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如一日 天天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在2001年到2002年我们三位功友以发传单、贴标语、挂条幅的方式讲真象,2003年以来我在一功友带动下面对面讲真象。三年多来我风雨无阻,无年无节,无敏感日,每天晚上出去讲真象,从年初一到除夕,从严寒到酷暑。我在家中长期看着一个外孙,阶段性的两个,最困难的时期是除了两个不到三岁的孩子还有80多岁的老公公住在我家,同时娘家我的80多岁的母亲病重在农村,看病住院陪床,我这个老大一马当先,几天回家一次。我家四世同堂,9口人吃饭,我以大法修炼出来的超常身心承担着超负荷的家庭重担的同时,冲破重重束缚,克服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每天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学法、修心、炼功、发正念、讲真象。下面谈一下我面对面讲真象的一点情况。

7.20以后单位监管我。讲真象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单位的第一把手,书记兼经理。我想:讲真象不能避重就轻,哪里最困难就去哪里讲。我一進门,多年没见面的领导有点局促不安的说:“什么风把你吹来啦,有事吗?”我坦然祥和的说:“没有事求你,来看看你。”他放松下来说:“请坐。”还没等我开口,他夫人对我说:“你气色真好,比上班时还精神。”我说:“9年前我内退回家后多个单位聘用我,我很感激这些单位对我价值的认可,并给了我发挥自己专业的机会,结果我拼命的干,把自己累坏了,患上了肾病、脸肿、腿肿、全身无力、提着三个大头菜(白菜的一种,一个最多三斤多重)回不了家。炼了法轮功两个半月,50斤一袋的面粉我自己扛到4楼。”领导说:“听财务科说你炼法轮功这6年一分药钱没报销。”我说:“炼功前,我有一次住院费1万7千元还是开的支票呢。”“是,是,有这么回事。”他补充道。接着,我讲了大法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地区的洪传,可是在大陆却遭到了镇压迫害,遭到了“天安门自焚”的诬陷,10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10多万大法弟子承受了牢狱之灾,还有更多被单位监控,家庭看管等,“真善忍”被践踏,我们失去了信仰自由。当领导得知我看了一天孩子,晚上抓紧时间再给240斤体重的老公爹洗了澡,抽这点时间大热天来看望他时,他感慨的说:“我快退休了,到时候我一定跟你学炼法轮功。”我最后嘱咐他在如何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一定要摆好自己的位置,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他连说:“明白,谢谢。”

讲完了第一把手,接着所有的经理、副经理、正副中层、本科室领导、同事及其他能找到的职工,包括传达、保卫、后勤和打水的、扫地的、种花的临时工,我和功友一起都讲了。不少人说:“你们的资料我们看过,但不知道真假,这回见着您,法轮功还真了不起。”我的科长说:“你要早炼法轮功,上班时也就不愁眉苦脸了。”(上班时名利的追逐和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我总是个失败者。)“你看你这585元的月工资也就不难受了(象我这样的资历在机关、学校是2000多元)。”我说:“我退休后社会上给我长了50元,现在是600多元了。”科长苦笑了。我心里却怡然。同事说:“幸亏你炼了法轮功,否则最后两次分大房子该有的却不给你,你不得气的再长病住院啊。”我淡然一笑:“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我所拥有的岂是2000元的月工资和大房子所能比拟的!”

经过我们单位的几个法轮功学员天天不懈的讲真象后,曾迫害抓捕法轮功学员的纪委书记惭愧的说:“你们不恨我吗?……我要早知道早明白就好了(他现在病重住院了)。” 对我们登门拜访当初配合公安直接抓捕我们的保卫科人员,并给他们讲真象时,他们感到羞愧难当。我们的善良与包容和一切为他们好的苦心使他们感动。现在我们单位上上下下对法轮功拍手叫好,真象资料在班上争相传阅,有的还按时索要。

单位讲完了之后又讲老师、同学,从小学到大学。只要想讲师父就帮助,一个偶然的机会就能遇上一个同学并能获得其他同学的有关信息。一位初中同学,43年没见面了。约好时间去看他。我骑自行车一上路就遇大顶风骑不动。上学的学生都很艰难的骑着,有的干脆就推着车走。我在自行车上对风说:“风啊风啊,你是宇宙的一生命,你不该给我设阻力,你应助我行。因为我是去救度众生。”就这样我朗诵了两三遍,一下子没有阻力了,车子飞快的行驶着,旁边的人无不惊讶的看着我。十几里只用了20多分钟就到了,我的同学姗姗来迟,非常不解这么大的顶风我怎么到这的。

一晚上去一高中同学家,一出门就下雨,而且越来越大,我不一会就成了落汤鸡。一敲门我同学就说:“我们刚回来。”她每晚陪有病的丈夫出去散散步,若不是他们被雨赶回来,我还见不上呢。她一看我淋的那样,问我有啥要事,我说法轮功的事。开始她十分不解,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讲真象,她明白了。她说:“你怎么来的?”我说:“骑自行车。”她说:“好几年我晚上就不敢骑自行车了。”通向她家的小路坑坑洼洼,漆黑无人,雨后一片泥泞。

还有一同学我去他家,他邻居说他住儿子家去了,我赶到他儿子家,他儿子的邻居说他儿子已经搬迁了。我又赶到新居:一片新楼,没有传达室,砖瓦石头遍地,听路边的人说这是几个单位的宿舍楼。我按了一亮灯的门铃回答不是,又按了一楼还不是,我又走向远处一亮灯的楼按铃,突然有一个年轻人过来问我找谁,我说了同学儿子的名,他手指着远处一亮灯的楼说:“×单元×户。”我说:“你怎么这么清楚?”他说:“我们一个办公室。”谢谢师父帮助,我终于找到了。讲了一个晚上,从天安门自焚到善恶必报,恶人被起诉……最后告别时,同学说:“一進门半天没认出你来。”因为他们夫妇头发都已花白。刚出了楼,丈夫给我配备的小灵通响了,问我在哪?啊,又快夜11点了。

被聘时认识了一个刚从劳教所内退下来的人,听我讲了真象后说:“我接触过不少法轮功学员,我这回总算明白了。”我从无神论讲到有神论,从古希腊的苏格拉底、耶稣到中国的老子,……讲到洪传大法、使多少人身心受益的师父和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

去年冬天我去了一老师家讲真象。一進门老师差点没认出我来。我生病时他见过我,这六、七年没再见面。他惊讶的问:“你怎么治得这么好?”我说:“我炼了法轮功。”两个小时讲下来后,他的才六十多岁却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十分憔悴的妻子对我说,我老师刚从医院心肌梗塞抢救回来,她忍着腰椎盘突出的痛苦为丈夫陪床,二女婿因涉嫌本市的一大经济案现已拘留看守所半年,两岁多的外孙在她家雇了一保姆看着。听我讲了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后问我:“我跟你学炼法轮功行吗?”我说:“行。你真心炼吗?”她说:“真心。”我说:“你要不真心,大法的书不能随便给你。”她连说了三遍“真心”。第二天晚上我去送书、教功光盘。一進门她满脸笑容、神采奕奕。我还没坐定她就对我说:“神啦!神啦!”我问咋回事,她说昨晚我走后,她丈夫药也没吃,袜子没脱爬上床就睡过去了。她自己也忘了吃安眠药,一觉睡到大天亮。半年来她被与自己同单位出了事的二女婿搞得抬不起头来,一進这个宿舍大院就像進了坟地一样,可今天买菜回来她哼着小曲進的家。往日吃饭就谈怎么给女婿找律师上诉,可今天一天没想起这事。我说这一切的“神啦”都是因为她头天晚上连说三遍的“真心”。

一个月后、腊月二十六,老师的妻子来电话说,她放在门外的自行车筐里有一个法轮功的光盘,是否我去放的,因为她没在家。我说我马上过去。一進门我大吃一惊,以为走错了门:她头上出现了一半黑发,脸上光光,胖了,没有一点皱纹。刚刚炼了一个月的法轮功!她还说腊月二十三让保姆回去了,她自己打扫了这个大房子,洗了窗帘;我老师的病也稳定了,看着外孙高兴得像没病似的;女婿的案子因找不出罪证没再发展;大女儿因为一点矛盾半年多没回家了,年前带孩子来家住了一周,还给父母买了过年的新衣服。她说她每天读一讲《转法轮》,炼两次动功,打坐一小时,浑身轻松,真想去打打篮球(她年轻时喜欢打篮球)。年后我又去了一次,她说春节期间她开始讲真象。单位领导来看她,她向领导洪法,左邻右舍都来串门拜年,她一一讲了真象。她的女儿、女婿、所有亲戚朋友都从她这里看到了大法的美好,轮流看大法资料。我又教了她发正念,告诉她再多读《转法轮》,并给了她师父的讲法。她说她也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了……

还有一次,我与功友去我们单位下属厂的厂长家讲真象。厂长一开门见是我们就满脸不悦。我们硬是進了门,笑脸相迎。他站在進门处,也不让我们坐,问我们有什么要事,如没有,他明天去参加一个洽谈会要准备资料。我们不接话茬,慢慢就近处的餐椅不卑不亢的坐了下来。他开始发躁,不停的来回走动,喋喋不休的说他是一厂之主,职工的养家糊口是他的在肩重任,他关心的一是厂子的生产技术,二是销售盈利,除此之外不听免谈。我们祥和的注视着他,静静的发正念,铲除他背后操控他拒听真象的邪恶。他的目光在回避,反感情绪在减。接着五次停电,几分钟一次。他开始调侃的问是不是我们带的功断其电,因为别家都没断。我们微笑、无语、心静如水、稳坐如山,他无奈,靠厨房的门框倚着,离我们坐的餐桌旁较近。我示意功友继续发出强大正念,清除这空间的一切邪恶。我说:“厂长,我们知道您很忙,不多耽搁你的时间。您能用心听我们讲半小时甚至10分钟也可以。假如晚上你看不清行路的前方有一个下水道的盖被盗,我们该不该告诉您在哪里您要避开?”他连说:“应该,应该。”我又说:“一个人要没了身家性命,其它还有什么意义?!”他默然,目光温和开始专注。我们把法轮功的真象以最精炼的语言娓娓向他道来:不解、惊讶、思考、认可、相信、明白、歉意、内疚、致谢、感动、远送……又是一个得救者。

干部、知识分子、工人、农民、家庭妇女、老人、在校学生、临时工、卖菜的、开店的还有部队的我都讲过。多年不走动的亲戚、朋友买上礼物登门讲了,然后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同学的同学,有一点瓜葛的人我都找机会去讲,没有关系的人我照样找机会讲。自己的讲完了,又陪功友讲。也有开始拒绝的,我们大部分都以“精诚所至”最后“金石为开”,不仅收下了资料,还不断的道谢,送出老远。一辆旧自行车伴我走遍了我们市的东西南北,大街小巷,从华灯齐放的市区,到黑压压的破旧楼群。这其中有醒悟的,有得法的,还有迅速投入讲真象的,也有破口大骂的,一進门就下逐客令赶我们走的,还有冷嘲热讽羞辱我们的,大千世界,五花八门,形形色色。我们走过,难过,但从没停过。今天仍然在走着:我或漫步于街头巷尾,或促膝于花园、河边,或抱抱年轻妈妈怀里的宝宝,或逗逗爷爷奶奶身边的爱孙,或搀扶待产的孕妇,或帮助手提重物的行人,或与大学生讲几句外语,随机而行的接近有缘人,因人而宜的切入讲真象,救度一切可救度之人。要资料的嘱咐他珍惜,不要的也不浪费。每晚也许三个五个,也许一个两个,不管多少,我讲真象有点置身国外的感觉。

师父说:“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2003年元宵节讲法》)。

“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是天涯有缘人”,这是我昨晚讲了一对同龄知识分子情不自禁的结束语,也是现在我内心真切抒怀。

讲好真象源于扎扎实实的学好法。学法也要吃苦。由于家庭重担,老人孩子事很多,我一般在夜间学法。晚上7:30至10:00讲完真象后开始看书,12:30发完正念再睡。近几个月来改字到凌晨,再加上看师父讲法、交流材料,常通宵达旦。最近写文章更是不觉到天明。开始通宵后总是人为补觉,但醒后背法脑子发木,念好多遍背不下来。有一次补到七个小时的睡眠后,背法还是困,眼睁不开,脑子迷糊,不知不觉手里的书掉了,一瞌睡突然在梦中从一个高高山顶上一头摔了下来:“哎呀,我不能掉下去。”猛醒。不再人为补觉,不再困。师父领我们走的是神路,最可怕的不是外界的种种,而是我们确实难以根除的人心。我悟到:明明白白时不愿懈怠,那么只有发困、让你迷糊,不能明明白白时邪恶便有机可乘,便不能精進。《转法轮》开始背第三遍,静静的深夜,静静的心,静静的背,仿佛静静的聆听师父的谆谆教诲。

晨钟闹铃响了,又是一个通宵。不眠的灯光照见了底稿旁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不倦的眼前又浮现出我们学法小组的功友在“遍地开花”式的讲真象中动人的情景,尤其7.20以后不炼了的、似修非修的不仅闯过了道道魔关,近来勇猛的追上来讲真象,更是令人欣喜的一道壮丽风景线……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