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抵制迫害、不断精進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我1998年3月份得法。没得法前,我身患十多种病,38岁时左边手脚麻木,洗衣做饭都困难,心肺病、气管炎、胃炎直接威胁着我的生命,常年吃药,身上常年带着救心丸,因心肺病一发作就休克。那时的我真是生不如死。

98年3月,有一种莫明奇妙的力量,我总想去找给我介绍过法轮功的那个功友,跟她学炼功(当时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第一次炼功,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远远的站在最后边,看着别人咋炼自己也比划着炼。嘿,谁知竟然出现了奇迹!四套功法没炼完,我二十多年的鼻炎一下子竟然通气了,多年的胸闷疼轻松不疼了,上下通畅。更神奇的是当天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亲身受益的我发自内心地相信师父,相信大法。随后在我们单位就成立了炼功点。星期天就开始在我家放师父的讲法带,当晚炼完功我刚躺床上,就看到师父微笑着推开房门進了房间,当时我激动的马上坐起来,说了声:师父您来了。(实际是看到了另外空间师父的法身。)从那以后,师父时时呵护我,我多年久治不愈的疾病全部消失。我真正的感受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

99年7月20日,江××出于个人妒忌私自下令非法镇压法轮功。我们县也非法抓捕法轮功,我也是其中被非法抓捕的一个,同时恶警还把我弄成主要人物对待,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威胁我说:你是主要人物,先拿500元钱,不然就拘留你。家人一听只要给钱就放人,不由分说赶快送去500元。我回家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这么好的高德大法不让学,我想我得凭着我的亲身受益去上边说个公道话。

2000年6月份我踏上了去北京的证实大法之路。谁知到北京更不叫好人说话,不由分说就给拉往驻京办,后由当地公安接回非法关押在当地迫害,在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天,恶警向我家人勒索7千元后,才由家人把我接回。

2000年11月份,恶警再次非法将我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之徒。我自从得法,在大法中受益非浅,是师父挽救了我,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伟大的师尊从地狱里把我捞起来的,我不放弃修炼。恶警没办法只好叫我回去,说什么以后让我等他们通知。

2001年2月份,恶警协同610又一次将我绑架至洗脑班。恶警说我是上次的“留级生”(不转化),这次把我关進拘留所洗脑。这次,灭绝人性的恶警把我们县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都绑架至拘留所洗脑班進行长期迫害。用最邪恶的办法拿钱去郑州十八里河找来犹大康春花、黄建英等,她们一伙四人来散布邪悟的谬论。自她们来后,对坚定的大法学员利用酷刑折磨,不许我们见面、强制转化。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悟性差,还带很多执著,一时头脑不清醒,所有的学员都受骗了。

8月份洗脑班解散了,我们回到家看了师父的新经文“建议”,心里真是痛悔不已,头脑顿时清醒,我这不是自己毁了自己吗?更谈不上是师父的弟子了。想到这,我和同修切磋应马上发表严正声明。

2001年9月份我拿着声明去找公安局政保科610头目讲真象,郑重告诉他们:我要继续学法炼功,并且一修到底。第二天一大早恶警非法抄了我的家,没经任何的法律程序非法判我劳教两年。在绑架我们(三人)去劳教所的路上,我们一路发正念,并给他们讲真象。当时我就抱着一颗心,要告诉被劳教所所谓“转化”的同修:“转化”是错误的,必须要有清醒的头脑,以法为师,用正念冲破邪恶迫害。到劳教所,我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回到县城,恶警又把我们关入小号继续迫害。刚过完年,恶警找来犹大杨友新和另一个邪悟的来迫害我们。我与同修交流,认为这次犹大来正好是给他们讲真象的好机会,也是近距离发正念清除他们空间场邪恶因素的好机会。通过我们讲真象、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使预期一个星期的洗脑,仅两天就草草收场,两犹大灰溜溜的走了。恶警再也没招可使了,只好让我们回家了。这次我们都是正念闯出的。

2003年4月份,我和同修一起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恶警再次非法抄家(从99年7.20已抄4次)。这次因师父呵护,提前点化,我已离家出走。我不在家,恶警就三番五次干扰家人。在外边,我通过学法和外地同修交流,看到了我有很多很多没修好的地方,与同修差距很大。

2003年12月底,我回本县证实法,讲真象,因有强大的执著和显示心,在和同修学法交流时被恶人举报,恶警把我们全部非法抓捕。这对于我们县救度众生是最大的损失。在看守所我们坚决不配合邪恶,在号内讲真象,所有的犯人都明白了真象,原来对我们非常狠的警察也都明白了真象,转变了态度,支持我们炼功。

在看守所我们被迫害近两个月时,我们整体交流:必须用正念闯出,外边还有很多众生都期盼我们去救度。那几天我的脑子里不断出现《转法轮》中讲的“好坏出自一念”。想到师父的教诲,就求师父加持,坚决用正念闯出。第二天中午我看见馍就恶心,喝水就吐。我马上悟到应该利用这种方式出去,就这样一连十几天滴水不進,恶警只好让我回了家。我又重新走入证实法、讲真象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