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大陆的同修叙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1日】前天去见一位大陆来的同修,素昧平生,手机联络,下了车,目光掠过几个女人,不象。前面,有个年轻的女子急急走来,短发,朴素,凭着眼里的善良和淡淡的笑意,断定是同修。我们不约而同的唤彼此的名字,一见如故。

她受尽折磨,几经辗转,神奇的办下签证,逃出魔掌。在这里将和未婚夫结婚。在她小小的简陋的房间里,我们交流了一个多小时。

她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初不是为了治病(年轻没病),而是纯粹因为觉得法好。未婚夫曾四次亲耳聆听师父办班传法。99年7.20后上访被抓,转了好几个洗脑班,坚强不屈,被加期一年。出来后,流离失所,又遭绑架,劳教两年。这时未婚夫出国了。她长期绝食抗议,灌食灌得口腔全烂了。未婚夫在新西兰不断的往里面打电话要人。我问:“会不会加重迫害?”“这也跟正法的形势有关,现在比01、02年好多了。还有与本人的修炼状态有关。倒不至于马上放人,海外电话,不同种语言,不同的声音,反复的讲一个意思,肯定会消减了邪恶,他们称之为‘骚扰电话,烦死了!’其实也是怕呀!哪一段电话少了,他们会说‘你现在没人管了,还不低头’?”

她告诉我一些情形和感悟。在难中,人心执著全都往上翻,另外空间看你的执著很清楚。邪恶因素就专攻你的弱项。几个帮教围着你,口若悬河,不舍昼夜,滔滔不绝,在你困倦不堪的时候企图下毒手。符合它的思维,另外空间的低灵就蹿上来。那些所谓邪悟的人就是在迷迷糊糊的无奈中想借此摆脱困境。

酷刑折磨,花样翻新,卑鄙下流。

让新来的人看别人被严刑拷打的惨状,黑紫乌青,血肉模糊。有人能熬过毒打,却受不了黑夜里别人挨打时凄厉的惨叫,毛骨悚然,簌簌发抖。有位阿姨说出来好久,还能闻到当时电击的焦糊味儿。

有一次,他们把我双手反铐,绑在铁椅子上。往我脸上、鼻子里、口中,眼睛里灌辣椒水,手又不能动,火辣辣,刺痒得很。他们灌一阵子,停一会儿,看你要不要写,再灌。过一会儿,叫我名,我抬一下头,又灌。后来,又叫我,我嗯了一声。他边灌边说我以为你昏过去了呢!我恍然大悟,不应该配合。再叫我,就闭着眼不动不理他,辣椒水就不灌了。

不自觉的配合邪恶就是承认邪恶,加大了魔难。他们骗我到办公室,几个人呼啦一下冲上来摁住我,给我扎毒针。有人被扎得都疯了。我愤怒,我挣扎,还是被扎了针。扎的时候我想:这针对我不起作用!没有用!过后我也没太往心里去。直到有一天,怎么觉得这脚这么麻呢?哎呀,这才想起来,那一针!

我感叹:对女学员来说,最难过的是侮辱和性虐待。她说:我就被扒光衣服打,那时人的本能全出来了。丢到水池里按着头,浸水,灌水喝。肚子胀大,他们一按,鼓鼓硬邦邦的,便把人摔到地上,嘴里塞上破抹布,一脚猛踹在肚子上,水哗的往上涌,却被脏抹布堵住。他们就是用尽手段让你难受,想让你全面崩溃。

有位大姐,连续折磨了三个晚上。我在隔壁听到她窒息般的哽咽声,接着是放声大哭,瘫倒下来……

又轮到我时,我想师父讲了“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惊惶失措啊,羞怯哭泣呀,本能的挣扎啊,越是这样,邪恶越觉得有机可乘,这一套对你管用,越要拿捏你,统统不要!其实当时是有怕心的,怕被强奸……(我们那儿在押送途中有被警察强奸的)但转念一想,真要魔难来了,只有放下人心,坦然不动,才能更好的面对,化解危机……当然这很难,尤其是对未婚女子,但我们修炼就要符合法的标准,断了一切人的执著,放下生死,走出神的路。

它们把我摁到水里,我憋着气,没入水中……这时《转法轮》里的一段话在往我脑子里闪:“印度有许多瑜伽师,可以坐在水里多少天,埋在土里多少天,完全使自己静止下来,甚至心跳都能控制住。”我沉静无声,在水里也不紧张。过了一会儿,他们一看,感到很意外,奇怪,这一招不灵了!就来踢我,辱骂我,骂我不知羞耻,没有尊严,横竖呆傻迷。我想谁厚颜无耻?丧尽天良,干这样卑鄙的事?毫无尊严的是你们!我可怜你们的无知!到时怎样偿还呀?我平静的直视他们,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他们草草收场。到后来,他们一看见我就摇头:“不管她,不要她了!”

最初的那一念是心性所在的真实位置。那一念,太重要了!像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我惊诧的看着她,很清瘦,时而咳嗽,身体尚在恢复中。脸上刻着少许饱经折磨的细纹,盈盈的笑意质朴淳厚,双眸如孩童般晶莹如珠。这位外表毫不起眼的弱女子有着真正坚强的意志。

正念基于平素修炼的扎实基础。我想起师父说的话,“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排除干扰》)“不表现自己而静静实修的弟子……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很可能是不招眼的人。”(《何为开悟》) 能行不行,真不能看表面。有的老太太没什么文化,甚至连话都表达不清楚,她对师父对大法就是信,纯朴坚定,雷打不动。

她告诉我:真走过来,回头一看,真的啥也不是。她说现在国内真的像师父说的那样遍地开花。学员都在以各种方式去做。连很多平时不出来的人也在亲朋好友中讲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