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残疾人变成健康小伙

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4年11月12日讯】在修炼前,我在一家私人矿井下作业,在一次塌方事故中,从空中落下的大块石块一下子把我压在土堆里看不见人了,抢救出来,满身是血,用车送進整骨医院检查,左、右肋骨、肩胛骨折、左手三根手指神经断裂。住院多日,花了不少钱,已经成了残疾人了,一连三年什么活不能干,常年消炎药不离口,稍一停药,伤口就发炎,痛的不行,真是生不如死。

1997年我去走亲戚大哥家,一下子看见桌子上的《转法轮》书,不由得就看了起来,越看越愿意看,被书中的法理所吸引,这样我走上了修炼路。

修炼不多时间,奇迹出现了,全身的疼痛、麻木都好了,三年连家务都不能干的我,现在什么活都能干,山里的活也能干了,到文登整骨医院复诊,那主治医生都惊了,连问我怎么恢复得这么快,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

我从一个残疾人变成了健康的小伙子,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生命的延续,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给我全家带来欢乐,我时常流着泪感谢师父。我母亲、妻子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开始修炼了,从此我家成立了炼功点,妻子负责教炼功动作。

7.20后,派出所、镇干部到我家要书,我没交。我想,我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应该去北京证实法,把我的亲身经历、身心受益的奇迹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在妻子的支持下,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到了天安门,我被恶警抓進派出所,那里关押着各地的大法弟子有二百多个,这时来了一恶警用拳朝我前额狠打了三、四拳,说“谁叫你赶来北京”,我说:“这是公民的权利”。后我被抓到驻京办,被搜去身上的钱,戴上手铐两天两夜,被本地带回派出所,我向他们洪法,他们用手铐把我铐在院子的柱子上,晚上关在黑屋子里,他们强逼我在他们写好的保证书上面签名,罚款2000元,关押20多天放回家。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以后我学这段法时,越想越难过,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决心加倍精進。

我和妻子讲真象救度众生从没间断过。2002年11月15日夜晚,因被人出卖,公安局9个恶警闯進我家抄家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连夜审问我“和谁联系,发了几次传单”,我说“我谁都不认识”,其中一个恶警朝着我拳打脚踢,又用皮带朝着我没头没脸的抽打,后用手铐把我反铐在墙上的铁环子上,坐不能坐,蹲不能蹲,天亮后我被关押進乳山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用酷刑逼供,用三根大伏电棍浑身电,头、脸一直电,直到我昏过去,醒来后再电。恶警还叫犯人拿着二尺多长的铁棍朝我猛打,当时我想铁棍打不着我,结果不一会犯人叫着说手疼,我明白是他遭报应了。在看守所我被迫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夜间加班,一夜只能睡2个小时觉。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最后看守所勒索2200元,才放我回家。回家后,邪恶之徒还不断骚扰、罚款,给家庭带来极大痛苦。

在去年冬天,妻子骑自行车上班,在村东口被突来的摩托车连人带车撞出几米多远,她从自行车上掉下来,把那摩托车司机吓坏了,妻子说没事,她起来走,好好的,妻子告诉那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走吧,没事。那人说:“今天碰着好人了。”

这五年来,虽然我们走得坎坷,但我们对大法的心从来没动摇,我们决心勇猛精進,正念正行,走正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