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坚信大法


【明慧网2004年11月25日】我是一个得法较晚的大法弟子。我妻子是99年3月得法的,当时只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来炼功,不懂得修炼。通过学法,她心性得到了升华,原来跟我妈关系不好,学法后明白了法理,主动和我妈和好了。身体也随之改变了。妻子原来的腰椎病三天就好了,其它的病也都好了,我妈也喜得大法。这一切,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可我还是不学不炼。因为吸烟、喝酒的瘾好太大,觉得不吸烟不喝酒活得没意思。

我虽然不修炼,但我很支持。当时我们这地方没有集体学法、炼功场地,我主动让出一间房子给大家学法、炼功用。我知道大法好,并且很喜欢洪法,也愿意别人都来学,认为得法的人越多越好。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也断章不全的看一些。

我没正式得法,也没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可慈悲伟大的师父却在看护着我。记得99年5月的一天,我骑摩托车去给一户人家安装电视机,在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辆农用车拐弯,正好把我圈在里边,我一时刹不住车,连人带车摔在油漆路上,惯性向前冲去。农用车司机看到我后,急忙向回拐,我和摩托车正好在他车后停下,只差一点碰到他的车轮,周围的一大圈人都说是农用车的错。我没有太高的悟性,但思想中还是有师父的讲法:要做个好人。虽然生气,但知道不能讹人。现在回想起来,是师父保护了我,还了一条命。

即使这样,我还是不悟,还认为自己不是炼功人。2000年的9月份,我骑摩托车去买机器零件,半路被交警拦住,我有驾驶本,但是过期了,被关入拘留所,一進屋看到一个年轻小伙子,经询问是大法弟子。由于发真象资料被抓来的。我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心里非常高兴,我说法轮功挺好的,我妻子也是炼法轮功的。他问我怎么不炼?我说:“我吸烟、喝酒、做买卖,又怕累,大法不要我。”他说:“吸烟、喝酒都是执著,烟、酒没瘾,是心有瘾,把心放下就行了。”果然,我再拿起烟吸时觉得不是滋味,想吐,再吸两口,还想吐,最后只要想一想就吐,从此以后我才真正的信大法了。开始完完整整的学了一遍《转法轮》和其他国外讲法。学了一遍后,心性得到了提高,做事、待人等一切都有所改变,至此才真正的走入修炼。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和其他同修一样,步入了证实法的行列。2000年我家成立了一个资料点,还有一个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加入,我们先后买了复印机、电脑、刻录机、打印机、塑封机。因为我悟到一个理,那就是一切钱都是师父给的,用于救度众生,所以花多少师父就给多少,生意越来越好。表面上看是常人买东西,实际是师父安排有缘人来得法,得救。只要是买东西的人,我几乎一个不落的讲真象,有的得法了;有的想学没书的,我们给书;不识字的,我们给刻录光盘或录制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并且按着师父说的:“公平交易,把心摆正”(《转法轮》),从不挣昧心的钱,同时证实大法的工作也越做越好。每次购买耗材都是我去,听同修说某地有监视器,我不动心。因为我坚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做的事情是最正的事,最神圣的事,是伟大的师父让我们做的。

也有邪恶钻空子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出去发资料,还没发完,方向盘突然失灵,向左没一点动,向右有一点动,如果是常人这样的车根本不敢开,可我们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一定能顺利回家,于是我们一个开车一个发正念,请师父加持,60多里路顺利回家,只是比往日晚一点,资料也做完了。

无论做大法的任何事,我始终凭着一个信,有师父保护,我们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做好。

最后以师父的《怕啥》和同修们共勉: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层次有限,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