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净的心做最神圣的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我于1996年6月得法,因证实大法,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后被绑架到邪恶的劳教所,并非法加期至三年。我经历了酷刑和非人的迫害,摔倒了再爬起,最终还是坚定的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回来快两年了,一段时间以来,我时常想起曾与我关押在一起的一些同修,她们是善良的老人,没有多少文化,有的在家种地,特别纯朴善良。想起与她们相处的情景,我感到一种温暖。我不知为什么相识了那么多大法弟子,脑海中总浮现她们那纯朴的笑容,我觉得奇怪。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她们就象一面镜子,让我发现自己一颗一直隐藏着的执著心。我比她们“有文化、能写会算、能歌能舞、能言善道。”从小到大,耳朵里常听到人家说自己“好看,有气质,聪明有见解……”,到了劳教所,还会听到这样的话。这话有的来自狱警,有的来自同修。虽然听到这样的话时,我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打断别人的夸奖,说自己没什么。这不好意思是真的,不是做出来的,是觉得不大自在,样子当然是谦虚。可是当我一次次的想起那些纯朴善良的同修时,我忽然发现我对别人夸奖的话,外表谦虚,不知不觉心里是认可的。我也许是有点人夸的特长,这特长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发现这特长一直都让我长了一颗心——觉得自己比没这特长的人“强”,其实就是觉得自己“了不起”。这颗心藏的很隐蔽,被外表的谦虚掩盖。这颗心在当常人时就跟着我,到了修炼时,又让我觉得自己比有的同修“好”。而这颗心是多么的不好、肮脏。

在神的眼里,当一个人有这样的心在同修中时,本人觉得比别人“好”,在神的眼里看是这个人比别人不好。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是“真善忍”,而不是什么聪明、漂亮和才艺。这颗心象根刺儿,竖在人群中,扎别人也扎自己。带着一个不正的场,让人觉得刺眼不舒服。当有的同修表示出对自己的一种不舒服时,这颗心让我认为别人有妒嫉心,并鼓足勇气指出别人:“你是不是有妒嫉心?”还觉得自己挺为别人负责,而不去找找自己:为什么有人看你“不顺眼”?因为内心认为自己“了不起”,外表看起来就挺自信的。而这自信很多是建立在好听的夸奖上,所以就不愿听不好听的,一听到不好听的,就等于动摇了自信的“基础”,东摇西晃了,马上就要去保护这“基础”不受伤害,不累吗?所以这颗心扎别人也扎自己。而那些纯朴善良的同修,或许没有我的“特长”,但是她们有她们的特长,她们善良、忍耐、予人关怀、为人以善为本、踏踏实实。

当想起她们善良的笑容和关怀时,我感到阵阵温暖、愉悦。我这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师父在点化,师父费尽了苦心,师父多么慈悲!我之所以总想起她们,就是让我明白,我有一颗多么不好的心。不是我有“特长”比别人好,而是别人没有此心比我好。恍然大悟后,内心的震动、感动让我不由的流下了眼泪。我再去看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自居,也不要自己觉得和别人不一样。你们都是一个粒子,在我的眼里,谁都不比谁强,因为你们都是我同时捞起来的。(鼓掌)有的在这方面能力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得你自己怎么本事。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众笑,鼓掌)”现在再看这段法,觉得是在说自己,真的觉得很羞愧。

随着我的清醒,那不好的心随之土崩瓦解,身体也在发生大的变化,能感到不好的物质“唰唰”的去掉,心口、身体嗖嗖的往外冒凉气。我感到自己的心变得更善良踏实了,能听進哪怕激烈的言辞了,向内找、去执著、提高心性。过后觉得说我的人挺可爱,真的是在帮我提高心性,发自内心的充满谢意。

我想一直到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都要修好自己的心,用纯净的心讲真象、发正念,才是做最神圣的事。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