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净化身心 坚持信仰志不移


【明慧网2004年10月26日】我96年11月得法,当年64岁,得法前身体多病,一直在病魔中挣扎,我本人是医生,却解决不了自身的痛苦,生不如死,感到生命到了尽头,在无望之际,我有幸得法,我第一次读法时就非常投入,好像我一生都在寻找和等待的真理终于找到了,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人生的道理,一种亲切、感激、内疚、回归之情油然而生,止不住的泪水……

我整整读了大半夜,忘了时间、忘了病痛、一反往常不困不累,眼不胀,头不痛,比任何时候都精神,心静,腿坐时间长了,也感觉不到哪去了,不是老伴催我,我会一直读下去,快天亮时,一躺下就睡着了,大约睡了三、四个小时,好像一生中也没睡过这么香的觉,醒来眼睛清亮、头脑清晰、全身轻松,平时所有按摩的穴位疼痛消失了(找不到穴位了),下地走路双脚轻飘飘的,这一夜的突变,当时还意识不到是法的威力和神奇,只感到奇怪……

以后到点上去炼功学法,17天老花镜也摘掉了,一切病痛消失了,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同时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世间的一切看淡许多,家人为我的康复和改变而高兴,从而他们都渐渐的认识了大法,全家和睦、幸福,我深感大法的珍贵重于我的生命,得法之日就是我重生之时,大法在我心中的位置是无可替代的,我也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是为法而生,为法而来,要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不辜负师父的苦度和等待……

大法遭迫害至今风风雨雨,我没有动摇过,在师父的呵护下关关难难只是有惊无险,在最困难的时候,家人、亲朋好友也曾为我担心,我都明确的告诉他们:“在任何情况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修炼的路我要走到底!什么我都可以不要,但决不放弃大法!”在修炼的路上,我觉得越走越明白,越走越坚定,可我也觉得往往力不从心,表面上看,该学的、该做的好像面面俱到,可深想一下也往往都带有不同程度的自我因素和人的东西,挥之不去,心性提高很慢,比起那些了不起的同修们相差太远了,愧对师父,根本的原因是学法不深,达不到完全在理性上认识法,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诸多的毛病和不足需要努力。师父教诲我们:“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读《疾风劲草》》)此刻,我只想借这个机会向师父说我经常想到的几句话:“我幼年苦、少年愁、青壮累、老来忧,人生之苦何是头?!今朝得大法,心中无所求,只跟师父走,一路不回头。”我要继续往前走,大风大浪即将过去,有师有法,前面的路再难也没什么,我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完成伟大的使命,请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