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恩师呵护下走到今天


【明慧网2004年11月17日】我出生在1949年,自小受无神论教育,思想僵化固执。1985年,我还在部队,河南温县的战友探亲归来说:“我们那儿有个安徽人,算卦极准。他说救世主已出世。”我一阵好笑:“你还是个××党员呢!难道《国际歌》也忘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战友无可奈何的说:“你不信算完。”

一、神奇大法

高中上体育课时,我腰脊损伤。二十年的军旅生涯,又增加了多种疾病,经常拉痢,不断感冒,肩周炎,腿痛等;照高频灯,打封闭,拔罐,中、西药换着吃,土法、洋法都使用,药书、食疗的书买了不少,仍无济于事。转业后,我们当地有不少气功在传,我也想学,可都要钱,我想,凡是捞钱的,都不是正道的。

1997年,我调了一个单位。有人告诉我:法轮功不要钱,义务教功。我说那我就炼法轮功。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炼功才不几天,折磨我三十多年的腰疼就消失了,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接下去,其他病痛不翼而飞,彻底告别了医、药。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人生中无数的谜团,一个个解开。各大报、杂志登的科学问号,如:四川的特异少年唐雨,河南武警总队医院的四个神奇女战士,等等等等,都一目了然。我给那个战友写信:“自从读了《转法轮》,我什么都明白了。我那时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我是闭着修的,可我感到恩师时刻在我身边。一次,忘了开闹钟,第二天早上正熟睡,耳边一个极大的声音叫我名字,我惊醒了,一看表,离炼功时间差五分钟。赶到炼功场,音乐刚好悠悠响起。

还有一次,正炼第一套功法,要办事,关了录音机。回来接着炼,不小心把“放音键”和“录音键”同时按了下去。发现时,已抹掉了三个口令,后悔得不行。以后每次炼功到此都无声音,只是随机炼了过去。这样两三个月。

一天早上未炼,晚饭后想:“得把今天的功补上。”打开录音机,奇迹出现了,炼功带居然完好无损,口令一个也不缺。

第二天我兴奋的告诉了同修,他笑笑说:“这类事不稀奇。”他说:“有个学员到我这儿来请《转法轮》,就剩一本了。他一翻,扉页错了,很惋惜。我想他来一趟不易,就把我的一本给了他,把这本错页的放進了我的抽屉。第二天学法时一看,完好的一本新书。”

我又告诉了另一位同修。她也说:“我也遇到过。”她六十多岁了,每天边干家务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机绞带了,等她发现已缠了很多,拉不出来,毁了好长一截。她很心痛,不知师父的讲法隔了多少。等孩子们回来接上了赶快听,一个字也没落。

99年3月6日上午,我在大街上被一辆黑色轿车撞倒,车轮从我左小腿轧了过去,周围的人吓坏了,赶快叫停车。我站起来说没事,叫车走了。而小腿只破了一点皮,也没出血。后来我发现,我的警号却被轧得粉碎。是师父替我还了无边的业债啊!

一个黢黑的夜里,我走在一条三四米宽的土路上,只感到自行车“咯噔”一下,不知咋回事。停下车子一看,吃了一惊:原来前几天下暴雨把路面已冲塌,路中间凹下直径两三米深半米多的一个坑。我竟神奇的逃过此劫。顿时,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师父又一次保护了弟子。

二、讲清真象

99年7.20,邪恶的江××政治流氓集团突然宣布开始铺天盖地镇压法轮功。我给中央写了一封信,中心是:通过我的亲身体会,我认为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镇压错了。信发之前交给党委。第二天党委三个主要领导集体找我谈话。

书记说:首先感谢你对党委的信任。你为什么不遵守组织纪律呢?我说:按党章规定,党员有权向上级直至中央反映情况。我没违反组织纪律。

书记:共产党只应相信共产主义,而不应相信其他宗教信仰。我说:共产党员相信真理。法轮功不是宗教,法轮功的法理是真正的科学,是真正的真理。我有30多年的党龄,不会轻易相信什么。

书记:为什么围攻中南海?我说:不是“围攻”,是和平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接着我讲了事情的起因和处理结果。

书记:为什么到天安门自焚?我说:法轮功不准杀生,自杀也是犯罪。是有人导演的,栽赃法轮功。

书记恼羞成怒:你××的反党!我平静的说:我不反党,所有炼法轮功的人都不反党,不反对政府,只是修心做好人。

书记:那为什么那么多人上天安门,打横幅?我说:他们都是法轮大法受益者。他们只想向政府说句公道话。这么好的功法,使人身体健康,社会道德回升,而政府却这样对待。不能看着中央错了无动于衷。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一个领导哈哈大笑:什么时候了,你还讲这个。最后书记骂了几个“你他妈的”,就无话可说了。我心中好笑:“技止此耳”!

过后,一个领导单独找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者,要开除公职。”我说:“你随便。”结果不了了之。不过,单位领导暗地里加强了对我的监视。

今年十一节前夕,党委又派人找我。我义正词严,揭露了江××利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法律、政府之上,迫害法轮功,使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所造成的恶果。这个人受江毒害很深,说:你不改变就开除。我说:你说了不算。他站起来就走了。

此后再没人来找我。过后一想:我表现的不够善。我应该象师尊教诲的那样,把他当作一个生命,一个救度的对象。

回顾几年来的风风雨雨,在恩师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但离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个殊荣的要求相差太远了。我要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