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浠水县几位学员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

一、由于我正念足,恶警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2002年暑期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正准备睡觉,当地610和一名姓陈的警察闯入我家。这一伙人一進屋就开始非法抄家,从屋内到屋外,从书柜到衣柜,翻得个底朝天。被翻出了两份师父讲法和一份明慧资料。陈问:“这是谁给你的?”我说:“从门外拿進来的,难道你们家门口就没有发现过吗?”

这伙人要我随他们说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不说;他们说,我就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要我写揭批材料,我坚决不写。我想:坚决不配合邪恶,即使坐牢,也不让邪恶得逞。由于正念足,邪恶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2003年一个晚上,村治保主任拿着一张表要我填,他说:你炼法轮功会影响子女升学,只要你填这份表,与法轮功脱离关系就没有事了。我看也没看那份表,斩钉截铁的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填什么表呢?人各有命,人能左右我子女的命运吗?我知道村治保主任并不敌视大法,只是作为一种任务完成。于是我便向他讲真象,临走时他说:我本人不反对大法,今天的事只是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今年我县一次性解决民师问题,一部份退养,一部份民转公,一部份辞退。我考试合格,属民转公对象。8月16日镇派出所那位姓陈的警察要我写一份材料,校长出于人的观念同村委会联系伪造了一份说我早已没有修炼的材料,同时校长来我家对我说:你就写一份假材料,先过这一关再说。我说:我修炼大法没有错,我宁可放弃民转公,也不写违心的材料。

虽然我失去了工作,但是修炼大法的心却更加坚定了,我要在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

二、同修们的壮举壮观极了

我是九九年喜得大法,得法前病魔缠身,每年医药费超过了生活费。由于经常生病,不能劳动与家人关系总是处理不好,通过学法、炼功、修心奇迹出现了,久治不愈的病都好了,我知道这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可是好景不长,99年江氏的血腥迫害,由于受江魔头的毒害,家人怕受牵连迫害,我学法、炼功都受到家人严重干扰。我每次出去做证实法的事都是避开家人,有几次炎热的中午外面人少,我步行几十里也不觉热、累。有天中午租了一辆摩托,送发真象材料时被人发现,司机帮忙走脱,弯了二十多里路。

在99年我去北京由于怕心没有放下自我,只是旁观者,看到天安门广场上的警察无人性的毒打学员,那种暴力把我惊呆了,人民警察这样对待人民吗?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有的学员当时被打昏过去,那些邪恶的警察把学员一个个的往警车上拖,往车上撞。我看到了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同修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喊声响彻云霄,同修们的正法壮举壮观极了。我被自己的执著感到羞愧却无法走出一步。

三、在证实法的路上走向成熟

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是一个满身疾病的人,低血糖、胃病、严重的妇科病。96年我有幸得大法,身体神奇的变化,我感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人活得精神充实。

99年7月20日,广播电台、电视台、新闻报纸造谣诬陷大法、诬蔑师父。我们是大法的受益者,开始讲清真象。有一次,不法人员把我抓去拷问:是谁教炼的?有没有书和资料?我没有回答他们,只讲我身体是怎么炼好的。他们急了用脚踢我,我不能出卖同修和大法,请师父帮我加持,我要吓唬它们一下,不能承认这场迫害。不一会儿,我脸发白,昏倒在地。不法人员见了,怕麻烦,语气变了“婆婆没事吧?”我没有吱声,这一下他们乱作一团,便用车送我回去了。

我的女儿看我这样回家,便指着他们说:“我妈好好的到你们那儿,回来这样,你们才是真正的坏人,法轮功有什么不好,我妈学法身体好了,性格变好了,你们为什么要抓她。”恶警灰溜溜的走了。

有时干扰表现在家庭中,不让我出去讲真象,不让我出门做资料。首先我用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白天家务太多,晚上出去做,和同修到很远的农村、山庄,吃了不少苦,但心里不觉苦,因为我们是在做着最伟大的事,最神圣的事。没少遇到危险,但都因正念和师父慈悲,总是化险为夷。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做发放资料和粘贴事,带上几百份走到一个村庄做,忽然有人追了出来,我们就往山上跑,一边跑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帮忙,几个人追赶了很远也没追上。

在这五年中,我们就是这样摔摔打打在证实法的路上走向成熟,向世人耐心的、慈悲的讲着真象,救度那些被欺世谎言的众生,让世人明白大法美好。当然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在正法中坚信师父,坚修大法,从根本上去掉各种执著,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四、我默默发正念,对追赶来的人说: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原是一个满身疾病的人,靠药维持生活,真是度日如年。97年我有幸得大法,炼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遇,我真是感到幸福极了。99年7月20日江××在妒忌心驱使下,以莫须有的罪名镇压法轮功,邪恶的警察到处抓人。大法弟子为大法讨公道,纷纷上京讲实情。

在邪恶的打压下,一功友没有守住心性将我供出来了,我被抓,恶人打我、逼我撕大法书。在邪恶的威逼下,我给自己修炼的路抹了黑,回家后难过的心情无法言表,心中刻下深深的痛悔,我绝望,怕师父不再要我这个弟子。可是师父慈悲点化和鼓励我重新站起来。我一定要学好法,按照师父说的去做。

后来公安恶警和当地村干部开着车气势汹汹的两次来纠缠,要我写三书,又要照像片。孩子吓坏了,丈夫就劝我写了保证算了,我想起了第一次的教训,我决不配合它们,说丈夫为什么不能说一句公道话。村长见我这样,就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我想不能让他们骂,就手指着他们大声说;你们不要这样诽谤大法,我们的师父是教我们做好人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我满身的病都是因炼功炼好的,你们这样做是要遭受报应的,你们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

不法人员见我不妥协,就拿出准备好的东西要丈夫和孩子签字,被我夺过来扯了。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许邪恶抄走我的书和材料,家被翻得乱七八糟也没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

五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在正法的路上越走越成熟。每当我在证实法的过程中遇到危险时,总是有惊无险,化险为夷。有次冬天我身穿一件大棉衣塞得满满的真象资料出去,走走着一辆白色的警车突然开来,停在我的身边,我马上镇静的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不慌不忙的继续走着我的路,不一会儿车子就开走了。有时发真象资料到门边,有人从屋里出来大声问干什么的,我默默发正念,对追赶来的人说: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那人也就不追了。

有一次为了方便讲真象,就去农村卖袜子,当我把真象放進门缝里时,从里面出来个人,我叫卖着袜子,趁她买时,将资料捡回来,她说别捡了让我看看。我告诉她大法好,明白大法好得福报。有时和同修到很远的地方,回家时已是天亮了。

因为是开餐馆,就利用别人吃饭的机会讲,有时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讲,效果都比较好,丈夫怕连累有时会来阻挠,我就对丈夫说:你知道人的背景是什么吗,现在有的中国人不是一般的个人,都是有来历的,他们代表着一个天国,为了他们的众生得法来的,你阻挡一个人明白真象,你会犯下多大的罪呀。为了你自己和别人,你该积德,你的生命才会有美好的未来。以后在证实法中丈夫也会来讲几句,丈夫的改变真让人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