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自己 证实大法二三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在亲属同修的整体配合下,通过一次小型家庭宴会,使丈夫真正了解了我们发放真象资料的目地:这样做不是跟政府作对,而是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同时我们也认真听取他的意见:要理智、智慧,以此化解他的忧虑。……事情看起来很小,但通过这件事,在家开创了有利宽松的正法修炼环境,这对后来丈夫走入大法中、善待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以及利用有利的工作条件,做出许多保护大法弟子和世人的事,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本文作者
* * * * * * * * *

首先,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好谢恩!向各位同修致以崇高敬意!

看到明慧网发表的“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后,觉得自己与那些可歌可泣的大法弟子相比,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做得不够好,没啥可写的,不想写。可是读了吉林市大法弟子“天清”对此的体会,听着身边同修的不断提醒,看到大家都在认真、积极写,方觉得在正法的最后阶段,以这种特殊方式举行的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盛会,非同寻常,其意义深远而重大。因此,正念破除自己的思想障碍,拿起神笔,写出自己正法修炼历程中有代表性的二三事,与大家共勉。

1999年7月20日以后,大法弟子由个人修炼全面转向正法修炼。我是1997年5月得法的。由于得法时间短,加上当时自身处于极其痛苦的消业状态,面对1999年7月20日的疯狂迫害,处于一种思考和徘徊的迷茫状态。2001年1月看到邪恶在天安门广场上演的“圆满自焚”丑戏,我非常震惊。以法为师,我清醒的认识到了江氏流氓集团的险恶用心,这促使我再次义无反顾的走入了正法修炼的洪流中。

一、点滴做起 去掉怕心

1999年4月25日和7月20日,我地有许多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由于自己心性未到位等多种原因,我失去了進京上访的机缘。在当时邪恶欺天大谎和疯狂迫害的严峻形势下,明慧网发表了《严肃的教诲》一文,听从师父严肃而又慈悲的教诲,又有许多同修走出来维护大法,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但有些同修做事心切,被邪恶钻了空子,损失很大。

这一切对我产生了很大的震动,我想不能再等、再靠了,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和身边同修一道,从一点一滴做起,开始邮真相信和散发真相资料。由戴手套(怕检验出手印)少量的写信、邮信,发展到大量的发放真相资料;由只向自己亲人讲清真相,发展到以各种身份、多种方式向朋友、同事讲清真相。自己能从常人的各种思想观念和障碍的束缚中走出来,走到今天,点点滴滴都离不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离不开同修之间的配合,这一切无不凝聚着师尊的慈悲苦度。

二、正法修炼 不瞒家人

我们是三口之家,女儿和我修炼,丈夫没修炼。丈夫看到自己父母和其他亲人通过学大法身心受益的事实,知道大法好,所以也不反对我们修大法。丈夫在机关工作,是个本分人,江氏流氓邪恶迫害初始,害怕出事,总叮嘱我们:大法好就在家炼,千万别跟别人讲,你看上访回来的,都登名上册,拘留、判劳教的。当时他认为:有几个得好了?错误的把邪恶迫害带来的灾祸和大法好不好连在了一起。

为了不引起丈夫的注意和过多的担心,我没有将自己与同修一起发真相资料的事儿告诉他,亲人同修也都赞成先别告诉他为好。就这样,持续了一年多时间。

我总觉得不是回事,老这样偷偷摸摸的,没有做到堂堂正正。一天晚上,贴完真相小标语回来,一看丈夫提前回来了。丈夫随口问我干啥去了。当时如果搪塞一下也能过去,但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能总瞒着家人,应该坦然的把真相告诉他。听了我的真话,丈夫受不了了,很生气,跟我大吵了半宿,说我这样做家里将永无宁日可言,并说长痛不如短痛,要通知我娘家人,准备与我离婚。

当时我边发正念边说:离婚是你提出来的,但我不同意;如果你真的要离我也没办法,请不要惊动任何人。

他让我保证以后不再去发真相资料了,我没有答应。当时,我看看师父的法像,师父正看着我笑呢!这更坚定了我的正念。丈夫一看不行,就“绝食”二天,也就是说不吃我做的饭。

我一看这样僵持下去也不行,因为丈夫这样做,毕竟也是为我好,所以我就和亲人同修切磋。大家一致认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能回避,我们一同发正念,并由我向我丈夫讲清真相。

在亲属同修的整体配合下,通过一次小型家庭宴会,使丈夫真正了解了我们发放真相资料的目地:这样做不是跟政府作对,而是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同时我们也认真听取他的意见:要理智、智慧,以此化解他的忧虑。为了让丈夫见证一下我做的如何,就请他陪同发了两次真相资料。过程中让他认识到了我做事时很理智、很智慧,比他想得还周到。从此,丈夫才放心的让我单独做。
事情看起来很小,但通过这件事,在家开创了有利宽松的正法修炼环境,这对后来丈夫走入大法中、善待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以及利用有利的工作条件,做出许多保护大法弟子和世人的事,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三、拒绝回扣 证实大法

现在中国大陆执法机关腐败现象相当严重,由个人腐败发展到团伙腐败。
我在行政执法机关工作,办事过程中,遇到金钱贿赂的时候,我都婉言拒绝。但那段时间内从未提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没能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在大陆,江氏流氓对法轮功的迫害让人喘不过气来,当时单位领导也不知道我修炼。在我这儿行不通,就到别的工作人员那儿,一贿赂绿灯就亮,畅通无阻。弄得行贿的人反倒觉得我胆子小、死心眼,从此很少再有人找我办违法的事。这样更好,活得踏实。

不过在常人中修炼也不容易。记得2001年,办事的人直接找到有关领导“通”,领导发话让办,我和身边的同事谁能说不办,不便拒绝,只好给办。方便门一开,就有下一次,一次接一次,还有好处费。领导认为这是为下属着想,让大家多挣点外快。因为中国大陆工资不高,靠一些不正当手段来增加个人收入。我实在受不了,这哪是修炼者所为?推托不办,不要好处费,领导和同事会对自己产生戒心,造成隔阂,進而怨恨你;要吧,违背大法的要求。因此,我坦荡的向同事说明自己是炼功人,这样做不符合大法标准,想让同事找个托词不给办。可同事根本不想说,弄得我很烦恼。

回家后,与亲属同修切磋,大家悟到:应该堂堂正正的向有关领导言明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并正面讲清法轮功真相。我也觉得应该走出自己,進入他人之中,证实大法的美好。

一天,时机成熟,我准备给领导讲清真相,可天气阴沉沉的,跟我作对,给人以非常压抑的感觉。当时想打退堂鼓,可又一想: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于是,我边发正念,边向领导的办公室走去,恰好办公室没其他人。

我随手关上门,先和领导说了几句有关工作中的事。接着便切入正题,阐明了自己在法轮功未遭迫害前就开始了修炼,身心受益很大,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中不能收不义之财。只有这样,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
最后领导说: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着想,其实我自己也不想这样干。临别,领导还关切的叮嘱我:炼法轮功的事可千万别跟他人说,现在的人到关键时刻,什么事儿都干得出!!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行贿的事。真应了师父所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在正法修炼的洪流中,自己犹如沧海一粟。平凡的点滴正念正行,让我真切的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伟大,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在正法修炼中,无论在任何环境下,只有坚信师父,心中装着法,正念正行,放下人心,理智、智慧的救度众生,才能走好走正,不辱使命。

今天是中秋佳节,阖家团圆的日子,我坚信大法弟子与师父相聚团圆的日子也不会远了。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