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沐浴在法光中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

敬爱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今天能参加全体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我非常激动。尽管目前在中国大陆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还不能象海外同修那样坐在明亮的礼堂里亲耳聆听师尊讲法,用心倾听同修们正法修炼的心声,而只能通过网络交流于笔墨之中。但这对于从未参加过法会的我已是无比激动与震撼,我为自己能够在正法接近尾声的今天还能参加这么大的圣会而感动。这种神圣感促使我将自己几年的修炼经历整理出来,做为我交给师尊的一次修炼汇报。

我是来自辽宁的大法弟子,1997年有幸得法,至此我便走上了一条光明的修炼之路。7年来修炼路上的风风雨雨,使我从一个对宇宙奥秘充满着好奇的稚童,渐渐的成为了一名深入法理修炼的实修者。这过程有过瞬间渗透法理的豁达,也有过因执著心不放而摔小跟头的疼痛。然而我就是这样一步步的在法理上走向了成熟。

记得16岁那年的夏天,中考日趋临近之时,一切都处于白热化。在现代人类道德素质的下滑及名利的驱使下,教育这个文化的殿堂也早被世俗的风气所污染,同学们除了紧张的复习外,有“能力”的也开始悄悄的拉关系,走上了后门。我还像以往那样,做完功课有时间就多学法,让自己不被周围的环境所带动。但是往往现实这种环境有时起着一定的感染作用,时不时的勾你的心。看着同学整日奔忙于复印部(缩印考试资料,考场上备用),身边的同学又总对我说:“xx,现在无论学习好坏,考场上大家都抄袭,你不这样,光凭真实成绩,根本考不上重点高中。”老师也找到我,劝我说:“以你平时的成绩,考上重点是有希望的,但考场上也得灵活点,别死停停的,要不你会吃亏的。”

面对这些名利上的诱惑,一时间我有些心动了,思想激烈的斗争着。一个我说:“考场上稍微灵活点,没什么大错,这可是关键时刻啊”。另一个我说:“不行,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那样做。”因为这,有几天我总是定不下神来。可能是师父看到我这颗心了吧,突然有一天,一位很久不到我家的老年功友把师父新发表的经文《和时间的对话》送到了我家(那时我还没去过炼功点)。当我仔细阅读这篇经文,看到“神:我看不能当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实他只能是人。师:(自语)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神:其实能在新的世界里当上人也是不错的了,比起宇宙中被历史淘汰的无数高层生命来说,已是无比幸运了。师:我还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观的破坏人类的物质清理干净时,再看一看怎么样,再下决定。他们毕竟是来得法的。”我的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那是发自本性对师父如此慈悲的感激。当时我就斩钉截铁的对母亲说:“妈,我决定了,不管别人怎样,我一定要凭真实成绩考试,如果考不上重点,我就到普通高中读书。”

母亲一向都尊重我的意见,也支持我。瞬间,我感到无比的轻松,那一刻真的是放下了执著心,心中仅有的就是我决不能辜负师父,一定要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以后的日子,我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心如止水,就是静心的复习功课。而其他同学,此时却心乱得很,本来会的题也不会了,那一刻我看到了常人与修炼人的差距。最终我以平静的心态上了考场,凭着扎实的学习功底考上了重点高中。

事情虽然已过去了,但那段往事仍记忆犹新,它让我真正体悟到了师父所讲的“我们这一法门是直指人心,不是从物质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什么。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这种物质利益当中去磨炼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你这颗心能够放得下,你就什么都能放得下,在物质利益上叫你放,你当然就能放得下。你的心放不下,你什么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炼的目地是修那颗心。”(《转法轮》)

正当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断的努力精進时,99年邪恶从天而降,一场疯狂的迫害就这样开始了。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镇压,我没有盲从的听信电视的舆论宣传,而是冷静的分析了大法到底好不好。那时步入修炼才两年,但我的身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在法理上升华时感受到的美好,更是常人所体悟不到的。在当时我就是凭着这些,告诉自己,不要相信电视,这部大法是正的,你一定要坚定的修下去。所以无论后来电视广播怎么宣传,也没能动了我的心。然而那时的我对正法修炼的认识还是比较肤浅,所以并未向大多数同修那样在7.20前后毅然走上天安门维护大法,而仅仅停留在个人的实修及小范围的讲清真象(口讲)。

2000年的夏天,随着师父经文的一篇篇发表,我对正法修炼的认识逐渐深刻起来,再加上看到各地学员的被迫害情况,那种维护法、证实法,大法弟子应大面积的讲清真象的意识日益强烈。很快我认识了一位同修,稳定的资料及经文的来源有了着落。那年的国庆节,是我第一次发资料。虽然发之前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怕,你是在做最正的事情,有师父保护,可心里仍然非常紧张。走在黑黑的胡同里,我迅速的将事先叠好的传单,抛到了人家院里,望着家家闪亮的灯火,我发现声音太大,并感觉这样的发放方法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便又改将材料轻轻的从大门底下推到人家院里。一张、两张、三张……。就这样我忐忑不安的发了大约50多份材料。回到家中,松了一口气,才感到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酸痛酸痛的,而同我一起去的中年同修就没有这样的感觉。找找自己,就是心理害怕,紧张过度造成的。于是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去掉这颗怕心。

打那以后,做真象的次数便多了起来,但那时做真象的认识仅停留在让世人明白真象,不要误解大法,给大法一个清白,并没认识到讲真象更深一层的意义。当我看完师父的《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后,我从心底感受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责任是如此的重大,原来庞大天体的众生都等着我们去救度,否则这些生命都将被淘汰。

此时,看着我身边的同学仍然对大法误解很深,我着急了。怎么办呢?对,把资料发到校园里。主意打定后,我让母亲在我的外衣里边缝了一个大大的兜子,装满材料,在晚自习下课期间,将校园内的学生车库的自行车筐里都放上了传单,然后满意的回去上课了。以后只要有机会,我就将大法资料暗暗的放到学生们能看到的地方,或夹在学校周围书店的学习书中,或放到班级的窗台上。同时又采取邮信的方式,针对不同的同学、老师写不同的信,然后夹上大法传单,邮给他们。在班上,有时我也会以第三者的角度讲真象,讲述修炼大法给人带来的美好,并举例说明。部分同学能从正面接受,但也有的同学受电视误导太深,总是反驳我。我想这也与我的心态有关,因为我争斗心比较强,常人时说话就总不饶人,所以讲真象时看到对方攻击大法的时候,心立即就沸腾起来了,尽管知道应控制自己的情绪,可还是与同学争的面红耳赤,企图说服他们,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没达到应有的好效果。 由此我认识到个人修炼这块是很重要的,只有扎扎实实的修炼,不折不扣的同化大法,修去人心,才能真正的站在法上处理问题,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否则就是常人在做事。令我欣慰的是,在我不断的向周围人讲真象中,和我非常要好的一些同学不但明白了,还能从正面洪扬大法。如果有同学说些对大法不好的话,她们都能站出来制止。看到这些,我发自心底的感动,她们不但得救了,她们还会成为下一批的修炼人。

平时的节假日或重大日子里,我会经常与同修们一起出来挂条幅、贴不干胶,这其中有一件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它让我深深的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尤其在正法时期,邪恶疯狂干扰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应在法上,出现问题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按师父的要求做,邪恶就会自灭。

那是2002年2月4日,我和同修定好了时间,在半夜两点要将街里的主道挂上条幅,迎接辽宁大法日。路上,一不小心,我一脚踩空,当时就把脚脖子扭了,紧接着就是一阵阵剧痛。同修过来问我严不严重?当时脑中反映出《转法轮》里的话:好坏出自一念。同时又想到不能因为我耽误了讲真象的大事,所以不假思索的说:“没事,继续走吧!”说着,我试着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脚腕,真的没事,于是我们继续找地方挂条幅。找好地方后,同修打算将条幅往高出抛,这样条幅可以借着下面的重物自然垂下来,但抛了几次也没抛上去。我说:来,让我试试。我试着向空中跃起,往上跳。未料,条幅没抛上去,脚却又重重的扭了一下。这回,无论我怎么试着活动,脚都不听使唤了,当时只感到疼痛难忍,整条腿一点不敢使劲,脚尖也不敢触地,稍微碰一下地,仿佛过电一样。无奈,等同修将条幅挂上后,我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回了家。

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我已睡不着觉了,我开始找脚扭的问题所在。回想一下这个晚上整个挂条幅的过程,觉得自己的心态一直很好,因为我懂得做真象时一定要保持着平静、纯净的心态,并且同修集体去做,一定要相互配合好,所以自始至终我都在全力的去配合同修,发现同去的大同修之间语言上有点冲击,我还以公正、平和的语气去调和,别让邪恶钻空子,干扰我们做真象。想来想去,怎么也没找到自身的问题,心想可能是干扰吧。然后就求师父帮助,让我的脚快快好,因为第三天是学校期末考试。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试着活动活动脚,仍不敢动。此时我的心不稳了,我要上学呀,脚不好怎么办呢?

这时人的观念也上来了,想用人的办法使其快好,让母亲给我揉揉吧,结果越揉越疼。母亲是又心疼又着急,想起一位同修常人时会捋筋,便让其帮忙。现在想想,那时同修也没站在法上,出于热心,她也着急,便把她家的一个祖传秘方告诉了我们。就是把大葱和红糖放在一起捣,然后捂在受伤部位,声称见效快,百治百灵。尽管那股味很难闻,但出于着急,我还是让母亲给我如实照办了。结果一上午过去了,脚痛不但没好,原来不痛的地方也开始痛了。此时有些闹心,心想:算了,豁出去了,不管它了,不用人的方法治了,愿意什么时候好就什么时候好,于是便把脚上的包裹拿了下去。下午,一个人静静的躺着,到底是自己什么执著心造成的呢?如果说开始脚被扭伤是邪恶干扰的话,那么现在脚迟迟不好又是为什么呢?大法弟子做最正的事不应该有这种现象发生。想想自己之所以着急脚好,是为了快些上学参加考试,因为如果不参加考试,新学期开学时就要参加补考,因此我急也没什么错呀?可是现在……我陷入了深思中,仍未找到原因。

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反映出了我那隐蔽很深的执著的心:“名”。执著告诉我,不能参加考试,就要补考,而只有学习差的学生、平时表现不好的学生才补考,并且补考是全年级的学生在一起考试,那么别的同学或老师看到我也补考,但又不清楚我补考的原因,会怎么想我呢?会不会把我当成差等生来看待?那样多让人瞧不起?这一系列隐蔽很深的执著心纷纷的跳了出来。那一刻,我内心震了一下,是的,我这颗求名的心很强,但它也非常隐蔽,而我又从未真正的去认识它。作为修炼人,名利情都是修炼人要放下的东西,而我却如此执著?为什么那么在乎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为什么怕别人误会自己?你行得正,你怕什么?我不断的给自己提问题。名,一切都是这个名在起作用。瞬间,我觉得豁然开朗,内心无比轻松,仿佛从一个枷锁里跳了出来。我静静的告诉自己,放下一切心,顺其自然,不要再让后天观念掩埋自己,把自己交给师父。

就这样我的心平静了下来,不再多想,或看师父的讲法或温习我的功课,这一晚上我睡得很香。第二天清早,当我从被窝中爬起准备起床时,什么也没想,无意中活动了一下脚,竟然没有痛的感觉,当时我的心就激动起来,我试着又动了一下,呀,不疼了,真的不疼了,而且能随意活动了。立即下地走路,没有异样的感觉,可以正常走路了。我让父母过来看,他们也非常高兴,大法太神奇了,昨天脚肿得还像馒头,今天竟然完全好了。我好激动好激动,觉得师父太慈悲了,师父就看着我的心呢,当我真能放下执著的时候,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美好,邪恶也不敢再抓着我的执著進行干扰了。

五年来助师正法的日子里,我成熟了很多,深深的感受到了正法弟子肩负的责任是多么重大。当我不精進时,我就会想到师父为大法弟子的承受,想到我世界的众生正期盼着我赶快救他们,想到狱中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着非人的迫害,我怎能如此安逸,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每每这时,心中便又升起了正念。我常会告诉自己,你一定要做好,决不能因为你对人世间的迷恋,而导致你世界众生的覆灭,那样你就太对不起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了!更对不起师父对你的慈悲苦度!

今天我有幸把修炼以来的一些感受写了出来,在此感谢师尊赐给大陆大法弟子这么好的一次表达自己内心,谱写证实大法历史的机会。我真心的希望仍然迷于世间不知珍惜正法修炼机缘的同修们,不要再沉湎于这世间短暂的浮华了,赶快跟上来,正如“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退休再炼——《精進要旨》)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