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来我证实法、讲真象的历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这个地方我是人生地不熟,以前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有个依靠本地区同修的心理。可是我想到了要为这一地区众生负责、为了资料点的安全负责的时候,心里的压力感到减轻了一些。我反复的在心里念着自己的名字:你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要以法为师,保证资料点的安全,更好的为正法做贡献哪!
——本文作者

* * * * * * * * *

(一)我把自己当做一个辅导员要求

7.20以后,因为我坚定的修炼大法,工厂把我给开除了。为了维持生活,我下乡去理发,理发的技术是自学的。我经常给爸妈、亲朋好友理发,就会了这门理发技术,但是没有受过专门的培训。

开始理发的时候,理发技术一般,一天也理不了几个头。我到了有些村子,有的老百姓就提到炼法轮功的事情,说他们村有多少人炼法轮功的。我一听挺好,我打听了同修的名字后,就去串门。就这样我和周围地区的同修建立了联系。我送材料时,就选择一家都炼功、家庭环境好的人家送,和其他的人尽量不联系。有什么问题,就由这家同修去解决,希望他们起到辅导员的协调作用,把周围的同修协调好。在送材料这个环节上,我体会到送材料的人,在心性上要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做事要以法为大。送材料的人可以起到这一地区的协调作用和辅导员的作用。对这一地区大法学员的整体升华、救度众生的作用是有很大影响的。所以从资料点到送材料的人到地方,送材料的人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对送材料的人的选择,一定要选好。

我坚持每天学法,在送材料的路上不忘发正念。天黑的时候,在回家的路上往电线杆上喷真象标语、挂条幅、送传单,随机而做。有时喷在电线杆上的红色真象标语,被邪恶之徒用红色喷漆喷模糊了,我再用白色喷漆喷上;有时看到贴在两面的真象标语,被撕掉了,我就把自行车靠在水泥电线杆上,脚踩着自行车后座,爬到水泥电线杆的中间,把两面贴的标语贴上去,不让邪恶之徒撕着。发正念时加持它保持的时间长。

在这五年里,我在城乡之间做真象时,一栋楼我是進一个门,下次再去那些前一次没有去的楼门,我们这个地区楼房多、集中,有的时候邪恶之徒蹲坑在暗处,如果每一栋楼每个楼门的走,容易被邪恶之徒钻空子。在农村做真象时,由于我经常出入,一个村子有几个出入口了如指掌,有时感到周围不对头,马上离开。我的个人经验是采取双保险的方法,首先先发正念,除了发正念还要保证平时的学法、炼功,给自己和别的同修都增加正的力量,排除自己平时头脑中的不好思想。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中不能脱节,缺哪一件都容易出问题。

我们周围的农村比较多,有的时候我约两个同修在同一个晚上,成三角形的方向,向外做。我们每个人做7个村子左右,一个晚上我们三个人能做二十个村庄左右。第二天早上我们这一地区公路和村庄到处是条幅和标语,给人的感觉就象有千军万马的人在讲真象,实际就我们三个。是啊,大法弟子一心为了别人好,以一当十,以一当百。

有时我通知我们这一地区的同修,同一天晚上大家都出来做真象。有一时期供给我们资料的资料点被邪恶之徒破坏了几个,我们这一地区只能得到别的地区传过来的一少部分传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等不靠,我约了两个同修,自己制作条幅,自己写传单,在传单的后面贴上两面胶。我们是交叉着做,一点也没有影响救度本地区的众生。公路两边的电线杆或者是墙上,到处是揭露江××恶行和法轮大法好的标语。

我不是辅导员,也不是负责人,可是我内心把自己当做负责人和辅导员,为了自己的使命,我尽最大能力去救度周围的百姓,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助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那些邪悟的人,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协调和协助辅导员把这一地区证实法、讲真象的事情做好。师尊讲:“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我告诉你们,所以作为负责人来讲,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鼓掌)哪个学员和你好了你们就在一起,谁不听你的了你就排斥他,这不行,我这个师父不要这样的负责人。”(《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以上虽然是师尊对负责人的要求,我们大法弟子也可以把自己当做负责人来要求,用负责人和辅导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帮助本地区的负责人协调好本地区的事情。

(二)在资料点的日子里

由于邪恶迫害,我正念闯出来后,来到了某一地区的资料点。这个资料点设备多、人多,都是男同修。为了安全着想,大家化整为零,都分了出去,给我留了一台激光打印机。

分出来后,我的内心多少有点压力,这个地方我是人生地不熟,以前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有个依靠本地区同修的心理。可是我想到了要为这一地区众生负责、为了资料点的安全负责的时候,心里的压力感到减轻了一些。我反复的在心里念着自己的名字:你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要以法为师,保证资料点的安全,更好的为正法做贡献哪!

由于我的心是站在证实法、讲真象的基点上,在行动上也就自然的严格要求自己。早上6点以前炼静功,6点以后学法一讲,晚上9点以后炼站桩。在复印完资料以后的其它时间学经文。在发正念上,我是从早6点到晚8点每个整点都发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间场和干扰资料点的一切邪恶因素,手上的工作再忙,也要等到整点发完正念再做。在印真象资料的时候,如果是印几个小时真象,我就是立掌发几个小时正念,时间长了立掌的手挺不住的时候,我就把手放下来,小声的念正法口诀。我自己觉得这种做法,还能清除另外空间干扰复印机的邪恶因素,能使复印机更好的复印,扫除故障。

在我来到这个地区资料点的半年多以后,跟我经常接触的其中两位资料点同修在一天晚上同时被当地的警察抓捕。

对这两个资料点被破坏的原因分析:

一、间隔问题:

我发现这个地区的资料点的同修之间,有时遇到问题时不圆容,各执己见,用人的想法看待同修、看待问题,意见不统一,没有以法为大。如果问题达到了一定程度,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资料点就相当一个司令部,如果司令部中的几个人互相意见不统一,怎么能协调全军哪?资料点内部的同修,以及资料点与资料点之间的同修,要达到粒子与粒子之间、粒子团与粒子团之间的互相协调、圆容、互相补充,形成整体的力量,才是坚不可摧的。因此,资料点中同修的间隔问题是被破坏的原因之一。

二、男女私情:

介绍我来资料点的这名男同修在追着另一个资料点的女同修,想要成个家。虽然没有过格的行为,我认为也是不应该的。资料点是个很神圣的地方,如果在资料点的同修有男女私情,容易被旧势力找到破坏的借口,男女私情是资料点被破坏的主要原因之一,已有的教训是沉痛的。

三、对同修要加良性信息:

介绍我来资料点的同修在被抓之前,这一地区的公安局发出通知,举报抓着这名大法弟子给多少多少钱,在这个时候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应该否定它,不承认它。可是有一些同修,认为他目标大,和他接触不安全。如果大家对某个同修产生不好的想法,就会加强不好的因素,因为大家的思想也是一个场。另一个资料点为了安全搬了家,租的房子距离这位同修住的地方也就50米左右。在这两个资料点同一天晚上被破坏后,这两个资料点的同修才知道互相之间距离这么近。

通过这些教训,我认为,从大的方面讲,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保护好我们的资料点,那是救度众生、抑制邪恶的保障;从小的方面讲,当邪恶之徒要迫害我们的同修时,我们不应该正念支持、全力去保护他吗?

四、资料点的同修自身修炼是安全的保障:

我流离失所来到这一地区时,就看到这一地区资料点下来的通知,在某一时间清除干扰这一地区资料点的邪恶因素。这个通知我认为非常好,有这一地区整体的加持,每个资料点的同修在发正念时,也清除干扰资料点的邪恶因素。为什么后来被破坏呢?我认为有自身的因素造成的。应该是大家发正念加持资料点,资料点的同修按照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去做,自身无漏,做事想到整体,才是资料点的真正安全。在这两个资料点被破坏之前,这两个资料点的同修经常和我们接触,可我们这个资料点没有出现问题。

我们这个资料点的同修在保证学法炼功的基础上,从早6点到晚8点基本上是每个整点都发正念;而且在每次印资料时,我基本上是印几小时,就发几个小时正念;同修之间真正形成一个粒子团,互相之间没有间隔,互相圆容。当对方有什么问题时,我们都是互相善意的指出并帮助对方分析,找出执著心所在;当双方发生矛盾时,过后我们都能跳出来站在法上看问题。双方都能够宽容对方再找自己,决不允许邪恶因素钻空子。

有一次我做梦,在梦中我正在印资料,有几个人把我们住的房间,第一道门和第二道门开开了,進了房间,我当时在梦中就一惊,这几个人怎么進来的?醒来后,我多次发正念否定这个梦,在平时不管自己思想反映出来的或者眼前的,还有梦中的,只要是不利于资料点或我个人和别的同修,就全部否定它。我有时出门办事、买纸走路、坐车都在发正念。总之,我们之间谁出门办事,我们都互相发正念加持。

我们有时看到同修给的钱,有一元、两元、五元、有时还有五角的,我们的内心很不好受,我看到这一地区的大法弟子在自发自愿的解决真象资料的资金方面,真是尽力了!我每月回家一次,家里给我拿300元钱,所以在生活上我们都是用自己的钱,不动大家给的印资料的钱。在男女之情方面,我们这个资料点的同修之间心都是很纯正的,从各方面都没有邪恶因素迫害我们的借口,所以我们这个资料点一直安全。

另外,真象标语是救度众生的,也是镇邪的。有时我带上红色喷漆,在法院和公安局的楼的周围喷真象标语,有时也在这一地区周围做。越是邪恶的地方都有邪恶的场,真象标语或条幅能起到消除邪恶场的作用,邪恶之徒抹掉了,我还去喷。我到某一个地方,看到这一地区大法弟子总做真象,喷在电线杆上真象标语2-3年没有人抹。因为这一地区有抹真象标语遭恶报的,以后没有人动真象标语。

后来,我离开了资料点。在这五年里,从在地方做大量的真象到送材料,协调我们本地区的事情,到资料点工作的大半年里,我体会到资料点的同修很不容易。遍地开花的方式,既安全,也能减轻他们的压力。

最后用师尊的一段话共勉:

“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