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给将来留遗憾 救度众生疾步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9日】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一家四十多人都不同程度的明白了真象,几人走入修炼。我所在单位虽然只有几十人,但是来参观、维修的人多,我不放过每一次讲真象的机会,有时面对面讲,有时几人看真象光盘,有时送给他(她)们小册子、光盘等。几年下来电视上的谎言被一个个揭穿,愿意听真象和听我读法的人逐渐多起来。
——本文作者

* * * * * * * * *

第一次听到“法轮大法”四个字是在1997年的冬天。当时我偶然被安排和同事的朋友为同事的父亲守灵,他向我讲述,他修炼法轮大法后,曾患有和我一样的风湿性关节炎奇迹般的好了。当时我半信半疑,但“法轮大法”四个字已留在了脑海中。1998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终于到书店把《转法轮》请回家中,次日中午便一字不落的读了一遍,一口气看到深夜。虽然当时还不知已得到万劫难逢的高德大法,但我已决定去炼功点开始修炼了。

1999年春末夏初我向一同事洪法,当时他说了一句谤法的话,话音刚落,树上掉下来一只草耙子正好钉在他的腿上。他当时惊魂失魄,以后再没听他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后来我悟道:由于我当时不够清醒、理智,讲得过高,差点没把有缘人毁掉,给众生得法造成障碍。

2000年几经周折,终于接到了师父讲法和真象资料了。当时我所在的小镇先后有七十多人层层上访,被非法关押,使能出来讲真象、发资料人少,我们几人分担了大量的资料。每一次出去做真象,都好像面临生死考验一样,干扰有时很大。记得有一次晚上九点多钟,贴真象贴得还剩下不多时,来到生活区大门对过的楼西侧墙下,这里地势高,正是上、下班人员都要经过的地方,灯火很亮。我刚抹好浆子,就听到有人走来,心一慌没有把真象全展开就贴上了,转身向路上跑时,一下子被东西绊倒,重重的摔在水泥路上。心想一定要起来,爬起来后脚很痛,一瘸一拐的将剩下的做完。我总结这是心态不稳、有怕心造成的。一定要将这个怕心修掉。

2001年在一次家庭聚会中,从山东来了一位在常人中较有成就的表哥。晚饭后,家人坐在一起,形成一个合围的阵势,让我表态是否还修炼了。表哥讲了他所在地的邪恶形式,我立即向他们讲真象。二叔看我修炼的决心不变,又说不服我,就暴跳起来,打了我一个耳光,我“呼”的一下站起来大声说:“修炼法轮功的好处太多了。如果不得法,在99年的那场车祸中我可能就没命了,现在我身心健康又没病,这不好吗?”我边说边发正念。二叔马上搂着我脖子,头顶着头,流着眼泪说:“我是你亲二叔啊!”我立刻明白是操控他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我大哥又说:“你这不是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吗?”我说::“我们捍卫的是宇宙真理。迫害真善忍宇宙大法是邪恶行为。谁是谁非,你们心里应该有杆秤,对邪恶的退让就是对善良的埋葬,乌云是遮不住天的。”

我师父说:“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在春节回家时,二叔对我说:“听说外国人都去了天安门,为你们大法说话,你的事我不管了。”我送给他真象光盘,让他回乡后给乡亲们看,他欣然接受了。

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一家四十多人都不同程度的明白了真象,几人走入修炼,几个晚辈见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知道,师父已经在管他(她)们了。

我所在单位虽然只有几十人,但是来参观、维修的人多,我是负责安济工作的。我不放过每一次讲真象的机会,有时面对面讲,有时几人看真象光盘,有时送给他(她)们小册子、光盘等。几年下来电视上的谎言被一个个揭穿,愿意听真象和听我读法的人逐渐多起来。

《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说:“你们要想改变,就必须得从你的本质深处改变你自己,才是真正的升华,真正的改变。心性的本质要不改变,遇到矛盾它就会突发出来,就会膨胀,就会表现出来。”有一段时间我的执著往出返得很厉害,行为经常被常人心带动。就在那时,有几个我没有对他们讲清楚真象的工人、科长向领导举报了我。经理从五百里外三次赶来找我谈话,每次我都从不同角度讲真象,经理虽然明白了许多,还是让我写检查,并撤去我的领导职务。我感到没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承认了邪恶的考验,我应该彻底否定它。
自从倒班以后,空余时间多了起来,我与一同修组建了一个临时小型手工资料点。我们在纸上描出正法标语,反印在泡沫上刻下来,订在带手柄的木板上。我们沾上红印泥往墙上、电线杆上卡,后来往不干胶上印。我们根据正法進程又制做不同的大字块,涂上广告色往条幅上印。开始不干胶有人往下撕,条幅挂不长久,我们就往高处贴不干胶,把条幅订在夹子上往高压线上挂。后来我们纯净心态,并将“污蔑大法遭恶报”换为“善待大法得福报”等。那时,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协调得好,形成了一个有机整体,铲除邪恶势如破竹。几年前粘贴的不干胶、条幅至今还保留在许多地方。

往高压线上挂条幅难度很大,有两次令我至今难忘。一次我们老少六名同修在工人文化宫广场上悬挂时,三个同修立掌发正念,一辆面包车疾驶过来,车还没停稳,冲下来一人奔向我们。我们六人稳住心态,静静站在那里。那人从我们面前走过去开车走了。我的心里升起一股暖流,一老同修流着泪说:“如果不是师父的呵护,我们如何能从容除恶呢?”另一次是我们二人刚把条幅升上高空,这时驶来一辆汽车,灯光如昼,旁边一户人家狗一叫,主人也出来了,这时我松开握导线的手,跑向旁边,另一位同修一边说:“别让汽车刮住线,容易出危险。”一边跑过来拉住导线拽向路边。这时汽车缓缓驶过,汽车司机探出头来示意,旁边住户的主人也回進屋了。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印下了这一珍贵的画面,我一下子看到了我与同修的巨大差距。不久我学会了刮真象和刻录光盘,走向全面、细致向众生讲清真象阶段。

前几天,传来曾与我有一面之缘的九岁乡村男孩跳水自杀的消息,我一震,心里隐隐升起了深深痛悔。如果我当时珍惜这一面之缘,向小男孩讲真象,最少记住“真善忍好!”也不一定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为什么把这个难得的机会错过了呢?我切切实实感到坚持不懈向偏远乡村讲真象刻不容缓!

回想六年多来,个人修炼基础没打好,没有把同化法与证实法真正溶合起来,久而不去的执著没有从本质上排斥它、消除它。与法在不同层次对我的要求相差甚远,我真的应该好好想一想师父赋予我们的能力发挥最大作用了吗?肩负的责任完成了多少?需要救度的众生有多少还不明白真象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时期一过还会重来吗?我该清醒了,放下一切人心,珍惜现在的分分秒秒,全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也想跟曾经和我有过相似经历的同修说:“不要给将来留下遗憾。”

最后以师父的《洪吟(二)》中的一首诗与大家共勉:

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