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走向神的路上精進(二)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我们的生命经过了千年万载的轮回,是为了此时得法,并在正法的修炼中走向圆满,离开人间。一个完全同化于法中的神也许从来不会想到做什么事会积多大功德想得到什么的心。一切都是他的责任和使命,说白了,应该是大法给那一层次的主和王开创的能力和智慧的表现而已。”

——本文作者

* * * * * * * * *

(接前文)

(三)心性在做资料过程中升华

江泽民、罗干一伙推出的“天安门自焚案”,使大陆百姓受害极深。在我回到当地后不久,同修找我商量要买一台速印机印资料,我爽快的答应了。就这样我和邻居大婶一起从一点儿不会学起,一点一点的把速印机的性能与结构都掌握了。那时平均一天能出几千张8开纸。当时出来做真象的人很多,即使这个速度(我们地区还有丝网印刷作为补充)还不够用。而且有时还供给外县一些,所以不得不起早贪黑的做。

由于太忙、心里压力非常大,更重要的是学法、炼功跟不上,致使自己的心性状态处于很大的波动状态。当心性稳定、真心的发自慈悲的救度众生的心去做资料时,就会发现资料印的又清晰又整齐;而当心性不好、心烦意乱之时,印出来的资料是又模糊又乱很不像样子。后来总结一下经验就是:一切全凭着这颗心去做,哪管只做一份,也是发自内心去做的。如果只为完成任务或不情愿的去做,那就是常人做好事,也起不到应有的救度世人的作用和效果,还容易劳民伤财。

这个用速印机建的资料点运行了半年左右,甚至在阴历腊月二十九还在运转。无数份的资料就这样通过同修的手送到了世人的手中,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世人的观念,使其明白了真象。

当揭露邪恶真象的传单到处都是,这下可吓坏了当地的“610”和政保科。再加上做资料的同修在做资料时智慧不够,或者可能也是学法方面的不足和整体配合有些上不去而造成的状态不够好,从而有一些常出来做的同修被抓、被判重刑(当然我们的不足决不是邪恶迫害的借口!但是我们一定要通过这些教训找一找自己的不足从而真正彻底的否定这场迫害。)

面对这些隔长不短的干扰,我在不断的反思着自己。师父讲过:“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致大法山东辅导站》)当看到自己那很多的和常人差不多少的心态甚至连心性好一点的常人都比不上时,自己着实吓了一大跳。象妒嫉心、争斗心、逆反心和自以为是的心等等。就这样自己不断的反思自己、挖出那些变异观念的根,有时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就向明慧网投了一些小稿件。在反思自己的过程中,就是“强迫”的排除一切干扰的学法。多学法、学好法、炼好功。渐渐的,自己的心就变得慈悲了,做事多为别人考虑了,真正能把“证实大法”当作一个生命的职责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了完成工作一样、又不情愿的“做事心”了。

(四)摆正个人证实法与整体配合之间的关系,全面无漏的反迫害

在本地区,由于讲真象的大法弟子不断的被抓被判重刑,使同修们做真象的积极性受到很大的冲击(其实这是不对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不应受外界环境所左右),资料的需要量也就不那么大了。我就做了一些协调方面的事。在协调方面有时很顺利,有时由于同修间的看法不同而出现一些说三道四的矛盾。每当这时我都在从新思考着生命的意义和使命。

在日记中,我写道:我们的生命经过了千年万载的轮回,是为了此时得法,并在正法的修炼中走向圆满,离开人间。一个完全同化于法中的神也许从来不会想到做什么事会积多大功德想得到什么的心。一切都是他的责任和使命,说白了,应该是大法给那一层次的主和王开创的能力和智慧的表现而已。每个大觉者都有自己证悟的法理,虽然都源出于大法的但又各不相同。生命从外表的肤色、穿着和威德的表现方式及本源物质上的差别极大,所以什么事不会想的一样、做的一样。每个觉者都在自己所在的境界中“主掌天地”,是法的力量使一切生命溶为一个整体。每个觉者在洪观上看是更大范围宇宙或大穹的一个微小的粒子、一个微小的部分,而在微观中看不就是一个完整的宇宙或大穹了吗?!

那么反观我们这些还有人心仍在世间修炼的大法弟子来说,为什么总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哪?像我有时当自己提出什么想法别人不同意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就不太舒服。这种想法对吗?难道自己证悟的是最全面、最智慧了吗?!更何况自己的想法有时掺杂着很多的观念和不纯的因素。师曾有云:“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再去执著》)“大法弟子怎么对待发生争论的事情?是用正念来对待吗?特别是发生意见强烈冲突的时候,要看自己,自己的心站在哪里,是百分之百站在法上吗?你坚持己见的起点在哪里,一定要看这个思想根本。”(《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另外我个人觉得,是师父慈悲与我们才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伟大的称号。小小的我们有什么资格去选择怎样修炼怎样去执著哪?!做到才是“真修”呀!

后来我就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只要觉得对证实大法、讲真象有利,那么就主动去做。由于种种的机缘,自己买了一台配置不错的电脑和一台家用的打印机,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克服技术上的困难,给同修们提供一些资料,数量虽然不算多,起到一定的补充作用。缓解一点大资料点的压力。自己的修炼路必须靠自己的双脚一步一个脚印坚实的迈过来,在魔难中的摔摔打打的走过来,这才是一个修炼人在走向神的路。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彻底修去在人中和在不同层次中形成和沾染上的不同形式的变异和不纯。

有时我用天目看那些大法觉者,他们自己证悟的理虽然千差万别,衣着打扮千差万别,但在那个层次中都是那一层次的法造就的、开创的,而且他们之间那真是无以言表的纯净与宽容。大法给生命开创的境界是无比的繁荣与丰富多彩的。决不会只有一种生命的存在形态和生存方式,如果那样生命活得会多么的没有意思。另外我们的同修之间原来都是有相当大的缘份才在人间凑在一起做这么伟大而神圣的事。试想当真象大显之时,回头看自己当时非常执著于同修的错误时,肯定会后悔自己当时人的东西不往下放,还拿起来执著得不行。

在人间的邪恶之首曾经叫嚣在名誉上、经济上、肉体上消灭我们,那么我们就应该从自我做起无漏的反迫害。我们不但去讲真象,而且我们的一言一行本身也是真象,说话中的语气善心、心胸宽广与世无争的境界这本身也是真象。让所有的人无论是各级官员还是平头百姓都明白大法能给予生命美好与纯正。这就是在清除邪恶。在经济上,这五年来可以说我们蒙受了相当大的经济损失。有的大法弟子甚至倾家荡产,除了现在我们不再接受邪恶的经济敲诈之外,我个人觉得,我们不应把希望寄托与日后给法轮功平反的资产返还与经济赔偿。我们要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去用自己在常人工作上的付出来自食其力甚至全部或部分支撑资料点。这样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正如那句古诗:“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在这么多年的证实法中,特别是做资料和作协调工作的同修,有时非常的忙,这样往往忽略了家庭生活,人为的给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使之不得不依靠同修的帮助。越是这样家庭环境越是不好,造成了恶性循环,而且容易滋生很多心,致使用很多可以解决生活问题的机会都用“大法工作”为借口而不愿去干,说白了,就是怕脏怕累、怕麻烦的心在作怪。无形中给自己的修炼加大很多魔难,严重影响了自己的修炼和正法使命的完成。在正法上我们都是用自己的正念正行(正念和正行是分不开的)清醒理智的讲真象,用大法赋予我们的佛法神通去铲除邪恶,再加上坚持炼功——身体向高能量物质转化,邪恶的阴谋很是容易突破的。

说到这还需要提一句,我们要达到的是大法给新宇宙确立的标准,而决不是只为反迫害、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 * * * * * * * *

正法形势走到了今天,宇宙中的邪恶因素连邪恶之首的权力都保不住了,这足以说明正的力量越来越起主导作用了。越在此时越是需要我们真正从“人的自我”中走出来,真正去完成当初在天上当着师尊的面亲口立下的誓约。

当初是我们自愿选择了在大法洪传宇宙之时同化大法,我们现在只有不被人世间的假象所动,不被底层的变异物质所动,一如既往的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才是我们此时应该想的。“邪恶之首”无论掌权与否都改变不了其残忍与邪恶的本性。正如师父明示的:“阴云过 风还急 赤龙斩 人还迷”(《洪吟(二)》——扫除)。再说了,大法觉者的心应如止水一样无论外界如何都不变不动,永远为大法为众生负责,永远都会履行好自己的保卫宇宙的使命,决不会再象旧宇宙的生命那样随着时间和外界的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最后,希望我们的大陆大法弟子们同海外大法弟子一道在神的路上更加精進,不辱使命!并引用师父的“梅”一诗共勉:

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

再一次向师父行鞠躬礼,并双手合十。向同修们合十。

* * * * * * * * *

后记:“法会”是师父给留下的修炼方式,那么做为大法弟子给法会提供稿件也就成了自己的义务。而且写稿的过程也是自我提高的过程。对于自己做得比较好的地方怎样不抱着欢喜心的写出来,对于自己的不足之处又是怎样的面对?这都是需要用正念去对待。五年啦!每个真修弟子所经历的实在是太多太多,所以决不是没有可写的。

所以在此希望本地区和更多的大陆同修们能把各自的体会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在正法修炼中精進!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