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天雪地的日子里 两位老人证实着大法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我一家三口都是大法受益者。今年我68岁,老伴65,在证实法中我俩一直是相互配合共同精進。

江××一伙人利用媒体毒害百姓,我们要把大法真象告诉受了骗的百姓。我和老伴用塑料薄板刻制成“法轮大法好”,开始在居民楼和其它可以利用的地方做喷漆来证实大法。一次正好可喷五个字,喷后又可立即折叠,换个地方可随时再喷。当然,说来容易做起来辛苦。每天喷完,必须立即用汽油清理干净,漆若干在印板上,下次就没法使用了。东北的冬天很冷,又是三九天。一场雪后,我俩趟着雪一连干了11个夜晚,喷遍了九个居民楼区,“法轮大法好”在大约六百多栋楼墙上闪闪发光。

每晚出发,老伴拿盆,我拿漆。回来都是半夜12点多了,手套、套袖、印板就象从油漆里捞出来一样,甚至经常弄得身上、脸上、鞋上都是。当然,所有物品包括油漆都是自己花钱从商店买来。擦布也需要很多。

每晚出发我们都是带三盒漆,每盒约喷20-30处。有一个楼区离我们住处太远,光走路来回就要两个多钟头。我们多带一盒漆,那晚一切顺利,喷过一遍后,漆也用完了。回家清洗完已是半夜2点钟了。

喷到第三天,有大法弟子告诉我们:公安局对喷字这事很重视,已经立案侦查,提醒要小心。我们每走一步都默念师父授予弟子的正法口诀。一次,我们决定要在一条大路旁边的墙上喷写更大的字。每个字一米大,不用印板,直接喷字。我们到了现场,让老伴在远处关照,我一人开始喷写。因字大,要喷的显眼,必须一笔一画的反复喷描,需要时间较长。身后的汽车川流不息。车灯从我身后不断的闪过。我忘我的喷着。就在我喷写“法轮大法好”的“好”字时,只喷了半个字,突然感觉有辆小汽车停在我身后。灯光照在我身上停住了。那些日子,几乎天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抓。我觉得可能马上要有麻烦,但我没回头,只是着急赶快把另外半个字喷出来,不然的话,这“法轮大法好”的真象标语就不完整了,那如何是好?

我喷完了,他也喊话了,叫我快过去。这时我心说:随你便吧!我才把头转过来,一看果然是警车。我不紧不慢的向警车走去,喊我的警察就站在车旁,这时他才看清原来我的岁数一大把了。他突然变了口气,说:你这么大岁数还干这个?快跑!快跑!警察马上就来抓你了。我迅速向公路另一侧大步走去,边走边向那个警察道了一声“谢谢你了!”他又喊“快跑!” 这时三辆警车已经来到,离我约30米,灯光一齐向我扫射过来。我立即放慢脚步自然的走着,这时老伴也来会合。我俩若无其事的向居民区走去。

我们经常有怕心,但是只要是证实法、讲真象的事,怕心来了也要干,一干怕心就没了。比如漆盒里每盒都有两个玻璃球,喷前要求先将喷漆摇晃一会儿,避免沉淀。我们是喷一处换一个地方,一会喷一会停。大冬天,喷漆容易沉淀,喷嘴容易堵,只好一盒揣在怀里,一盒拿在手里,边走边摇。玻璃球撞铁盒发出的声音传的很远,但为了做成这件事,还是要摇。开始怕,后来就不怕了。心想:谁也不知道是我摇出的响声。有时突然撞到人面前,我照旧边摇边走,人家并不理会。

我们把整个居民区全喷过一遍时,已進入四九天。同修们给我们准备好了横幅,仅休息一天,即2000年12月26日,我和老伴冲破火车站里警察的堵截、检查,乘上去北京的列车,奔赴天安门证实大法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