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病症消失 遭受迫害坚强不屈

【明慧网2004年11月12日】我是山东邹平县临池镇人,从小身体较弱,每年的大小流行感冒,从没有落下过,每逢感冒时,吃药不管用,总得打针,到后来打针也不管用了,得输液,好几天才能见好。1988年,又得了关节炎和颈椎增生病,常年离不了药。吃了不少药也没得到根治。由于长年的用药刺激,加上做买卖吃饭时早时晚,没有规律,又得了胃病,吃了东西就吐,到医院检查是胃粘膜慢性炎,十二指肠球炎,胃窦炎。本来就吃治关节炎和颈椎病的药,这次又加上了治胃病的药,中药、西药每天比吃饭都得准时,不吃就吐,这样大把的吃药,吃了十个多月,也没有治好我的病。1998年9月胃病越来越严重,只好到医院打吊瓶输液,每天花一百多元钱,管一顿饭的功夫。为了治病我的全部积蓄都用尽了,还借了不少钱,病还是没有治好,此时我绝望了,死的心都有。

1998年10月,岳母看我病得厉害,劝我去炼法轮功,当时我不相信,心想,我花了这么多钱都没有治好,炼功怎么能好病呢?经岳母和本村法轮功学员的多次劝说,我抱着给岳母面子的想法,于1998年10月下旬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场。第一天去,正好放老师的济南讲法录像,整天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力气的我,聚精会神的坐在电视机前看了两个小时,没有一点难受的感觉,感到全身非常舒服。当晚,同修教我炼了半小时的静功,回家后睡了一夜好觉。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饭一点也没吐,一小时后突然感到全身难受,(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当时我不知道。)我就躺在了床上,感到比没炼功时还要难受,心想:晚上没法去看老师的讲法录像了。下午五点左右,难受的症状渐渐消失了。六点,我起床吃了饭,六点半,照常去看了老师的讲法录像。就这样连续几天看完了老师的讲法录像,每天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我的病症全部消失了,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正当大法弟子人传人,心传心,修者日众之时,江泽民一伙出于个人妒忌心,于1999年7月20日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进行了全面镇压,并且编造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案”。但是我感到不理解,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大家炼?我也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于2000年7月15日,坐车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可是没想到宪法赋予每个公民上访的权利在中国竟是假的。

到了北京,恶人不让我们讲话,让各地驻京办事处的人给送回邹平县看守所。第一天夜里,恶警唆使监室的刑事犯人不让我们睡觉,让我们坐在监室的地上,第二天开锚放风时,监室刑事犯人让我们骂老师,我坚定正念,坚决不骂。他们对我拳打脚踢,每个人都要打我一遍。此时,我想到的是“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决不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坚定的闯过了这一关。监室里的犯人头目让我擦地板。我每天四次擦地板,把各项工作干得特别好(当时没悟到不配合它们),有的犯人每顿饭两个馒头吃不饱,我就每顿饭少吃一块馒头,省出一块来送给别的犯人吃,天天如此。一个星期过去了,监室的犯人都愿意和我接触,我就和犯人讲真象,谈法轮大法怎样教人做人、按真善忍修炼、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自己炼功后奇迹般病好等等,许多犯人让我教他们炼功,有的表示出来后也要炼功。

看守所的管教每周一次提监室的犯人聊号(和犯人谈话),在和我交谈时,一个姓张的管教问我为什么炼功,我就和他谈在炼功前自己的病况,炼功后奇迹般好了的经历,那位管教说,他也有胃病,问我炼功是否可以炼好,我说,按照大法法理修炼,什么病都会好的。那位管教说,现在国家不让炼,在所里不能炼,出去后他就不管了。看得出,他表面上不让我们炼功,其实心里对法轮功还是特别敬的。在看守所里,我逐渐让所接触的人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教人修真善忍的好功法。日出日落,一个月过去了,2000年8月20日,我被放回了家。

回家后,有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了,我在串乡做买卖时,和人谈起话,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使许多被媒体欺骗的人,从误区中走了出来,有的得法修炼。以上是我五年多来的修炼经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