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市610洗脑班暴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8日】2004年4月,山东招远市610洗脑班由原来玲珑镇老政府院内,迁往玲珑镇台上村南岭南金矿的一座楼上,还是原来的那一帮乌合之众:一是代表××党的女魔头宋书琴,其因血腥、恐怖迫害法轮功学员,升了个市委610恐怖办公室的副头目,还兼任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主任”即“洗脑班”的头儿,还有玲珑政府一个30多岁的陈姓男子,也挺邪;再就是4个叛徒:刘玉久、刘振才、刘翠花(女)、孙彦芹(女)。

这帮乌合之众还在洗脑班兴风作浪,还在干着破坏大法、迫害修心向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的勾当,还在软硬兼施以各种方式“转化”法轮功学员。宋书琴的犯罪手段与过去相同:精神肉体双重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连续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材料,逼迫写不修炼保证,逼迫放弃真、善、忍信仰。刘玉久因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博得主子的欢心,被重新安排了工作,其主子因离不开它,又将其唤回去了;以林涛为首的4个恶警,专门在这里听宋书琴使唤当打手。

4-5月份,招远市齐山镇、毕郭镇、夏甸镇、蚕庄镇、城区等法轮功学员连续被绑架到洗脑班,宋书琴和洗脑班的几个人渣对学员们毒打、扇耳光、不让睡觉、坐铁椅子等酷刑。蚕庄镇某村一对母子眼都看不见,修大法后能看见了,还能看书了,一直坚持修炼,被本村恶人举报落入宋书琴魔掌,这母子俩坚定修炼,说:不让炼还让我们瞎啊?宋书琴又发淫威,唆使人渣打这对母子,宋在一边喊着口号:“眼瞎,就打他的眼。”

宋书琴从2001年起已养成“打人为乐”的习惯,患上了“虐待狂”症:自己不打时指使人渣打,自己动手时一般是白天不打、晚上打,人多不打、背后打,乡下学员使劲打。现在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学员,入了这个黑窝至少关一个月,再敲诈300元生活费,不转化就送烟台洗脑班、送劳教所。5月份以来,已有2人被送烟台洗脑班强制“转化”。

随着揭露江氏犯罪集团和对洗脑班的曝光,招远洗脑班已是臭名昭著,洗脑班恶人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甚至连它们的亲人也被瞧不起。2003年10月以来,首恶江泽民因镇压大法被国外起诉,各级恶人、恶警被起诉被曝光,邪恶的镇压已是力不从心了,在这样大气候下,据说招远洗脑班对法轮功酷刑轻了,罚款少了,这可不是这帮人渣变善了,改过了,是江氏集团气数将尽,它们蹦跶不起来了。曾几何时,为了“肉体上消灭法轮功”,老虎凳、死人床、电刑、吊铐、拖打、毒针、扒衣服冻、熬鹰,近20种酷刑每天在洗脑班被重复上演了好几年;为“经济上搞垮”法轮功,明里暗里敲诈被抓学员,动辄3千2千,被勒索四、五千的也不少,甚至呆上几天也敲诈上千元,而这些钱概无收据凭证,最终落入宋书琴之流和610甚至司法系统其他人的腰包。就这种从骨子里往外坏的家伙只要在洗脑班黑窝里干勾当,就是在迫害法轮功,不论它是酷刑还是伪善,或装出一副可怜诉苦相、无可奈何相、关心体贴相,都是在侵犯人权,触犯《刑法》在犯罪。

它们中如果谁真的有点良心发现,就立即主动离开这黑窝并想办法赎罪,否则,无论玩什么手法,放什么烟幕,找什么理由,只要在这黑窝里迷惑、欺骗学员、用各种邪恶招数迫害学员神志不清、思维混乱而达到“转化”目地,就是用软刀子杀人,是更恶毒的招数,与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一样。不久的将来,它都得承担责任。

这几天有的乡镇和单位正在设法完成市610刘书举布置的绑架法轮功指标,私闯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招远市610、公安、洗脑班紧跟江氏流氓集团镇压部署,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对大法、对修炼群众、对社会犯罪。

市委610转化班之罪恶,通过上文和去年冬天我们在真象传单一、二中的揭露,大家已有所了解。大家也知道了洗脑班“转化”出的几个怪胎——走入黑道的叛徒,心灵扭曲、不知羞耻,更疯狂的迫害自己曾信仰过的大法和曾经朝夕相处的法轮功学员。99年7.20以前和镇压的初期,他们曾经做过好人,为大法上访过,被邪恶残酷迫害过,不幸由于贪生怕死,被“转化”疯了,不但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还走向反面,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无恶不作,被转化成了五毒俱全的人渣。他们堕落到今天这一步,是江氏流氓集团的罪恶,更是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市委610的罪恶。

作为一个人,退一万步说,即使你在巨难中不能承受了、妥协了、不修了,这是你的自由,但你仍应做一个守法公民,怎么能丧尽天良、毫无人性的去酷刑“转化”别人呢?这是人干的事吗?不管是为钱、为色、为其它,都是人所不齿的。而江氏流氓集团及其帮凶正看中了这些人渣,越坏越用,越坏越“香”,把好人都“转化”成坏人,这样就可以浑水摸鱼,怎么坏也没人能识别了。这就是“转化”的本质吧!

请看这几个已被市委610洗脑转化成人渣的近况。

1、玲珑镇鲁格庄村刘玉久,原在供销社上班,被宋书琴洗脑“转化”后当了叛徒,在宋手下当“帮教”打手3年多,打、骂、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因刘玉久卖命迫害法轮功,博得主子欢心,作为奖赏,安排他回原单位上班。干了不到两个月,因洗脑班离不开这恶棍,又被宋书芹唤回去。刘玉久暗自高兴,认为得到了重用。刘玉久的老婆叫张淑芹,全力支持刘玉久行凶作恶,有人劝她别让刘以害人为业,她却说:“多亏刘玉久在那儿挣钱”。这次刘玉久又去行恶,他老婆不无得意的说:“哪里轻松上哪里干,哪里挣钱多上哪里干。”

2、玲珑镇鲁格庄娘家冯家婆家的刘翠花也在宋书琴手下当“帮教”打手,丈夫叫冯金庆,大女儿都20多岁了。这女人对当叛徒的勾当很满足,认为找到了挣钱的门路。3年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好几位亲戚劝她放弃这肮脏活儿,她就是舍不得这碗“血饭”。一亲戚讥讽地说:行啊,一个月挣那么多钱,还有福利,在家上哪去挣?

3、玲珑镇鲁格庄婆家姚格庄娘家的孙彦芹已当了3年多叛徒,这女人长得象夜叉,狠劲超夜叉,40多岁了,大孩子都到了结婚年龄,她还在洗脑班闹桃色丑闻。她男人叫刘国欣,公公叫刘玉亮,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管不了她。家中亲戚劝她别在洗脑班吃“血饭”,她不听,她父亲说:“她干这缺德事,早晚得遭恶报。”她在洗脑班与男叛徒乱搞男女关系。

4、叛徒刘振才是张星镇栾家河人。近50岁,无业。被“转化”洗脑后跟着宋书琴干了3年多,专门打骂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坏得一点人性都没有:闹离婚、举报亲属、不管家人、以洗脑班为家。家人、亲朋多次劝他离开黑窝,停止作恶,他都不听。他父亲卧病在床,叫他回家侍候他不干。家人无法,答应每月凑600元钱给他,补上洗脑班挣的“工资”,他还是不回家,难道真是对江氏流氓集团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为其卖命吗?非也,原来是当叛徒遇到个臭味相投的,他与女叛徒孙彦芹在洗脑班里淫乱。宋书琴们以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为诱饵,拴住这些无耻的狗男女在黑窝里作恶。就“转化”到这样,连人都不是了,还被江氏流氓集团当成宝贝捧着、养着、利用着,邪恶可见一斑。

刘振才的家人、亲朋有正义感,全力阻止他再进黑窝迫害法轮功和干其它丢人现眼的丑事,在家人巨大的压力下,据说刘已回老家栾家河村,但能否就此洗手不再作恶,我们看他的行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