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再一次把我从死神手中救了回来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98年,刚刚二十几岁的我,在病痛的折磨下,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看看幼小的女儿,渐渐年迈的双亲,骨瘦如柴的丈夫,痛不欲生,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凄凉,一个个为什么,一万个不解,却又无可奈何。

98年10月份,邻居来告诉我炼法轮功好。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走入炼功场。大法的神奇一下子展现在我的眼前,一片红光罩在炼功场上,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时常可见。修炼仅仅一个多月,走路一身轻,不但满身的顽疾不治而愈,而且对人生的不解,对争名夺利的怨恨,都在学法中化解。从此我学法、炼功,勇猛精進。

可就在我受益无限的时候,99年7月20日,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也想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却在重压下没能迈出这一步,失去了一次次机缘。2000年,外地同修来证实大法,我带着很强的怕心也跟着做,却不能理性的来对待。2001年的时候,身边的同修,有的被抓被打。在强烈的怕心指使下,我走了弯路。疾病再一次回到我的身上,而且都是无药可救的神经疾病。2002年,在病痛的折磨中,再加上得不到师父的经文,我又一次面临死亡的召唤。心里却念念不忘师父和大法,梦中常常哭醒,遥望异乡,心底呼喊,师父哇,只有您能救得了我呀,弟子真的回家无望了吗?

终于在2003年3月份,偶遇两位不曾相识的大法弟子,他们给了我师父的经文《北美巡回讲法》和《预》。看后,一时间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泪如泉涌,师父没有放弃我,师父还要我,可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大法的事,我还能行吗?心中存有千般疑虑,可我再也不愿放弃大法,通读《转法轮》,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我身上展现,无药可救的各种神经性疾病全部消失,我又回到了大法中,师父再一次把我从死神手中救了回来,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讲真象,发正念,炼功,学法。刚开始讲真象的时候,不知从何做起,当我看到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写道:“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我倍受鼓舞,我再也不能犹豫不前了,奋起直追,积极配合同修讲真象,发资料,帮助同修精進正悟,也带着女儿学法炼功。别人发资料都在晚上,我就在白天做,因为在我心中,大法是光明的,是堂堂正正的。我尽量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虽然有时也有怕心,可我坚定正念,求师父加持,虚心接受同修意见。大面积的做资料,容易引起恶警的注意,所以我建议小量的、零星的、不定期的做,效果比较好。有时看到一些老同修不精進,就想放弃,可在同修的帮助下,认识到了自己的惰性和私心,师父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作为一个弟子,这一点小小的挫折算什么,坚定正念。就这样,在我和同修的帮助下使更多的老同修又回到了正法中来。在摔摔打打中逐渐使自己成熟起来,现在讲真象很快很自然切入主题。刚开始发正念时总象任务一样去完成,没有认识到正念的作用,魔难很大,对全盘否定旧势力认识不上去,出现了很大的病业表现。2004年,从外地回来一位同修,大家在一起学法、切磋、悟道,终于能从法上认识,并以很强的正念清除迫害,发表严正声明,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很快从魔难中走出来。

2004年7月份,因为我们收到师父经文很慢,要10天、半个月、甚至1个月才能看到,所以跟不上正法進程,所以决定我们自己办资料点,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我家建立了资料点,同修能够及时的看到经文和《明慧周刊》。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正念帮助,我会按照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要求去做,倍加努力的走好今后的正法之路,“修得执著无一漏”,不忘来时大愿,做好“三件事”。

谢谢同修,愿共同精進,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