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我是一名主管护理师,1996年8月得法,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发愿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

一、走出人来 危难之中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

99年7.20邪恶迫害开始,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面临着考验,无论从单位、社会到家庭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在痛苦与迷茫中渐渐的冷静下来,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自己的环境中维护着大法,证实着大法。

99年底,我们医院开始人员下岗,同事们都不愿意下岗,因为下岗就是失业。一个个提心吊胆都怕自己下岗,最后领导决定投票选举。但是我想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要按法的标准去做,遇事先考虑别人。我应该用我的行动证实法,维护法。于是我找到单位领导,谈了我的想法,主动提出下岗。事后单位同事们知道后都感动得哭了,临别时我告诉他们:因为修大法我才能这么做的,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2000年春节临近了,人们都在准备过新年了,可自己心情却越来越沉重,同修们被抓、被判刑,在监狱里受苦,师父被通缉,大法被诽谤,我怎么能在家安心过年呢。2月2日,我乘上了去北京的列车進京上访。2月3日早在火车上被恶警劫持回当地派出所,当天上午被非法关押進看守所,当时在看守所被关押着150多名大法弟子。

春节期间,我们邻监室的同修们因学法被恶警毒打并加戴刑具分送到各监室,我们监室过来一个被加戴脚镣的功友。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邪恶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来的,是针对法来的。同修向管教交涉:大法弟子是好人不是犯人,我们是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给大法弟子戴刑具是犯法的。要求摘除功友身上的刑具。管教向所里反映,不给解决。大家在一起切磋后决定绝食抗议,要求给功友摘除刑具。这是护法行为,在法上统一认识后,写成小纸条由刑事犯传给所有有大法弟子的监室,大家集体绝食。在绝食期间,有的刑事犯弄些软食,哭着劝让我们吃饭;有的管教辱骂我们绝食给他们找麻烦;还有的管教说:先吃饭,一定把大家的意见逐级向上反映,看守所不解决,他向市公安局、市委反映。我们监室的牢头站在冰冷潮湿的地上说她有肾炎怕着凉求大家吃饭。大多数功友没有被带动,集体绝食的第四天,把几个功友身上的刑具全部取下,体现出了整体的力量。

在看守所里不许炼功,因功友炼功管教砸监室的门,功友因炼功被骂越来越频繁。我们炼功没有错,大家纷纷给市610、市公安局写信反映真实情况,找看守所的管教、所长洪法、讲真象,要求无条件释放,一直没有答复。各个监室的功友以传纸条的方式互相切磋、在法上交流。大家决定集体绝食开创炼功环境。绝食的第三天邻室的功友因炼功被打,其他功友都去保护她,被管教都拖到走廊。其他监室的功友听到声音都呼吁声援功友,谴责恶警恶行。这件事情把整个看守所都惊动了,恶警过来制止大家的声援,他们手里拿着棍棒、电棍来打功友。当时我听到声音时,第一个奔到监室铁门的小窗口制止恶警恶行,我身后边也趴过来好几个功友,当恶警挥舞电棍正要戳到我脸上时,我本能的躲了一下,可是身后都是功友我一动不能动,怕心出来了,瞬间师父的法打到脑子里了“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一下子感到自己巨大无比,有无穷的力量。这时恶警停住了手,把门打开把我们拖出监室,有的功友被毒打、“开飞机”、有的被扣上手铐持续了四个多小时。市610、市公安局、看守所人员全部出动,最后大家异口同声还是一个“炼”。

管教无可奈何又把我们送回监室。当时我已不能走路,是被拖回监室的。当天晚上大家传纸条切磋沟通,第二天早上所有有大法弟子的监室统一时间早五点集体炼功。当时我和好多功友被迫害得已蹲不下,但是大家都悟到:我们是一个整体,站也要站在集体炼功的行列里。从那天开始,大家每天在不同的监室同一时间集体炼功。开创了炼功的环境,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整体的力量。

我在没有任何签字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了55天,家人被勒索了近4000元后释放。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家人怕我再次被抓不让学法炼功,看到家人承受那么大的痛苦,被人情带动下自己想:缓一缓吧,放弃是不可能的。有时背着家人学法炼功,过些天觉得不对劲。师父说:“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精進要旨》“环境”)我不能走出看守所又進家庭看守所,这样魔高兴。在法上认识后,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也没有干扰了。

2000年6月2日我因参加法会和另外两名同修被单位绑架到看守所。有的同修在这里已被非法关押了几个月了,在当时的环境下她们决定在看守所里坚修到底。看到这种情况,我和另一名功友与她们切磋交流:看守所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大法弟子走出来的目地是证实法、维护法,同时帮助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功友走出来,达到整体提高,而不是在看守所里修自己。后来大家集体绝食,功友陆续的都闯出了看守所。在绝食期间,恶警给我们加戴了手铐、脚镣。我们无怨无恨,善心对待周围的犯人、管教,并给他们讲真象,使有缘人明白了真象。在被非法关押了17天后,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期间有正义感的朋友和家人也在极力的营救我。

二、修出慈悲法中提升正念挽救一切众生

2001年春节期间,因传递资料的功友被绑架,我所在片区的大法资料中断,同修看不到明慧文章,没有救度众生的真象资料,我主动承担起了传递资料的工作。一次我乘公共汽车送资料时,我所在地派出所的几个包片民警都在车上,当时座位已满,我拿着两包资料,他们看到我上车,马上招呼我过去,还给我让了一个座位让我坐那,当时我犹豫了一下,心想:我挨着他坐下他们伸手一摸不就把资料暴露了吗?瞬间闪出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就坦然的挨着警察坐下。一次我坐出租车送真象小喇叭,当时全城戒严,车开到我们片附近检查站,被两个警察拦截,他们拉开车门上车就坐下,当时我只有一念:谁也看不到真象小喇叭。结果他们两个说顺路坐一段车。

在传递资料过程中多次有惊无险,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闯关。2002年元旦我们片建立了资料点,大法资料及时方便的传递给了功友,同时补充其他片的资料短缺。4、5月份,邪恶开始全市性的地毯式大搜捕,100多名功友被劫持,资料点的功友被绑架,在酷刑折磨下没有承受住,说出了我。邪恶开始抓捕我,我被迫流离失所。能联系上的功友有的被劫持,有的被通缉,自己有家不能回,也起了怕心。

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和其他协调人联系上了,大家及时切磋沟通,认识到整体被迫害是因为我们有漏,认为长春电视插播出现地毯式大搜捕,那么我们地区电视插播也同样会有大抓捕,有的功友还没有开始插播就躲起来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不在法上认识,正念不足。看了师父的《神路难》:“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我放下了人心,更坚定了正念,与同修配合和没走出来的功友在法上切磋交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协助周边外市县及时得到大法资料。并到周边市县开法会,与那里的同修交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比学比修找差距。随着资料需求量的增多,我们又建起了资料点。我们资料点有五名同修,负责本市区及周边五个市县一千多名功友的经文、明慧资料、真象资料的制作装订和真象光盘、条幅、不干胶的传递,我们及时顺利的把真象资料送到功友手中,大家保证每天有半天学法时间,大法工作相互配合默契。

2002年12月19日,因同修手机被监听定位,被公安跟踪,资料点暴露,资料点同修被绑架。我们被绑架到区公安分局。有的同修遭毒打,无论邪恶用何种手段,没有一个向邪恶妥协的。但是从全市整体上看,在我们资料点损失前后,全市主要协调人有二十多名被绑架。给全市及周边市县证实法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在看守所里自己冷静下来,学法向内找,和功友交流后看到了全市整体存在的问题:崇拜协调人,以协调人为榜样,不以法为师,法会开的过频,有协调人开就参加,同时助长了协调人的求名心,显示心;上下级的等级观念强;修炼流于形式,把发放真象资料的多少作为“修得好”的标准。从我们资料点整体损失来看,整个资料点工作量过重,有时忙得饭都吃不上,每天都在学法可是没有达到静心学法,潜在的干事心已经露出了苗头,这时资料点又来一位临时帮忙的功友,由于她对法的理解过于偏激,整体又受了影响。随着我们整体的漏洞越来越大,资料点遭到破坏,造成损失。我自身被迫害的主要原因是忙于大法工作,一段时间不能静心学法,干事心、急心起来了,当时有的功友还出现了男女之情,我的人心被带动,怨恨功友,没有善心,执著别人的执著,不向内找自己,不在法上,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邪恶钻了空子。

调整自己后明确了: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看守所不是我呆的地方。开始绝食,在非法拘留的第八天我被提外审,铐在铁椅子上,警察扬言一定要查出资料的来龙去脉,他们两个小时一换班搞车轮战不让我休息,想在我承受不住时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我一边发正念清理所有警察背后的邪恶及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一边本着善心给他们讲真象。讲我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情况,有缘的警察都明白了真象。有一班警察轮到晚班时他们打开铁椅子锁和铐在我手上的手铐和脚铐,让我从铁椅子上下来,让我坐在沙发上休息。该轮到下一班时他们也不换班还连续值班,他们担心下一班警察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等到下一班警察还是让我坐在沙发上休息。他们说:法轮功都是好人,不忍心铐我。接着是负责提外审警察的班,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讲真象,我给他讲了我在大法中修炼前后的变化,他说,他很佩服法轮功,真了不起!一天一夜我一点困意也没有,只想把这分分秒秒的时间利用好,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在我绝食第十五天时出现昏迷,脉搏血压零,但看守所、市公安局拒不放人,清醒过来后,自己静心学法。师父说:“如一个学生只要把学习学好就自然会上到大学去、执著于大学本身而学习不好是上不了大学的道理,一个修炼者有圆满的愿望没有错,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断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就会达到圆满的标准。”(《去掉最后的执著》)自己执著自我,要出去的心太强,人为的安排自己修炼的路。找到了执著放下了人心,2月18日,我被送到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被无条件释放。我们资料点的五名同修有四名同修先后闯出魔窟,汇入正法洪流。

回来后自己静心学法,调整自己,去掉怕心、求安逸心。在同修的鼓励下承担起没有协调人区域的协调工作,当时这个区域的大法工作处于瘫痪状态,有的片一段时间得不到明慧资料,有的片能得到很少的资料,也很不及时,同修们都很着急。在当时只有一个能正常运作的小型家庭资料点,工作量多,压力非常大,我就配合同修购买耗材,运送资料,分担同修的工作量。同时和其他区域的同修协调分担供给我们区域资料的资料量,风雨无阻的把大法资料传递到功友的手中,使资料渠道通畅运行,同修能及时得到大法资料。和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在法上认识,每个大法弟子都发挥自己的作用,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用各种形式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各片传递资料的同修定期或不定期的在一起学法,交流,在法上提高,出现问题及时沟通,自然形成了协调人。大家配合,相互补充,关心帮助那些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人,启发他们的善念,对大法正确认识,鼓励和帮助他们一同营救自己的亲人。掌握每片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情况,回来时就及时的把法送给同修。利用各种渠道把师父的新经文传到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手中,使他们能跟上正法進程。整体配合发正念,帮助那些邪悟的昔日同修回到正法的洪流中来。成立了学法小组,没走出来的同修参加小组学法,迅速提高,现在是全市学法小组遍地开花。

按照师父的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协调配合同修稳步的建立了各种形式的资料点。大型、小型资料点相互补充,小型资料点负责及时打印师父的新经文、明慧文章、有针对性的少量真象资料。大型资料点负责有普遍性、广泛性的大量真象资料的印制,每道工序分散,避免以前大资料点人员多,工作量大等不安全因素,省时省钱,减轻了小型资料点的压力,节省了同修的时间,现在资料点的特点是:人员少,工作量少,同修都来参加真象资料的制作程序,人人都是资料点的一部分,而又是无形的大资料点,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同时建立真象光盘刻录点,不干胶,图片,条幅等的制作点。和周边市县同修取得联系,交流切磋,在法上认识,配合他们组建资料点,在他们需要援助时提供所需设备、电脑技术、经验,还不能独立运作的及时给予补充大法资料,不分区域形成一个整体。

在正法修炼中同修之间也出现过摩擦,意见分歧。一次同修因为真象资料反响很大,有的同修说我象领导,这里这么忙也不过来帮忙,有的说就是协调的问题。我听了这话很是委屈、冤枉,真象内容是同修选的,大家定的,不是我一个人定的。每个人路不同,都在走自己的路,从人这层看,我接触的人较多,经常出入资料点也不太合适,事情又多,面面俱到我也做不到,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领导,我和别人一样,也是修炼中的人,我也有我要修去的东西。我找到同修谈了我的想法,那个同修严厉的指责我,我有点动心。师父说:“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想起师父的法,自己冷静下来。静心学法向内找,我愿意听好听的,听到不好听的就难受,维护自己的名,从根上说是固守一个“私”。整体各个项目中哪部分需要我,那就是我应该去做的,而真正的参与是增添一份正念,形成正念之场,师父说:“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找到不足,去掉人心,放下自我,遇到任何事情都以法为大,把法放在首位,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同修相互配合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