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伟大——修炼法轮大法心得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我是98年8月得法的,当时大法书紧缺,我是借同修的《转法轮》一气儿看完的,就觉得这书真好,越看越爱看、爱不释手,而且总是莫名其妙的激动、流泪,也不知为什么。从此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大法之路。

一、从人中真正走出来

得法前总抱怨自己的命不好,从小挨饿,青少年时赶上文化大革命,婚后丈夫又酗酒,中年下岗,疾病缠身,唉,不省心哪,活够了。得法后感到有奔头了,生命有意义了,心变大了,一些事看淡了,心里总在想,后半生就靠大法了。99年7.20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新闻媒体的造假宣传,众多大法弟子去北京说明真象,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时自己法学的不好,悟性又差,对这场迫害的本质认识不清,在观望、在思考。我有个习惯:对认识不到的事物绝不会盲从的去行动,这一观望思考经历了整整两年,这两年我得了两年的病,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现在回想起来后悔自己觉悟得太晚了。

于是我便用身心去体悟这部法,又静心的阅读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7.20后师父新经文和讲法及明慧周刊和所有能看到的真象资料,悟到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是我们应该做的。“目地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象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记得是2001年圣诞节,我们把真象传单和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图片装到信封里,顶着北风、踏着大雪去发真象资料,当我把第一份真象传单塞進公安局的门缝,第一张图片粘贴到公安局门前的石狮额头上的时候,那心情既紧张,又激动,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二、与家人讲真象的同时修正自己

丈夫说他十五岁就喝酒,喝多就耍酒疯、打伤人、砸坏物品,是家常便饭的事。结婚头十年工资几乎不交家,而且他对神呀、佛呀、炼功呀一律不信。对他讲真象,使我头痛了好一阵,曾一度认为他可能是不可救度的。开始跟他讲,他不听,还说些脏话。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不听就不讲,省得他还造业。有一天丈夫从下午四点耍到半夜三点,中途我跑出去两次,回来还接着耍,他把我炼功当成话把了:“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他说:“你炼我就打110抓你”,说着拿起电话。我说:“你打我也不怕,你打!”

他看硬的不行就又哭又哀求说:“你别炼了,我害怕,你要被抓了,我咋办,又没钱赎你,我也不去看你。”我一看,当时猛的悟到他是受邪恶控制的。我对他说:“任何人都不敢抓我,绝对不可能。”他就开始祸害我,我忍着不吱声,心里发正念,让他睡觉,可是正念不纯,不好使,他又咬我手,抓住三个手指使劲攥,血都不通畅了。我的脑中浮现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景,有一种受迫害的感觉。

第二天和同修说起这事,她说:“师父说:‘喝酒会乱性’,发正念清理他空间场。”另一同修给我念《道法》中的话:“人为的滋养了邪魔”。当时我没吱声,心里不服气:我受着魔难遭着罪,还人为的滋养了邪魔,这倒怨我了。回家后静下心来学法,悟到正法时期出现这样的干扰,不用正念去对待不用神的一面去抑制,用常人心去对待,是自己没修出善心把他当作众生来救度,没做到真、善、忍,难道和我们今生今世有极大关联的家人就不该救度吗?

在法理上清晰了,发正念时加上一念,同时向内找,哪没做好,哪颗心没放下,不能因为自己没做好,而影响大法在他心中的形象。因常人不了解大法,就看大法弟子的言行来衡量,用善心、耐心去感化他,消除邪恶造假的宣传对他的毒害,给他讲法轮大法是修炼,从4.25讲到自焚、杀人真象,大法世界洪传,江××被告上国际法庭等等,他又提出一些问题都一一解答。他说你讲得真好,你咋不早说呢。

明白真象后丈夫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也不耍酒疯了,有一次, 他把真象光盘拿给邻居看,邻居家开小卖店,我还担心的说:“小声点儿”,他说:“怕啥?知道真象还不好。”回家后他说:“我后悔了,他说出去咋办?”我说:“明白真象的人不会的,你作为一个常人能做到这点,是在做好事,是积功德的事”。他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他跟亲戚说:“你也炼功吧,你看她(指我),一身病都炼好了。”并且告诉其他人自焚是假的,叫刘春玲的是被人从脑后抛物打死的。

我还经常给小孙女儿讲大法好,我学法时也念给她听,或几段洪吟。她经常念“法轮大法好”,还教幼儿园的小朋友念,而且还给大家讲修炼故事。

三、讲真象中有缘人得法

我们几个同修经常在一起学法、发正念,用各种形式去救度世人,有一次我们到理发店讲真象,围了好几个人听,我们越讲越爱讲,讲的既全面又清楚,智慧源源不断的涌出,当我们正念足的时候,师父就把我们的智慧打开。听真象的人说:“我都没听够,明天还来讲。”

通过我们不断的讲清真象,两个有缘人同时喜得大法。首先就是书的问题,和同修一说有人要学法,很快短短几天,没出家门就请来了两本《转法轮》。“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转法轮》)首先让他们看书、学法,九讲看完后再分别教功,她们学的认真,很快五套功法全部学会,而且还做一些讲真象的事,如今她们已经学法一年了。

通过新学员的学法,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这层法理,也是整体配合和整体提高的真实体现。

四、零点发正念 消除病魔干扰

随着正法進程的迅猛推進,师尊教我们的三件事和我的日常生活溶合在一起,成为一种自觉的行为、自己的责任。

刚开始发正念时不太重视,零点的不发,经过不断的学法,讲真象与同修交流中,悟到零点的正念一定要发,因是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也是大法中的一粒子。于是睡前发一念:零点一定要醒发正念。正念一足,到点就醒。

一次一觉醒来,感到心跳头痛,一看表差7分零点,心想该发正念了,往起一坐的时候头轰的一下,呼!身体向后倒去,(不知怎么倒下的),这时剧烈头痛,象要裂开一样,心跳加剧,耳边就听咚咚的心跳声。冷汗下来了。这时就听我丈夫说:“到点了,咋躺下了?”我猛的悟到是师父利用他点化我,因丈夫平常从不召唤我。我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干扰,坚决不承认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任何邪恶都不配迫害我,我听师父的。这时冷汗流下来,背心都湿了,又肚子疼,我坚持继续发正念,这时肚子扭劲疼、大汗淋漓,我仍然坚持着,突然要上厕所,我挣扎着下地,这时看表,整整发了30分钟正念,我一步一步扶着墙、沙发,艰难的向门外挪去,头痛、心跳、腹痛交织在一起,上完厕所回来上炕、又恶心要吐,赶紧又挣扎着出去吐。回屋坐下,头痛、心跳仍然严重,忽又有一段法反映到大脑中:“印度有许多瑜伽师,可以坐在水里多少天,埋在土里多少天,完全使自己静止下来,甚至心跳都能控制住。”(《转法轮》“气功与体育”)心跳突然平稳了,只是头还有些痛,心想大法太神奇了!平时学法时这段法也都是一扫而过,没觉着啥,今天是师父点给了我这段法理。

这时已是凌晨四点了,身体很是虚弱,头还痛,但已经很轻了,躺一会儿吧,心里还发正念又背法,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一看表5点45了,起来发正念、做饭、炼功,五套功法下来头不痛了,又开始学法,“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如果当时要是有一丝是病的念头,(修炼前有高血压、心脏病等)那可真就是病了,真就麻烦了。

五、帮助同修的同时提高自己

在师尊的慈悲救度和呵护下,自己的心性在不断的提高,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帮助走不出来的同修,主动为他们送经文、明慧周刊、真象材料,使他们很快跟上正法進程。有一位96得法的学员,7.20后就不学了,经过我们多次切磋、谈体会,也溶入正法的洪流中来。

我在做好师尊要求三件事中也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心。有一次明慧周刊很少,要十几人看一本,没办法只好跟她们讲要快点看,好传给别人。有的因没取到,有的因催他快点看,而对我产生了误解,当时心里很难受,想不明白,我是为大家,又不是为自己。想起遇事向内找,是哪颗心没去呢?是自己太心急了。“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心急也是执著,当这个心太强时,你原本那个好的愿望,不但没达到,还在起负的作用,因为被你的执著给掩没了。之后我主动找他们交流,他们也知道我是为大家好。

我是千百万大法修炼者中的普通一员,走过的路表面看很平凡,平平淡淡,但又觉得很伟大。说平凡是因为我几乎没走出过这座城镇;说伟大是因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师同在,与法同在。

在即将完稿的时候又有新学员学法了。我们虽然每天都忙,但心里甜着呢!从开始想写到成文,是流着泪写的,不知为什么流泪,也许是神的一面在觉醒吧。

层次有限,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