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中放下生死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4年11月16日】曾出卖同修造成攀枝花市今年二十几位同修被非法绑架的刘清华被判了8年半,判得最重。据说当初刘清华出卖同修是为了自己不被判刑或是判缓刑出去,是警察欺骗了她。结果她出卖同修说的越多,判得最重,这一次邪恶是狠狠敲了刘清华一棒。此事已经过去半年了,可是在今天,我们攀枝花地区还不时的有同修谈起,有的同修还愤愤不平,也不理解刘清华在往日的工作中表现出来很坚定,为什么在受迫害时就承受不住。针对有这种想法的同修,我想真实的谈一谈我的亲身经历。也许通过我的真实体会,你的疑惑会消除,明白其中修炼的关键因素。

在2001年7月,我被非法判刑后绑架到了监狱進行迫害。坐了几年牢,我从未承认自己是罪犯,但我现在明白当时有些方面没做好,是在消极承受,配合了邪恶的迫害。

大概在2001年7月底的一天,我因拒绝穿罪犯衣服,狱警指挥女犯人强行的给我穿上,被脱掉后,又指挥七、八名女犯人打我,骂我,强行的要把我铐在铁门上,一开始,我正念还强,喊道:我没有犯罪,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迫害大法弟子要遭报的……。我用力的挣扎,决不能让她们铐我。她们有的扯我的头发,有的掐我的颈勃子,有的扳我的手指,有的踢我,有的打我,但我感受不到疼,僵持了几分钟后都没把我铐上。由于法理认识不清,动了一念:是不是该铐要消业。此念一动,马上被铐上。

恶警用苏秦背剑的酷刑把我铐在了大铁门上。一开始,还不很痛,我用师父教给我的正法口诀铲除邪恶,并要恶警遭报,把我放下来。时间过去了,正念在不断的发,酷刑对我的折磨越来越痛苦,发正念给我的感觉好象没起什么作用。这时,痛苦使我发正念坚持不下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酷刑的折磨越来越痛苦,几个小时过去了,身体的疼痛使头发,衣服被汗水打湿了,此时,呼吸也困难了,痛苦使我真切的感受到了要死亡了。就在这时,狱警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你只要认个错就马上把你放了,随时认错随时放。我说,我没有错认什么错啊!

狱警离开后,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在死亡的边缘痛苦挣扎。当时的我,脑海中冒出了我的丈夫、孩子,以及自己成功的事业、优越的家庭;我发现了对丈夫还有割舍不下的情。为什么放不下,深挖根源,我发现我自私,自私到妒嫉我的丈夫在我死后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找到后,我认识到我的这个隐藏很深的心太肮脏了,应该去掉。我又继续想到:我丈夫那么善良,对我这么好,我真死了,如果他和别人有缘,希望那人对他比我对他更好,我应该祝福他才对啊!想到这儿,我才真正放下了,虽然身体很痛苦,但我感觉心的容量加大了,面对死亡,很祥和、慈悲、宽容、我清楚放下了对丈夫的情,已被慈悲心所替代。(从那以后,在监狱的几年,狱警为了转化我用情方面从未动摇过我)

痛苦还在继续,体会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时,我想到了师父,想到了大法对我身心的巨大改变,也想到了曾经看过常人写的一本书《地狱游记》,想到当一个常人在无知中造的罪,死后要在地狱中受刑痛苦的偿还时,比我此时所遭受的痛苦更严重、更可怕。我认识到当常人太没意义了,立即下决心对自己说:不能当常人,我要修炼,我要修“真、善、忍”,我要紧随师父,即使死了,发愿下世还修。

也许当时我痛苦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所以那时我的愿望是:宁可玉碎,绝不瓦全;绝不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决不能贪生怕死去没错认错,做出侮辱师父,侮辱大法,侮辱自己神圣修炼的事来。

其实,当我坚定大法,真正放得下生死,走得正时,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我所住的监室是一名姓何的警察负责包管。我铐在铁门上那天,不是她值班,她在监区外闲耍时听说了我被铐在铁门上,就立即赶来了。她叫人拿来手铐钥匙打开,让我去上厕所。上完厕所回来,一名犯人问她还铐不铐,何警察说:今天不是我值班,我还没有权力。不铐苏秦背剑了,两手放下来合拢铐,很松的铐在门上,一点也不痛了。后来,一直把我铐到第二天早上才解除。

事后,我在内找自己哪些方面没做好,一直到今天,虽然是几年前发生的事,却还记忆犹新。从监狱回来后,我在思考那次被铐的有个问题:为什么铐在门上的时候发正念感觉没见效?

我现在站在法上来看以往所走的路,越来越清楚自己做的好的地方和做的不好的地方。我所思考的问题在法中找到了答案,以及我当时没在法上的漏洞。在被迫害时,因我不承认迫害,又没怕心,师父和众神在帮我;后来心不正,众神被旧宇宙的理制约,在旁边干着急帮不上忙,因此被铐上。

师父在《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当然了,我们在清除邪恶的时候大家要注意,抱着显示心理、抱着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纯的念头,都不能达到目地。为什么你有这样的能力呢?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所以有的学员在用这个能力的时候,有的时候管用,有的时候就不管用,问题就出在这里。”

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说:“层次是由心性所决定的,也就是说使用功能时正念要强。心里对邪恶的害怕或运用功能时心里不稳、怀疑会不会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会影响或干扰功能的作用。”

用师父讲的法来衡量,我明白了为什么在当时被铐的时候发正念功能没有运用自如,是因为当时发正念时没有具备一个伟大修炼人的状态。而是心里不稳,性急,有杂念,由于疼痛,无法静心,造成了发正念效果不好。

有些同修在迫害中承受不住痛苦向邪恶妥协了,背叛了师父,出卖了同修,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为什么会是这样呢?真正原因是没有真正把师父、把大法摆在最重要位置,而是把自己的安危看得比法还重,自私使他(她)忘记了师父为救度我们承受了很多痛苦啊!他(她)忘记了大法不开创我们的生命哪有我们的存在,忘记了自己的生命啊是师父从地狱里面捞起来的。

在法上明白了我为什么在监狱里能够正念闯过来,是因为在每一次遭受的迫害中,我都把师父,把维护大法、把众生对我的期盼摆在了最重要位置,而把自己的生命,安危放在了次要位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就能正念闯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