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路上正念正行的感受


【明慧网2004年11月22日】我97年幸运得到大法。通过认真深入的学法,我悟到人真的就是在苦海中迷着,根本无法摆脱人世间的一切烦恼、磨难和疾病的困扰,即使在人世间实现了所追求的幸福,那也不过是过眼烟云,弹指一瞬间罢了。

要想真正的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唯一的办法就是修炼,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向内修,归正自己,修去生生世世所积累的一切业债,归正自己。这就是说,只有法轮大法能够救度我们。世间变异的人类和道德下滑的社会环境正是我们修炼者修炼和归正自己的大熔炉。

当全国上下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一片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我深入学法、背法,加强正念,决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凭我强大的正念和师父的呵护,我初步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

一、三次北京证实大法有惊无险

第一次是99年7月19日進京证实大法。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名大法弟子被抓,警察要求大家签名、留地址,否则不放人。当时我和三位功友想,我们不能留名留地址,于是正念走脱。

第二次是在2001年11月24日進京证实大法。刚到天安门就被恶警带到警车上。车上有很多大法弟子,我亲眼看到恶警用摇车把打大法弟子,惨无人道。当时我只是用正念正视邪恶,让它遭到恶报,就在瞬间另一个恶警出击的拳头落在大法弟子横幅的竹胚上,扎了满手的刺。随后警车装满大法弟子拉到公安局。我最后一个下车。由于我的正念强和师父的呵护,奇怪的是一个警察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智慧的说:“你看我象吗?”他说:“不是你来干什么?”我说警察不分青红皂白,不允许说话,就把我也推到警车上了。他说你走吧!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把我放了。去了二十几名功友,只有我一人返回。

第三次進京是2002年十六大前夕,我只身一人進京证实大法。当时的北京城充满了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和严密的监视。就在中午12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我面对国外旅游团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我的师父好!”呼声刚落,对面恶警走过来了,却没看见我。这时我虽然展开了横幅,喊了口号,但仍感到意犹未尽,接着我又到天安门门洞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我的师父好!”宏亮的声音在门洞里余音缭绕,而警察就在我旁边却象什么也听不见似的。

三次進京证实大法有惊无险,是因为师父在呵护着,也是因为我自己强大的正念,正如师尊在“也三言两语”经文中说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二、正念消除邪恶的干扰

一次粘贴真象资料时,我刚刚抹好浆糊,正要贴,忽然门洞里進来一个人,我正念一出让其走开,果然他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走了,证实了正念的威力,此后我多次用正念排除发资料时的种种干扰。

另一次是在我开饭店期间。有两个顾客吃饭大吵大叫,到了下午三点还不走,乱的我闹心,当时我正在抄写经文《北美巡回讲法》。我想起了发正念排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正念口诀一出,大吵大叫的杂声瞬间没了,静悄悄的,五分钟后他们饭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走了。

三、排除病业干扰,金刚不动

得法前,多种疾病缠身,药不离口,生活对我来说非常的痛苦。修炼后,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精進要旨》里的“病业”一文反复读,反复看,悟到要想净化身体,就须要自己承受一部分,这一点痛苦算个啥,这就是消业,我就不把它当做病,当我什么都干不了的时候,我就学法、背法,是业也好,是旧势力的安排也好,都阻止不了我金刚不动的心。

记得我第三次進京证实大法时,左腿剧烈的疼痛,也没到医院去诊断,不知道什么原因,越疼越厉害,左腿比右腿肌肉细了很多,几乎都走不了路了,走几步就得蹲下拍打。我想这是消业呢?还是旧势力的干扰呢?向内找,不管它是啥吧,无论多难,我一定过好这一关,正念一出,進京的一路上还真没有太疼,这又是正念显神威。

几年来,修炼的路程风风雨雨,使我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保持正念正行,师父的法身时时刻刻在保护着我,正念正行就能冲破一切旧势力的安排。

同修们,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放下人心,救度世人》),让我们牢记师尊的教诲,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