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修炼者的一段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我1997年7月得法,有一对儿女,那时的体重不到90斤,还有3个瘤子,位于肺部上的那个直径约2.8公分,同时伴有严重心脏病,那时就是为了祛病而炼的法轮功

师父说:“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转法轮》)。每天早上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在这样的场的环境影响下,十几天的时间我的身体开始变化:黑眼圈没了,脾气也不暴躁了。因为外形的改观,我的夫、子、公婆、小姑、母亲、姐弟、弟媳,都先后得了法。

19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禁止炼功,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是宇宙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谁也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坚定的心。

从江××非法下令不让炼功后,一些人三天两头来我家骚扰。1999年7月22日相继来了三个单位的所谓“领导”,前者没走,紧接着片警焦光荣又来,他说:“把书交出来吧,国家都不让炼了。”

师父说:“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定论》)。于是我说:“书是我自己买的,为什么要交出来?我长病时没人过问,现在炼功得到一个好的身体,想做一个好人倒被管起来了,这个没走那个又来,我哪里犯着了?”把他气的大声说:“我这是执行任务,你没看穿着制服?”我说:“你这是私闯民宅,扰乱他人家庭生活。”没想到我话一出口,他们6、7个人都走了。

1999年10月16日我独自一人踏上進京上访之路,那时失去了和平的环境,学法也少,心性也差,在半路上被人截住,回来后被关押在街办“学习”。那时只知道上访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不知道怎么叫正法。有一天翟××(政法委书记)说我们师父敛财,还有很多很难听的话。心想我们是修炼的人,邪恶诽谤师父决不允许,我马上跟他说:“怎么叫敛财?我们师父一本《转法轮》190000字,想学就买,9元钱,不愿学没人强迫你买。×××的女儿写了她爸230000字,40元钱,硬性规定每个党员一本,……。”他一听无话可说扭头走了。

转眼到了2000年,5、6月份师父接连发表了几篇经文。师父在《心自明》中写道“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象。”我个人认识,随师正法不仅是用口说,而且在修炼中必须做到。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在学法中有师父的点化,我于7月19日再次踏上上京正法之路。22日早到广场和功友们打开横幅,被警察抓走拽上警车,拉到博物馆派出所。因不说地址,又被抓上车,40多功友被拉走了。坐在车上向外看去,大山小山崎岖不平,我心想:在修炼回家的路上也许是这样。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车停了,向外一看门口上写着“平谷监狱”。然后下车排队,一警察过来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我有好多不明白的总是想要找个明白人问问,这明白人没找着,不知为什么反而把我拉这来。他说:“只要你不炼‘法轮功’,你去哪都行,没人管你。”

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师父教我们怎么干好工作,管好孩子,孝敬老人,要与人为善,对国家和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难道做一个这样的人有罪吗?”他说:“我国是一党执政,他能叫你炼?你觉着好回家自己炼,我们也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这是工作。我告诉你,你不说地址对你自己没有好处,只能无限期地关在这里。”说完这些,我觉得该说的全说了,于是我说出地址,24日当地来人晚上接着往回返。10点多火车上空调失控,警察说:“真叫你害死了,去时差点热死,回来又差点冻死。”我指出:“不是我害你,害你的是××党。”

25日到本市接着被送進拘留所,里边接近30人,我和功友们切磋,我们都是好人,不应该被关在这里。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开创的”(《环境》),我们应该开创一个自己的环境。26日我们集体绝食。1天,2天,3天,第一天功友有的开始难受,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大法的威力和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第9天把关押的功友全部无条件的用车一一送回家。

2000年10月4日我又一次去京证实大法,坐在火车上想这次最多3天就回家,任何邪恶都挡不住我,结果在天津被截住了。“好坏出自一念之差”《转法轮》。5号被市公安车拉回,送到当地派出所,6日在师父的保护下从邪恶的派出所闯出来回家。

2000年10月25日晚8点多钟,3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前,有8个警察闯進我家院内,其中2个人進屋说让我去派出所。我丈夫说:“今天谁也别想把她带走。”这时看到一警察打手机,不一会儿所长又来了,進门就冲着我丈夫说:“某某,你再干涉连你一起抓。”就这样4辆警车11个人又强行把我抓到派出所某办公室,已晚上11点多了,所长说你已够条件劳教,做好思想准备,我心想你说了不算。

26日上午我又被送進派出所,这次是监视拘留没有时间,可以随时劳教,也可以随时回家。在拘留所里因我们炼功,又被关到6号禁闭室,没门没窗没铺没盖,但是我们有一颗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心。11月13日中午还没炼完功拘留所郑××(警察)叫我,当时我认为家里来人了,到接待室一看没人,他叫我坐下,我问他有什么事(此人作风不好)。他说:“你们不炼功行不行?”我说:“不行,你是人,我们也是人,你穿着棉袄棉裤,在屋里生着炉子还得关上门。可是把我们这些好人关在一个一无所有的屋里,如果不炼功没有慈悲的师父加持,我们会什么样?师父教我们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完全为了别人的人,可是你们在这里迫害好人,这是做着最大的坏事,如知错不改继续行恶,一定会遭报应的。”说完我走了,也许他的灵魂深处受到了触动。

下午3点多派出所来人叫我回家。

11月14日早上我丈夫问我,“你发现我变了没?”问得我莫名其妙。他说:“那天晚上,把你抓走后两个孩子都哭了,我说不用哭,爸爸给你们做饭吃,快睡觉吧,明天还得上学,孩子睡了,我想今晚来这么多人看来这次很严重,弄不好就劳教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一个男人,拖两个孩子这日子怎么过?越想心里越难受,一晚上也没睡。早上起来,看着满屋铮亮,下地一看屋门的玻璃上,一边四个大字,分别是‘宙宇浩瀚 大法永存’。”

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这时我儿子问:“爸爸你看着这些字几天了?”丈夫说头一天看到,儿子说他看着三天了,不过是四个字“大法永存”。我流着泪对他们说:“你们的痛苦和承受师父都在看着,师父为我们的修炼操尽了心,大法无所不能,你们永远记住师父的伟大。”

写到这里,我已经抑制不住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