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信仰“真善忍” 讲真象救度村人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我因修炼大法,各种顽症自愈,得到二次新生。我是河北省定兴县大法弟子,今年58岁。修炼前我曾患多种疾病,而且是严重病,如肝炎、心脏病、鼻炎、失眠、妇科病、坐骨神经炎、神经衰弱、失眠、尿结石、顽固头疼病、血压高、视网膜炎、颈椎炎、风湿病痛,等等。因为经常头疼造成眼底出血,整天吃药,躺在炕上,生活不能自理。尤其我的鼻炎,更是疼苦难忍,不能呼吸,那时的我真的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着,求生不得,欲死不能。大小城市的医生都看过了,花的药费无法计算,病却不见好转,这给家里带来经济上的沉重负担,精神上的巨大压力,而且负债累累。丈夫对我失去了信心,根本就不理我,整天愁眉苦脸的;也给我的孩子们带来很大的压力,使他(她)们生活没有欢乐。

所有这些,都变成了我的无法摆脱的思想压力。我的好胜心、名、利、情,所有的心都在缠着我。病痛的折磨、精神的打击,使我完全崩溃了,就在我决定结束我自己生命的时候,我喜得大法。在我51岁那年我跟随师父走上了修炼之路。

在我得法的第一天晚上,在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我就感觉到了法的威力──师父开始给我消业、净化身体了。我的身体发生了奇迹的变化,最难受的是我的鼻子,我知道这是师父管我了,从此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進了修炼的大门。

我从小就信神。为了我的病,我也求过佛,拜过神,可是我的病一点没好。我读了《转法轮》明白了法理,原来我拜的都是假佛、假神,乱世的狐、黄、白、柳。因我的有求之心重,差点要了我的命。这回我可找到真正救度众生的大主佛。我一定要修炼下去,按“真善忍”修炼自己。由于师父给我消业、净化身体,我自己如饥似渴的看书学法,从法理上得到提高,不断的升华,我的各种疾病不治自愈,让我真的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七年多了我没有病,没吃过一次药,而且还改变了我自私自利、脾气暴躁的坏毛病。恩师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1998年1月12日获得师父的“真善忍”大法的。我得法头一个月,光炼功不学法。因为我文化不高,只上了小学四年,16岁就离开我爱的学校,24年没有看过书,没写过字。那时在生产队挣工分吃饭,孩子又多,劳动力少,家里很困难。为了养家糊口,因此超负荷劳动。白天出队干活,家里的活都是晚上做,因为长时间都不写字,提笔忘字,读书写字对我可成了老大难。

学法后使我的身心受益,是我全家最大的幸福。我在修炼中处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无论别人对我如何,我都用善念对待,忍让,尽力帮助别人,真诚对待周围的每一个人,我的亲属、邻居、朋友、人们都说我学法变好了。

看了明慧网征文通知后,心情难以平静,。使我悟到了救度世人讲清真象的时间真的有限了,我再不把我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就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最痛心的是1999年。原来我们有几个人一起学法炼功。一天,大队干部找到我家,叫我们不要炼功了,还问我们都是谁在学“法轮功”,把名字登上。我们几个学员都说:我们炼功学法,按照师父的大法“真善忍”做,祛病健身做好人,你们为什么不叫炼?干部说:你们再炼功就罚款,他们还说是“上边”的指示,我们管不了。他们走后我们几个学员说不听他们的,明天咱们几个还来,炼功学法没错。可是他们每天查,不断的骚扰,失去了修炼环境。那我们就到“上边”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要回我们修炼的环境。

我们几个同修1999年7.20一起去了北京,要说句公道话。那天路途中有恶警把着一道道关卡,我们几个找到一个小汽车,绕道去了北京。下车后被恶人抓到警车上,连夜送回公社。那天一天没有吃饭,我们凭着对师尊对法的坚信,相信师尊时时刻刻在保护着我们,在引导着我们,我们没有怕心。那天1点半到家,没想到回到家里,家人又吵又闹。大人、孩子对我不理解。我只能用善意、祥和的心劝他们。当时我家老头满肚子的怨气,一宿也没让我睡觉。没过两天,大队干部叫所有学法的人都去队部,我马上告诉大家,没走出来的不要去。她们听了我的话就没去,不但不去,还保存了大法的很多书。

在这五年的邪恶迫害中,他们采取扣押身份证、监管、汇报、罚款、三保一看管、在大队呆着、晚上不许睡觉、不许回家、不许外出,等等手段。有一天我和同修说,咱们不去报到,我们没做错,从那以后我们都没去,他们也没找。

我全靠看师父的法挺过来。随着师父的正法路程推進,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使我更加精進。我给大家讲真象,告诉他们我们是受迫害的,“自焚”是假的,江氏集团出于一己之私,对善良的修炼人施以各种酷刑、抄家、绑架、拘留、劳教、判刑等,進行残酷的迫害。

公社给大法弟子办学习班,我村提名叫我和另一个同修去,带上200元。我与同修正念足,按师父教导我们的“真善忍”的法理去跟干部讲。他说,你们还学法,都没人教了,你们的师父都去美国了,你们还学什么法。我说,我们的师父是去了美国,你还不明白,我们的师父是按合法手续去的,他是教人向善,让我们炼功人按“真善忍”做人行事,是救人来了。我说:季书记,你不是想出国去美国吗?你为什么不去了?我也想去呢,国家让去吗?不是随便谁都能去的。我们的师父是来传法轮大法“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全世界60多个国家都学法轮大法,为什么中国非要取缔法轮功?是当权者的妒忌心很重,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超过党员人数。他不明白,师父是让我们说真话、办真事,按“真善忍”做好人。也不是谁炼法轮功都能祛病的,师父说了,不修心性还不如炼体操呢,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气功就是修炼,真正修得修自己,得按师父的法去做,才能达到一个真正的好人。我说还说,你们也知道炼功人是好人,好人多了,当权者不好领导吗?谁都知道,失民心者失天下,得民心者得天下,现在你们跟当权者一帮哄,颠倒黑白,青红不分,把好人当成坏人。你们这些干部把势力看的比命还重,你们要知道,做事要凭良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谁也否定不了的。

我当时没有怕心,正念正行,我悟到,是恩师给予我的智慧,保护着我,点悟着我。因此,震住了邪恶,救度了众生,紧跟师父的正法路程。

有一次我的老头儿到外村去洗澡,看见那边墙上贴着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漫画,回家就跟我说,他说漫画贴得很高又很长,都是诽谤师父、污辱大法,我老头说等一会天黑,我就把它撕掉。当时我听到心里很着急,我说你别去,我去。正在决定要去的时候,有一个同修给我送师父的讲法,我跟她说了。她说,我也跟你去。我说咱们不空手去,多写点真象救他们村里的人。我俩各写一半,另外我还写了一张大的,我俩一人一张,上写:“不要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必有报,别拿生命开玩笑,我是忠心来劝告,报应来了就晚了。”

走到此地天还没黑,我们先把写好的真象资料散到每一户的大门里,一边发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散了两条街就散完了。我俩一人一张大标语,走到漫画前一看很高,我心里马上请求师父“请师父加持弟子,我能贴上。”我马上觉得我很高很高,真的就贴在漫画上了。我当时的心情非常激动,我悟到是师父帮了我们,呵护着我们。我们平平安安回到了家。我悟到,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和正念,做大法的工作就特别顺利。我们要紧随师父,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才是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悟性有限,因文化不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