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炼中的两件事谈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4年11月16日】我是96年得法的,得法后,我的一切起了很大变化。得法前真是病不断,药不断,得法后一身轻。身体健康精神好,心胸也越来越宽广了。

7.20后我一直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从未动摇过。特别是近几年来,师父在世界各地的讲法和经文,一般都没落过。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也是紧跟师父的。尤其在自己的身体变化上,见了熟人就讲,我的一切都是在修炼大法中得到的。干起活来抢着时间干,一天到晚忙个不停,不显累,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不等不靠主动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也很乐意去做。于是就在身体的变化上,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有一次与同修电话联系。我说:我走的比你快一会就到。尤其和常人在一起走路,做事时总觉得自己是那样的轻松快捷,大度宽容而自然。却不想自己是修炼大法的,就应该是这样的。不与精進的同修比而是与常人比,你不在降低层次吗?你算是什么修炼人?师父不是说:“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

一直到一个月前,腿突然开始痛了,认为是邪恶干扰,要不就是消业。但也不应该这么长时间也过不去。感到不对劲,而且痛的越来越厉害。于是就求师父点化弟子,因弟子修的不好,又悟性差,是哪些地方做错了,我非常着急。特别是最近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和“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发表后。连续好几篇新经文是多么的重要啊!在这正法洪势急速推進的今天,在抓紧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我却以这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这对讲真象必有一定的影响,人要问我时,我该怎么说?我越想腿痛的越厉害。因为我平时走起路来是那样的轻快,突然反差这么大,每天常见的熟人都能明显看出来。特别是每天拿牛奶的那个小张就问:“阿姨你的腿怎么了”开始我说我刚才扭了一下很快就好了。可是过几天还是这样,她又问我时,我说修炼人这是消业(因我经常给她真象她也理解)就这样每天强忍着痛出来進去的,特别是家里的子女还有孙子(外孙女也在学法)都很生气的说:你炼功这么长时间了,现在腿痛成这样子也不管。

我说:我的事我知道怎么对待,你们谁也不用管,过两天就会好的。就这样每天仍然是什么事也没少做。但毕竟思想上有顾虑不想走出去于是又产生了新的执著,但好些事又不得不亲自去干。我认为自己是因为不够精進,修得不好,被黑手烂鬼钻空子。因为修炼人正念一放松旧势力黑手烂鬼就无孔不入。越执著自己走得快,越着急想走出去讲真象,它越叫你腿痛的厉害,看你怎么办。

我抓紧讲真象,我就是要走出去讲真象救度世人。只要见了熟人一有机会我就讲,一般都是从相互问候身体怎样为切入点,并且当面发给资料,有的是老同事,老邻居,老领导,老上级,原厂党委书记80多了,我给他讲真象他很快就接受了。有个别的直接领到家里讲并发给资料。我说:“我过去是白衣战士,破涕为笑,救死扶伤,实行人道主义是我的职责,为了你们身体健康我把药亲自送到你们手里。现在不仅为了您的身体健康更为了您及你们的全家未来更幸福更美好,我把这珍贵的真象资料无价之宝送到你们手里望珍惜,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

有时干脆就在大众面前讲,如:菜市场卖菜、卖肉的卖馍的、卖烧饼的、卖糕点的来家,送液化气的、送煤的、修家电的,我都讲真象并发给资料。有一次我侄儿孩子过生日除了亲戚外,连服务员小姐都不想落下。当时在那种场合下我忘记发正念了,儿子女儿就直接出来干涉我,我也不管。不论在多少人场合下我也没想起来害怕,就觉得即使有邪恶的坏人它也看不见我的。特别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在半路上碰到生人,她腿有问题看着我走路也不对劲,于是就想到问起来,就此我就给她讲真象,她说原来是这样她明白了(因为当时我资料发完了)她说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澡堂洗澡时也是一个讲真象的好机会。当然也有不顺的时候,我的一位同事他老伴瘫痪多年几乎成了个植物人,我觉得我早就应该去。有一次我去了,我把真象小册子“送福”放到她手里她激动的哭了,我问她我是谁?她点点头,实际上已经是十几年没见面了,当时看到她的表情那么的敏感我也很感动,可是她的保姆把真象册子还给我说:她什么也不懂,并催我走,而她很不想让我走,我说我还要来,觉得她有缘份。回家做好午饭也没来得及吃就又去了,想着同事回来就好了,谁知我去时,他的女儿孙子不允许我说就要赶我走,我本想说明说明情况,可他孙子说你再不走就要打110了。我也不怕,我想怎么会这样。后来我悟到,第一,我没发正念。第二, 我产生了欢喜心,所以会适得其反。

还有一件事。那几天我几乎是挨个问同修,7.20后有无违心的说过什么,写过什么,如果有,只要提出严正声明作废,慈悲伟大的师尊,对每一个弟子都是一样的。特别是师父在芝加哥讲法,学了之后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就赶快传达到,因有的同修在压力面前不修了,不炼了,自己就反复做工作,又给真象资料和师父新经文。现在已经有几个同修又开始修炼了,自己也感到很欣慰,可从未想过自己以为自己不属这范围之内。

慈悲伟大的师尊,借同修的口点化着我。7.20后,人人都写保证你不写,你是坚定的,可你说你女儿背着你写了,签的也是你的名字呀!还有填表时你说你不填,它们把你儿子女儿打电话从单位叫回来,是你填写的还是孩子们填写的?你说你当时难过的哭了。我恍然大悟,太谢谢你同修了,我从来就没有往这上面想过呢,这说明自己修的就不扎实,没有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在这正法洪势急速推進的关键时刻,我要痛下决心赶快弥补,勇猛精進,严格按照师尊的要求努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走好走出最后的路。

实际上这些年来,哪一步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不同层次上,点化着自己,每前進一步在扶持着自己,呵护着自己才走到今天。却到了这最后关键时刻了还有这么多的执著心自己居然觉察不到。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自己只顾忙于家务,当然也忙于大法工作,放松了学法。师父不是说再忙也要学法,学法,学法呀!自己没有做好,这时候不重锤敲不行了。

好久没有提笔了,水平有限,悟得不透,但我要拿起笔来把自己的情况写出来。由于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