受益。我从内心里感谢伟大的恩师李洪志老师。

得法前,我早在30岁前就患有类风湿、早跳等病症(那时抗连1000,血沉72),经常是全身疼痛难忍,因此提前病退在家。随着年龄的增长,多种疾病一拥而上,如:腰间盘突出、颈椎综合症、心肌缺血、缺氧、胃痛、贫血、低血糖、妇科内膜移位症等多种病症。因此经常是药不离口,一年到头,丈夫经常是休假陪我去医治,还时常在晚上或夜间含着救心丸丢下入睡的孩子去医院,闹得邻里都不得安宁。

为治病,我去过很多医院,吃过很多偏方,也练过其它气功,可病情仍未有好转。每年几千元的医药费,给家里带来了很大的经济负担。为人之妻之母,不但照顾不了丈夫和年幼的孩子,反而大多时间都是丈夫回家后洗衣、做饭,照顾我和孩子,那时的我非常痛苦。

就在我被病魔缠身的时候,福音降到我们这个家。那是1997年的一个秋天,我病躺在床上,多种疾病一拥而上,腰间盘复发症、造成了我只能平躺在床,妇科内膜移位症疼的我大汗淋淋,死去活来,再加上心肌缺氧,真是生不如死。由于我多次住院治疗也没有明显的疗效,所以我只能躺在家吃药维持。当时的我,被病磨得吃不下,睡不着,面目气色很不好看。时间一长,我自己也失去了生存的信心。此时我自言自语到:“我从小也没做过坏事,对人总是心存友善,死了也能闭上眼了,死了算了。”没想到,这番话被我丈夫听到了,他急忙上前耐心的劝解:“我们的家庭很幸福,孩子也很听话,你心眼又好,不会死的,咱还得享福呢!”丈夫一番话使我不由得落下泪来。我期盼着健康、幸福的到来。

说来也巧,就在我生不如死之际,一位炼法轮功的亲友到家来看我,并告诉了我法轮大法的神奇,还带来了宝书《转法轮》给我看。当时我想:反正我的顽疾已无药可医,学炼法轮功一分钱不要,死马当活马医就试一试吧,就这样走進了大法修炼。

亲友走后,我将病弱的身体用枕头正靠在床头上,然后拿起了《转法轮》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看到了从书中发出五颜六色的彩光打到我的身上,只觉得一股热量穿透我的全身。当时,我觉得身体很舒服,有点兴奋,就这样一口气看了四十多页,觉得有些困,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奇迹出现,感觉全身轻松有力,像无病的人,随之下地干起了家务,还做好了饭菜。丈夫回来后,高兴万分:“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一看书就带来明显的疗效,真是不可思议!”吃过晚饭,我又接着拿起这部“宝书”看了起来,不到四天时间,一本《转法轮》看完了,我如梦初醒,不由得被大法的法理所折服,真是相见恨晚。通过读《转法轮》,我明白了好多百思而不得其解的事儿。如:人为什么会有病,造成有病的原因是什么以及人活着的意义等问题。懂得了要想没有病、没有苦,要想使人的思想道德升华到高境界上去,就必须走正法修炼的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从人类的泥潭中脱颖而出,返回到人类的本性上去,修出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法理明白后,我就急速的投入到修炼中。从此,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照师父对修炼人的要求,去努力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时时处处去体现一个对家庭、社会、国家有益的好人或更好的人。随着学法修炼的深入,我原来所有的顽疾不翼而飞。从1997年学法炼功至今,我从未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支针,没有去过一次医院。而今的我红光满面,白里透红,走起路来,轻松快捷,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未体会过的幸福感。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是法轮大法救度了我,是伟大的恩师帮我净化了身体,不然,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哪里还有我和我们全家人的幸福和安康。

在修炼的初期,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及法轮的旋转,看到了另外空间的美景及元神离体的奇妙,也体悟到了法轮在小腹部位正、反两个方向转动的感觉,从而更加坚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心和决心。

我从未见过师父,师父不要我一分钱,教我做好人、给我净化身体,让我的家再次有了欢乐,让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是修炼大法的受益者和实践者,大法好与不好,我们最有发言权。我们深深懂得: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伟大神圣的佛法,修炼大法对国家和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能够得到大法的人才是世上最最幸福的人,这是我至今为什么还在坚定修炼大法的根本原因。我决心在这条路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二、为了说一句真话,我被关進了牢狱

1999年7月,一时间,黑云压城,对大法的谎言铺天盖地,受当权小人江××严控的各大报刊、杂志、电台、电视台等传媒机构纷纷登场,散布欺世谎言,毒害了十几亿的百姓,亿万修炼中的好人被邪恶剥夺了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面对突入袭来的风暴,我对所谓民主法制的国家产生了怀疑。昨天,还在讲国家不反对修炼法轮功,谁说政府要镇压法轮功那就是造谣;今天,政府操纵着整部国家机器在不遗余力的打压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尊、这么多人在做“真善忍”的好人,对国家和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为什么要非法打压?为什么不走進我们这些受益者中来听一听、看一看事实真相。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可悲的是却被极个别的弄权者所控制。但我相信,国家一定会还他们的子民一个公道。因此抱着对政府的信任与希望,我决定進京上访,就这样于2000年10月的一天,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快车,只想说句真心话,告诉政府:大法和李老师是被冤枉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是被冤枉的,让政府知道事实真相,纠正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错误打压。

信访局大门紧关,门外守着许多警察和神色不定的便衣。只要有人靠近信房门口,他们就会上前围攻并大声暴喊:“你们来干什么,是不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不允许上访。”“你是哪的?他是哪的?××地方的车呢?赶快把他们拉走……”叫喊声连成一片。一会儿功夫,只见恶警们把来自不同地区的進京上访的同修拉上了警车,往日人民的警察而今却变成了可怕的暴徒,真不希望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可事实由不得人不信。

尽管如此,我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大踏步的走上前,还没等走近信访门口,几个年轻恶警上前问到:“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坚定的回答:“是!”我接着说:“我是为了说句真话来上访的,大法是正法,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在大法中受益。为了让国家全面了解我们才上访的……”他们不由我多说,问是哪里来的、姓名,我如实说了。这时,一位年长者走过来小声对我说:“这位大姐,你赶快离开这里,不然,一会儿来车也把你拉走了……”听后,我并未害怕,心想:难道连说句真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吗?就在这时,几个青年恶警将我拖上了车。而后,我被拉回原地关進了拘留所。

一進拘留所,感到阴沉沉的,这里被拘禁的大多是社会上的违法人群(杀人犯、妓女等),没想到守法公民竟然也被抓来“光顾此地”,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为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而担忧,为我们这一伟大的民族而悲痛……我被关的监室里有两个狱头,只要一说“大法好”,他们就报告或大声训骂,随后引来看守警察的惩罚,如坐板、面壁等。

在我被关押期间,每次都是戴着手铐提审,几乎每天吃的是窝头咸菜,隔十几天吃一回馒头,二十几天洗次热水澡(每次每人只限约10分钟左右),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每天供热水两次,每个人平均每次一小塑料杯。没有言论的自由,没有法律的保护,连上厕所都被约束(厕所在监室内)。

当时我想:我既然没有机会将自己要说的话在信访局讲出来,那我就利用每次提审来告诉他们我的亲身受益。记得在第一次提审时,我主动质问:“我是好人,为什么给我戴手铐?”一个恶警恶狠狠地回问:“你犯了法,国家不让你们炼,你们为什么还上访?”我坚定的作答:“我没有犯法!上访是每个公民应有的权益,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何罪之有?!我上访的目地就是让政府全面了解法轮功是正的,修炼的人都是好人。”接着我又讲了许多大法的法理:如何做一个好人或更好的人,不能杀生、要重德……这番话,并未能唤起这些人的良知,他却大声训道:“你再说,就给你加刑!”我说:“说实话是没有罪的!为什么不让说?”一警察说:“你们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说:“文化大革命将多少好人都打成反革命,而后都平反了,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就这样,一有机会,我就把自己亲身体会以及大法中的法理讲给他们。

在我关的监室里有好几个同修,对于其他被关押人员,他们对大法的了解只是从国家宣传媒体中知道的那些谎言。在相处的日子里,我们坚持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用自己的言行告诉他们大法是好的。不久,他们由憎恨、敌视的目光,变得同情与理解,并主动接近我们,保护我们。我们经常在晚上向其他在押人员洪法,他们很爱听,而且还说出去后,也想修炼法轮功……

我在拘留所的四十多天里,他们说我顽固,总想让我的亲人们帮助转化,我知道他们的用意,没有服从邪恶的安排,用正念正行抵制了邪恶迫害。在关押期间,他们每天叫我写保证书,我不配合,心想:“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最终,我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被无条件释放。

三、坚定正念,讲清真相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文化、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因此,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打压完全是践踏宪法、侵犯公民人权的表现。可以说,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亿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完全被剥夺了炼功健身的自由、信仰“真善忍”的自由、上访讲真话的自由、在一起学法交流的自由。大批敢于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无辜被抓捕、关押、刑讯逼供、毒打折磨、劳教、判刑甚至被虐杀致死。许多幸福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如果我不是亲身经历,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出狱后,公安部门和当地610组织,并没有真正还我人权自由,派人监听家庭电话、监视我的言行。甚至610的人时常到我的家骚扰,并施以威胁。每逢遇到这种直面交锋的情况,我都没有因怕心去配合他们,而是发正念,并向他们洪法、讲真相,使他们每次的计划安排都没有得逞。其中个别人对大法真相有了初步了解,态度有了转变。这使我对这段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我对大法更加坚定。同时,一有机会我还向认识的、不认识的有缘人讲清真相。一次,我遇到曾讲过真相的邻居跟我说:610的人找过她两次,向她询问我的近况,是否经常宣传大法、经常出门等等。而她用她的方式保护了我,说我是一个非常善良、很好的人。610人员没得到什么便走了。

我觉得,只要邪恶之徒不停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我们就不能放松用正念揭露和制止迫害,就应坚持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师父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到今天为止,都应该更加清醒了。大法弟子不是常人的政治家,你们有常人的许许多多的能力,但是你们不是为了在常人中得到什么。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为了在证实法中圆满,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也在救度着众生,使更多的生命在这次正法中能够得度、得救。”作为大法弟子,就要按照师父正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才配称得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修炼至今,虽然对大法的坚定之心从未动摇过,但是总感觉自己不够精進,还有一些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如有时对情的执著,时不时的干扰着自己的提高,但我有决心和信心在今后的正法修炼路上,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