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缠身无路可走 有缘得法枯木逢春


【明慧网2004年11月13日】我今年58岁,曾患有高血压、肾炎、心脏病、神经衰弱等。病魔把我缠的无路可走,天南地北到处求医也无效,别人又让我练气功,我也没同意,邻居又说:求神上供能治病。我还是半信半疑,可又想也没别的办法,也就只好顺从,这样下去,不但没有把病治好,反而把我弄得整天唠叨跑、跳、哭、闹,越来越重,一家人面临着无法生存……

在我走投无路时,想到了死。这样一想,产生了想要见爹娘一面,一死了之,这个心驱使我让妹妹扶我坐公共车去娘家,临出门丈夫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傍晚回来,因为我的病太严重,怕把命丢到娘家。不知啥原因,妹妹提前独自一人回来了,把我一人扔到娘家,就这样我住下了,也可能是机缘成熟,一个哥哥修炼法轮功,我也就得法修炼了。

开始我只能坐着看别人炼功,慢慢也炼一会儿,歇一会儿,到后来竟然一口气炼完五套功法,看着我一天天强的身体,功友们无不为我高兴。在娘家呆了一个月后,自己骑车象有人推一样骑到家中。吃过午饭学法,老师在《转法轮》中说“我们可能有许多人在修炼界听说过动物,狐、黄、白、柳等这些东西附体的事。”看到这里我全明白了,把家里所供的东西全部烧掉,当天晚上打坐,看见一只长尾巴、毛茸茸的东西,蹲在我面前,瞪着眼看着我,顿时我感到后背发凉、出汗,可转念一想,我不怕你了,也不再要你了,一念即出,这只东西尖叫一声,再也看不见了。

通过这件铁的事实,更加坚信了走修炼的道路,深深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得法后那种受益和老师慈悲的呵护无以言表。

在这几年修炼中,老师一次次帮我消业。在大法遭受迫害之后,我二次进京,二次非法劳教,但这颗坚信大法的心未动。因为是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逢人就说大法好,见人就讲真善忍,牢牢记住师父交给我的三件事,讲真象、救度众生,成为我们生活中头等大事。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当前世人也在渐渐的清醒,在这个时候讲真象起的作用就更大;对那些邪恶来讲,它们的市场也就越来越小”。所以我一定要抓紧救度快讲,在修炼的这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