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父亲坚定正念 清除干扰


【明慧网2004年8月15日】我讲一讲父亲在旧势力黑手的干扰中死里逃生的经历。父亲是97年得法的,以前患胸膜炎、阑尾炎术后粘连,干不了重活,每年春天都要注射一个来月的青霉素;得法后,父亲的病都好了。自1999年7.20以后,父亲怕心一直很重,一直正念不足,没有认清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因此那些“老病”时常干扰他。

近段时间父亲身体变得不好,连续几天不想吃东西,十来天没喝一口水。7月25日,我们姐妹几个和爱人(都是大法弟子)看到父亲不想吃饭,身体明显消瘦,状态不对,就决定都到父亲家,在法理上帮帮他;再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帮他清理干扰他身体的黑手烂鬼。当天晚上,父亲疼得拍胸呻吟,翻来覆去的一宿没合眼。

第二天,我们去与他一起学新经文,交流自己对法的理解,并发正念。到晚上发正念时,妹夫看到父亲在另外空间被一片黑色的物质拉着衣服往后拖,衣服被拉得很长,父亲哈着腰往前挣,我们发出的正念化掉了那黑色物质,这一夜父亲没有那么疼了。

第三天,我们学法、发正念,感觉很好。晚上发正念时,妹夫看到父亲穿红袍在一个山下站着,脚下是一片很浓的黑雾,身后一个和他身体一般粗的白色功柱直通天顶。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我们发出的功化掉了。

第四天上午,父亲开始吃什么吐什么,还拉肚,吐出的东西里还带很多血,喝進一点东西马上往外吐,我们发正念清,他马上又拉。这些天父亲一直没吃什么东西,身体虚头晕,坐一会就得躺着,又连拉带吐,而且胸闷张口喘气很费力,让人感觉父亲快不行了。他自己说脑袋里空空的,我们给他念法,他似乎没精力听,听不進去。晚上来了邻居(常人),父亲与邻居说了一些类似遗言的话,说孩子们都成家无牵挂,又说前些天梦到了死去的好朋友等等。邻居和父亲都哭了。等邻居走后,我们问他是否清醒,他说:“刚才怎么胡说了呢!”我们悟到,这是父亲头脑空白,让邪恶又钻了空子,让常人感觉病成这样也不去医院。这时我们的心里很着急,心里也没了底,因为父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内心深处有了老人该走了的人的观念,如果他真的正念不强,放不下人的观念,就很可能被邪恶的黑手拖走。我们再次问父亲,是上医院看病还是学法(我们姐妹五个中有一对夫妇是常人),父亲的心一直很坚定,这样我们只有请慈悲的师父加持。于是我们和母亲一起轮班发正念,帮父亲清理另外空间的黑手。发正念中妹夫看到父亲在一个通天到地的鲜花屏障前打坐,屏障左前方有一片瀑布落下,父亲是透明的白色身体,身下象是莲花,在水里一样的银色。这给我们增加了信心。

不发正念的人和父亲在法理上交流,学习经文,帮父亲加强正念,认清法理,认清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去掉怕心。父亲终于认识到了这几年天天看书,却悟不到法理,因为学法不专心,法没有学進去;长期处于磨难中,别人说什么都听不進去,觉得自己书看得多,什么都明白。由于父亲一直是半开着修的,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也使他忘记了师父一再告诫我们的:修炼的人,遇到问题一定要找自己。父亲从1997年得法,从开天目到玄关设位,到三花聚顶,每一步都是看着修过来的。1999年7.20后因我们上北京上访被关進教养院,家庭负担和法理上的不悟,使父亲一直没有坚定的正信,放不下人的观念,走不出来,没有跟上正法進程。

当父亲真正认识到自己人的观念没放下,怕心使他正念不足,被邪恶钻空子的时候,他不疼了,也不拉不吐了。第二天邻居又来看他,先是一惊,怎么一夜间老头就精神了,而且面色红润,真是奇迹。

我们又学了一天法,帮父亲加强正念。发正念中,妹夫又看到了翻滚的大水大浪过后,一条大船载着满船人往前走,一只青蛙在一块大礁石上拦路,我们发正念它就化掉了,船靠对岸,大法弟子们都整齐的排着队,两人一队的向空中走去……

通过这件事,我们亲身体验了帮助父亲战胜邪魔,生死一念间的全过程,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父亲说“这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再次的生命。”父亲决心做好三件事,为了完成自己的誓愿,努力去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不辜负众生的期盼,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