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教师的回归之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7年的修炼和证实法的路上,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从人这面来看),只是默默无闻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几次想向大法网站投稿,但因自己太平凡,放弃了。看到明慧编辑部的书面法会征稿通知,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几年来的修炼过程、体会写出来。不是证实自己,是为了感激师尊、证实大法、与同修交流切磋。

一、寻寻觅觅终得法

我自小就怕死,喜欢思考宇宙、生命、人生究竟是怎么回事。为寻求答案,儒家的四书五经,道家的《道德经》、《庄子》,佛教的《金刚经》、《心经》,基督教的《圣经》都找来看。结果还是没明白,仍然糊里糊涂。

1997年经学生介绍,我看到了宝书《转法轮》。一下明白了我苦苦追寻多年而不得其解的问题。我的感受就是相见恨晚,就象师父在《缘归圣果》中所写“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见法如见师,从此我走上大法修炼之路,回归之路。

二、祛病消业神奇显

自修大法7年来,从未吃一颗药,经历消业状态不下几十次。下面略举几列,以证大法之神奇。

1995年—1997年,我被妇科病折磨达两年之久,市级医院都去医过多次,总断不了根,一再复发,苦不堪言。得法后,随着修炼,不药自愈,至今从未复发过。

1999年底—2000年初,先后在一两月的时间内,不断拉蛔虫,有时一条,有时两条。最初是筷子大小,后来是大针大小(多数都是死的)。我跟家人说笑话,把蛔虫祖宗三代都拉出来了。我肚子里怎么那么多蛔虫呢?我有一个坏习惯,喜欢喝冷水、生水。只是从那以后,没再拉过蛔虫。我可没吃打虫药,自动拉。

今年4月,我经历了修炼以来最大的一次消业症状,我悟到主要应是黑手的迫害。半期考试前一天,我肚子忽然痛起来(痛得很异样,左边肾脏周围,旋来旋去的,一会前面,一会后面),到教室后越来越厉害。到厕所蹲了十几分钟,痛得汗水直冒,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缓解了些,走進教室,一下不痛了。但这只是开始,远远没完。第二天晚上4点多钟,我从睡眠中痛醒,伴随呕吐,只吐苦水,不断跑厕所,又拉不出来。折腾两个多小时,6点半不痛了。以后几天,同样状态出现,只是痛的时间越来越长,三个小时,四个小时。我在学法修改经文的字时痛,在家跟亲戚讲真象时痛(都是忽然痛起来)。我开始警惕,这不是一般的消业,一定是黑手抓住我什么借口在迫害我。我查找自己还有哪些执著心未放下,主要是讲真象有所放松。第6天晚上8点钟,我刚好在电脑上把学生的半期考试题打完,又痛起来了。我到床上发正念,学法。站不是,躺不是,趴不是。11点多钟,爱人回来,看到我的狼狈相,说你是不是得怪病了(前几天痛我跟他说过),我送你上医院。我说不是病,去也没用。这一次持续20来个小时,一晚上没睡觉,早上、中午没吃饭。下午在教室辅导学生看书,差一点痛晕过去。下课回家,趴在床上,流着泪求师父:让我睡一小时的觉吧!(太疲倦了)轻松了些,慢慢睡着了。5点多钟,爱人下班回家,叫醒我,问我:好没有。我感觉好了,不痛了。心里感激师父,一边哼着歌,一边做晚饭。此后没再痛过。这次持续7天之久的魔难,我能挺过来,主要在于自己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难都能闯过去。痛苦中,背师父的《苦其心志》、《因果》、《正念正行》、《断》等诗篇鼓励自己,并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黑手、烂鬼。

更神奇的事还在后头。又过了几天,我在家中批改学生的试卷,左肾部位有股气上上下下,但不痛,尿道口出现涨堵的感觉。我去上厕所,解小便觉得尿出了什么东西,一下就通畅了。我看便池里,有一黄褐色的小石子,大的小黄豆大小,小的绿豆大小,连在一起的。捡起来一看,我一下反映过来,是结石(我把它装在信封里,做大法神奇的见证),眼泪夺眶而出,心里喊着师父。(现在写到这里,我都在流泪)。我哥、我姐都得过肾结石,他们住院,动手术。可我不开刀,不吃药,不打针,却自动尿出来了。我只能说:大法神奇无处不在,师父慈悲无处不在。

三、师父慈悲伴我行

修炼7年来,尽管经历了大大小小的磨(魔)难,但和其他同修所承受的相比,我算是修得较顺利的。何其如此?我想,一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一是自己的正念正行。

我永远记得1999年7月22日那黑暗的一天,学校通知下午三点看中央电视台重要新闻。打开电视一看,铺天盖地的是对师父、对大法的诽谤污蔑。我愤怒,但不震惊,不迷茫,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因为“4.25集体上访”后,邪恶之徒一方面放着烟幕弹,一方面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大肆宣扬“无神论”和唯物论,批判唯心论和对神的信仰等,我知道它们在为向大法挥舞屠刀作准备。在“7.22”前一两天,我做一梦,我在一幢大楼里,外面刮着狂风,我有点害怕,有一念告诉我:没事,不会垮的。在此后几年各种媒体的狂轰滥炸中,不管它们如何变化手法,撒着弥天大谎,我对师父、对大法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动摇。(尽管我还有不少执著心未放下)。

我是关着修的,属于师父所说的“渐悟”类型。我从未看见过师父,哪怕在睡梦中。但我能时时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点化我,鼓励我,提醒我,看护我。

记得1999年邪恶疯狂打压大法开始时,我几乎天天晚上做同一类型的梦:爬山、上楼梯、手抓住绳子往上攀,但都隐隐有一念想往下去,我在一座楼房的4楼,脚下的楼板断了一块,我半个身子掉下去了。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挺住,千万别掉下去了。

1999年底的一段时间我出现一种状态,经常体验元神离体。都是在刚睡下不久,似睡非睡中(我想这入定了吧)。清醒的感受自己从身体出来,快速的飞翔,耳朵边的风嗖嗖的。最初很害怕,就象师父解答同修问题中所说的那样,在天上不断打折(为去怕心),并受自己控制,想怎么飞就怎么飞。最后都是在一根柱顶上或树顶上(我想这就是自己的功柱吧)。我悟到这是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师父对我的鼓励吧!现在偶尔出现。

我修炼前打麻将的瘾很大。修炼后,瘾好戒掉了。但假期同事们叫到,有时也玩一玩。师父在梦中一再提醒我:有时梦见在悬崖边打,有时梦见在高速公路上打,天上不断打着炸雷。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严重警告。有一次大年初一,我本来不准备去打,可楼下不断喊,心想过年耍会儿没关系,就下楼了。走到底楼最后几梯,摔个大跟斗,跪在地下,膝盖和双手摔得青肿,痛彻心扉。这是对我的惩罚和警醒。

我修炼前经常做恶梦,吓得乱叫,都是家人叫醒后,才从梦中醒得来。修炼后,我很少做恶梦了。炼功初期经常做梦有人来追我、杀我(我想这是过去所欠业的债主来干扰),一喊师父,全身都在膨胀,很快从梦中醒来,也不害怕。师父随时都在看护我们。

四、正念正行救众生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讲真象,救度众生。

我是一名教师,利用工作之便和自身的环境,学生成为我讲真象的主体。1999年邪恶开始打压大法时,出于维护大法的本性,我就开始了向所任班级学生讲真象。我说:如果“真善忍”都成了“歪理邪说”,我不知道这宇宙中还有什么正理正说。2001年以后,看到师父关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使命的讲法后,讲真象更加积极主动。1999年打压至今,我所任课的十几个班级,我都是面向全体学生讲。效果非常好。

讲真象引入的话题很多。中国几千年历史贯穿其中的修炼文化,一些历史名人与修炼的关系(如陶渊明、李白、苏轼、吴承恩、曹雪芹等,从他们的作品就可看出来,那是不修炼的常人写不出来的),历史上正教的产生传播,近几十年来历次政治运动产生的后果,天灾人祸,异常天象,预言,科学的不完善和弊端等,经过多方面的垫铺,然后讲大法的信仰,学生很容易理解接受。那不是一次就能讲清的,很多班上我都是从不同角度多次讲。

学生非常喜欢听真象。那些平时不喜欢听课的学生,只要讲大法的事,听得非常认真。还出现一些令我吃惊的场面,有的学生双手合十,有的眼里含着泪花,很多班级当我讲完时(直接讲到大法真象时),爆发热烈的掌声,令我自己都很感动。回到家,我流着泪替学生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多少众生得救了。从中我更加明白了师父所讲众生渴望得救的法理,更加明白了大法弟子所担负的巨大责任,更加坚定了我讲真象救众生的信心和决心。

讲真象也不是一帆风顺的。2002年暑假,因学生家长向“610”举报,学校领导找我谈话,说派出所受“610”指派到学校调查:有教师向学生讲“法轮功”真象。(学校领导知道我学大法,1999年打压时,没有将我上报,因我在学校各方面表现都很优秀。)派出所让学校先自己查,然后向他们汇报。没过几天,校长又找到我和我爱人,说:不得了,“610”的人在全市“处法”工作会议上,点我校的名,说我校有老师公然向学生讲“法轮功”的真象,让赶紧查清楚。校长决定赶快找学生调查,免得夜长梦多,“610”来查。又过几天,校长打电话给我爱人,说找了我所任4个班级的学生,调查结果,比想象的都好,学生都说我没讲过。(我知道这是学生明白真象一面的正确选择)。第二天学校领导让我写了个简单的说明,几个主要领导亲自到派出所办“回销”。事后听爱人说,学校领导到派出所写保证,保证我没有炼法轮功。

表面看这一难轻松而过,其实没有师父的保护,我是难逃此劫的。开始听到消息时,我爱人怨我、骂我,说XX党整得那么凶,搞株连法,你在家悄悄炼就行了,为什么在外面公开说。他说,对这件事,我又不敢去跑关系(整得太凶了)。我说,你不要管,我没事的。我心想:我救众生,我做的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师父会管我的。最后他跟我说,把你那些大法的书、资料赶快送回老家藏起来,害怕他们来抄家。并马上给我哥打电话,叫他第二天到我家来。当天晚上我做了一梦,先是到处藏书,后到处撒的都是米,后去爬一个悬崖,我想转一转从另外稍微平坦点的地方爬,一念告诉我,不能转,只能从悬崖处爬。我爬到半路时,一个大石头向我压来,我一伸左手把它推开了,继续爬,快到顶时,有两个人在上面拉我,我终于爬到顶了。事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我还在“迷”中,要正面面对,不能退缩,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通过这件事,我進一步明白,只要我们做得正,对大法、对师父的信仰金刚不动、坚如磐石,师父一定会为我们作主。正如师父在《师徒恩》中所写“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

在修炼路上,我还有很多做得不尽人意的地方,还有很多执著心未完全放下,只有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感恩师尊,合十。

望同修慈悲斧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