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证“了却人心恶自败”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师尊在《洪吟(二)-别哀》中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的亲身经历就印证了师尊所言。下面将我在正法过程中的一次亲身经历和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望慈悲指正。

2001年春节刚过,我只身一人去北京正法,被天安门恶警非法抓捕,又被非法遣送回本县“洗脑班”。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不管邪恶怎样迫害,即使脱去这张人皮,我也决不妥协,更不会被他们“转化”。我被非法关進一间潮湿的屋子后,没有一丝害怕和伤感,一進屋,我便堂堂正正的盘腿打坐。门外一群小打手探头探脑嘀嘀咕咕的喊叫道:“你们快来看看这个新来的‘法轮功’,胆子还真大,到了这里还敢炼功!”

不一会儿它们的头子就闻讯赶来,喝令这群打手强行把我从地上拽起来,然后用冰冷的手铐把我的双手和两腿弯处铐在一起,使我坐不能坐,站不能站,只能头朝地、大弯腰挺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越动那手铐越往肉紧,疼痛难忍。但我没有被吓倒,只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诵师尊的《洪吟(一)》里的《苦其心志》:“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背着背着,就在我有点支持不住了时,忽然“铛”的一声有人给我打开了手铐,顿时全身松了下来。当时我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就在自己将要倒下去的时候手铐就被打开了?后来,突然醒悟,原来是师尊一直在我身边呵护着我,一股暖流立刻传遍了全身,我禁不住泪流满面……

后来,邪恶看制服不了我,就更加不择手段的残酷迫害我:不许睡觉,不准去厕所,一天到晚罚站,轮流训话,打骂……两天我尽量忍受着,认为这也许是对自己吃苦能力的一个考验,吃苦能够还业。其实这是一种不正念头,正迎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越是这样软弱被动的承受,邪恶越是加重了对我的迫害。忽然,师父《忍无可忍》的经文回响在我的耳边:“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顿时增添了我的勇气和力量。我不能这样一味的忍受,任凭邪恶迫害,他们没有资格迫害我。

于是我开始绝食抗议,并决定把这一想法传达给其他同修。当时,我们每个同修都被单独关在一个单间房里,无法联系,我就趁吃饭打开门的机会,向去打饭路过我门前的同修大喊:“同修们,它们不让我们睡觉,不许我们去厕所,我们要绝食抗议,争取自由!”

我的喊声在整个大院里回荡,震惊得邪恶目瞪口呆,手忙脚乱。虽然我自己又招来一顿毒打,但终于有一部分同修听到了我的呼唤,共同绝食抗议,大大震慑了邪恶的威风,减少了迫害。

在绝食抗议的几天里,邪恶之徒软硬兼施,硬的不成,就来软的,每顿饭都送来好菜好饭,还把我姐叫来劝我吃饭,企图用亲情打动我(因绝食前它们是不让任何家人来见面)。我姐一手端着牛奶,一手拿着点心,一边哭一边劝:“好妹妹,你就当是为了姐吃一口吧!你看你的嘴角都干出血了,你就喝一口牛奶润润吧!”

当时我眼看姐姐苦苦哀求的可怜样子,我怎不理解姐的苦心,但我更明白我妥协的后果,只轻轻的告诉姐说:“我不饿,不想吃。”我没有犯罪,不应该被关押在此,希望家人去找非法关押我的人要人。

直到第六天,我躺在地板上,蒙上姐给我带来的被子,一动不动的紧闭起双眼,任凭它们怎样的叫喊,砸门,我一动不动。它们只好叫来了大夫给我查验:用针扎头、扎手、脚心、脸部,又扎又掐,折腾了好长时间,可是我硬是没动一下。我的大脑清醒得很,它们的所作所为我都听得到。当时有一种强大的正念在支持着我,我一直一遍又一遍的在默背着师尊在《转法轮》中的一段讲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最后就听那个大夫说:“看样子是不行了,赶快送医院吧!”不一会儿,不法人员们叫来我的家人把我抱上车,送進了县医院。第二天,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

通过这次绝食闯出洗脑班的亲身经历,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威力,体会到了师尊所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只要我们去掉一切人心,在巨关巨难面前不惧怕,时刻想着师尊讲的法,做到堂堂正正,正念正行,师父便会为我们化解一切痛苦和磨难,为我们破除一道道险关,窒息一切邪恶,同时从人中走出来。同修们,让我们严格以法为师,珍惜自己已走过的路,继续勇猛精進吧!

最后,请允许我以师尊的《怕啥》一诗,与同修共勉:“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