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起一片蓝天 维护大法到底(三)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接前文)

三、不断归正与超越

没想到的是,自己在劳教所里面与在外面是两种不同的状态:在劳教所里放下的一些执著与人心,出来后又翻出来了,甚至有时心性表现还不如在里面的时候。

儿子、丈夫轮流给我过心性关,前几个月我很少得安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儿子公开和我顶撞,不服从管教,无理取闹。丈夫常抱怨我给他带来的痛苦,动不动就要我赔偿他为我抚养儿子的费用,对我的修炼施加压力等等。在身无分文,工作被开除,三年多折磨后身心留下的衰弱还未完全恢复,丈夫又要我独自承担我母子二人开支的情况下,我一次又一次陷入了空前的痛苦中。

开始遇到问题时,由于脆弱我不能平静地向内找而是向外求,如我多次向同修倾诉,寻求慰藉。虽也有帮助,但我意识到这不是修炼人处理问题的办法,向内找才是正确途径。

我想到师父说过与自己无关的事绝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作为第三者看到都要向内找,现在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非师父原话)。于是我转向每一次冲突后都向内找执著的人心时,挖出了不少争斗心、没有做到洪大的宽容、大忍与慈悲;没有做到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特别是对丈夫的关心、体贴不够;受经济困扰,产生了对钱的执著;生出情,寻求儿子的尊重、孝敬等;管孩子动情、动气;潜意识存在妒嫉心,渴望丈夫和自己共度经济上的难关等等。

执著挖出后,我便在法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面对儿子表现出的粗鲁、不敬、行为不规范、心性的严重下滑,除正面引导、继续管教、多给予关心外,我分析:青少年时期自我意识增强,与外界产生冲突;这三年多不公的遭遇,给他的心灵于重创,导致心理不平衡,对不符合自己意愿的人极易产生对立情绪;他三年多基本没用法来要求自己、认识许多问题也不在法上,加上常人大染缸的严重污染,才导致以上这一切。于是我要求他回家吃午饭,以争取更多的时间与他相处,与他谈心,谈论修炼,谈论大法的事,与他一起听法、学法、让他看真象光盘与资料,带他去与同修切磋、听本地大法小弟子的修炼故事。此时,他常向我谈到他从所学知识,如:从天文、宗教、法律等角度来谈对大法的正确认识。从法律角度,谈到魔头江泽民凌驾于法律与人大常委会之上来迫害大法。

在法上认识,我觉得我不该把他当儿子,而应该当成同修小弟子,我们都是为得法而来。我应该尊敬他,而不应该以母亲的身份去批评、指正,我们的母子关系,只不过是常人的表现而已,自己不能保存常人的回报心理。另一方面,他对我不好、不敬也许是一种业力轮报,更重要的是我的心性需要提高,自己不能产生怒气。正常的教育要继续,但要做到师父说的不动情、不动心。经过半年多的磨合,多次的痛苦折磨后,一切不愉快都基本过去,我的执著心放下了,他的学习成绩有了進步,心性有很大提高,行为规范得多了。

丈夫的根本问题是觉得为我付出太多,他的经济受到严重损失,而我现仍精進修炼,他心里极不平衡。他若干次要我赔他抚养我儿子的费用,他要做晚年安排,给他女儿买房子。这我表示理解,常人执著的就是名、利、情。从内心我真正感谢他这几年为我抚养儿子,他所承受与付出的是一般人所做不到的,我必须给他安慰,不能再给他增加负担与麻烦。于是我去借钱,找到借主,答应借钱给他,以让他心灵平衡,得到慰藉。当我认真行事时,他却不要我赔了。我力争在不影响修炼的情况下多挣些钱,逐渐做到了独自承担母子俩生活外的一切开支。我从上个月起,每月拿六百元给他做我母子俩的生活费。他却不好意思的说:“不用拿这么多吧。”我说现在物价猛涨,不能因物价高影响你们的身体。我炼功可吸收高能量物质,充实身体,而你们没有炼,是需要营养的;你这个年龄,加上又有病,更需要营养;儿子正读高三成天超时限,超负荷的学习,大量消耗脑力更需补充营养。

当我把钱的执著放下,凡事为对方着想时,我觉得很轻松,经济状况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逐渐好转,家庭关系也变好了。许多方面,我尽量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但在修炼方面,我不让步。前几个月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他极力阻止、干扰,我尽量做他的思想工作。我说:“信仰自由是人的权利,你是明白的。有信仰就有相应的行为。我的行为都是在工作、生活之外,并不影响任何人,你工作外时间看电视、休息,我干我的事又不影响你。你不希望我炼功,难道你希望我象那些年一样,每个月花几百、上千元去看病吗?”他无话可说,而且确实也看到我为这个家尽心尽力;加上时间一长,他也就又习惯接受我的修炼行为了。有时我忘了发正念时间,他反倒提醒我。国庆节前我跟他商量,我准备让一位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外地同修来家小住一段,他欣然同意,说:“你叫来吧,让她来调养一段吧,你们在一起想谈论什么就谈论什么,那是你们信仰的事,我不反对。”我提出再拿些钱做生活添补,他不接受。

人类社会出现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千真万确。当我们不断归正自己,极尽慈悲、善良、宽容、无私的时候,常人善良的一面,明白的一面就会被带动出来,表现的就是善、理智、理解与支持。

第二个突破是在同化法、全面跟上正法進程。

快从劳教所出来时,由于不知外面的正法進程已突飞猛進,仍然抱着几年前的心态,把生命交给大法,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但出来后,发现一切都不是原来想象的那样,师父要求我们要注意安全,要做好三件事。还要管好家庭,管好生活,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

我想:儿子上高三正需要我的大力支持,丈夫为我已承担了这么多,我该安抚他。但是又产生了过安全、平稳生活的求安逸之心。可每每看到师父要我们抓紧救度世人的要求时,我又急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救度众生,就有可能再次被抓的危险;不去救度众生,又没有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我進退维谷(当时的不正确认识)。由于在同化法上没有新的突破,心性跟不上,黑手烂鬼不停的干扰,对师对法的坚信程度反倒不如从前,出现了一小段时间的低迷,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心性甚至不如進劳教所前。

于是我去找这些年出的真象光盘来看,还看《明慧周刊》及《正见》。看到国外大法弟子几年如一日,不辞劳苦的讲真象,揭露迫害,震慑邪恶,以帮助大陆大法弟子的行为使我深受感动,自愧不如;《明慧周刊》上许多大陆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故事,大大的鼓舞了我。每每这时,我会激动不已,产生要抓紧救度众生的强烈愿望,但往往愿望还没来得及实现,一切又平静如初。这样循环往复多次。

我觉得这样不行,必须在法上提高才是解决一些根本问题的办法。我便开始放下一切,潜心学法。但三年多没学法,师父这么多经文完整的看一遍都需一段时间,根本做不到深入的理解法。此时,师父相继发表了《正念制止行恶》、《正念除黑手》。我反复的读背,深入理解法,觉得力量与勇气从我身体的某处涌出。此时我又听了同修学新经文的感想,受到一定启发。

我反复学《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特别反复读背师父讲的:“你们要清楚,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从人中走出来,是从被这个旧的宇宙,无尽、数不清的无量众生所构成的各种因素束缚的旧穹体中走出来,从穹体的成、住、坏、灭的最后的最后的环境中脱胎出来。”有次,我在读背时,有一种身临其境感受到了那个从千丝万缕的束缚中层层解脱出来,一切捆绑、一切束缚在垮垮下落的过程,瞬间我感到一身轻。顿时,一直围绕我的症结终于解开了:2000年自己被抓前,师父没有讲明有关正法的法理,没有教我们发正念。那时的走出来证实法完全是靠正悟,放下生死,献身与正法的豪壮情怀。而现在绝不是这样,师父来正宇宙的法,同时赋予了大法弟子除恶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要求弟子全盘否定,并且要破除及超越旧势力的安排及迫害。师父赋予了弟子超越一切旧宇宙的神与魔的能力,大法因素遍及宇宙天体,只要我们能同化那一层法,他们就能为我们所用。我们历史上的一切怨缘、渊源,师父都能为我们善解。师父赋予弟子无比珍贵的法宝:发正念,让我们有能力铲除、销毁一切邪恶,如意的去救度众生。我们纵有执著、人心,只要我们以法为师,不断去除,邪恶也是不敢真正因此而干扰,因为师父给我们保留是为了让我们能留在人间救度众生,只要我们做正,它们再干扰,师父绝不允许,我们也可以发正念解体它们。那还有什么难的?还有什么怕的?还有什么行不了的?

顿时我真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超越,心里容量空前增大,身心充盈着大法的力量与正念,怕心、顾虑心那种低迷的情绪就这样瞬间烟消云散,真正的溶入到今天的正法進程中来。

在救度众生方面,受过两次干扰,但都被我正念铲除。有一次,一同修对我说:“曾经進过劳教所的×××又被抓了,你可要小心点啊!你我都是本地榜上有名的重要人物,安全重要啊!”这话中有言外之意,我回来一想,这言外之意绝不是师父要的,而是旧势力干扰与安排。师父要我们理智注意安全的同时正念正行。于是我想:我绝不再上你旧势力的当,要全盘否定,要全面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及邪恶干扰。于是我每每正行前都提前几天多发正念。

后又有一次,一同修以非常关心的口吻说:“你以前付出那么多,承受了那么多,也做了不少事、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你爱人和孩子也遭遇那么多不幸,我想你要多为他们考虑,这方面的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当时我感动的首肯,但回到家冷静思考,师父要求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精進不停”,我怎么能停呢?这几年被剥夺人身自由,我已失去了许多做好三件事的宝贵时光,怎能再怠慢呢?家庭方面再严格按照师父的教诲去做好,安排好家庭生活,管好孩子,关心丈夫的时候,我们的心不能陷入其中。我们是大法的因素构成的,大法造就我们,不是让我们来当人的,而是让我们救度众生的,我们无权自作主张。大法因素构成的生命是无私无我的,是区别于旧穹体为私的众神的。无私就应该把自己溶入正法中。只要我们学好法,发好正念随时发现铲除阻挡我们同化法的一切执著与人心。精進不停,完全同化到自己所升华進的那一层次的法,大法的因素正的力量都可以为我们所用。一切邪恶就会被我们踩于脚下,被我们销毁。我们是未来宇宙的主宰者,是宇宙的捍卫者,助师正法的含义之一就是降妖除魔,怎么能反被它们所牵绊呢?更何况还有师父,有正法,神助我们!于是路越走越宽,越走越稳。

第三个是炼功与时间束缚的突破。

炼功一直以来是我不太情愿的事。我本来得法晚,在劳教所三年炼功少,回来后一直太忙,又受恐吓,睡得太少,怕影响次日的工作与学习的常人观念之影响,没有保证每天炼完五套功法。七、八月份时甚至很少炼,因而我本体改变不大,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特别是以前的“腰疾”时不时的出现。学了师父要求炼好功的讲法,我深感问题严重,一直在想突破,但迟迟迈不开这一步。

九月初某日,我白天晚上连续多个整点发正念下来,我简直到了虚脱的地步,两肾隐隐作痛。后看了同修《到北京发正念去》一文后,方知炼功少所致。于是我决心加强炼功,但确实抽不出时间,本来每天只睡5个小时左右,如再炼两个小时只睡三个小时担心睡眠太少,次日做事效率不高。因我以前是属于那种睡眠需要保证8小时的人,否则次日头昏脑胀。现在破例5小时已是很了不起了。固有的观念与习惯束缚着我,使我仍原地踏步。

师父看我太不悟,这方面太懒,太不精進,就重锤敲醒我。我梦见一棵大树,一半树根是空的,里面是一泓清亮的水;而另一边则根须四延,上有泥沙覆盖。我惊醒,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常人中(中医认为肾为生命之树、生命之根;在五行中肾为水,也称生命之水。那半边有一泓清水是好事,但另一侧却无水,树根四处蔓延,反被泥沙淹没。说明肾不好啊!我当年正因肾疾才走進大法的,被迫害的几年中肾功能严重损伤,出现小便失禁,下肢浮肿,脸呈蜡黄色。根被掩盖说明执著还在掩盖着!)

我当时有种恐慌感,同时感到愧对师父:炼功这么一件容易的事,都要师父操这么大的心,亲自督促。我又看了《大圆满法》“法轮具有同宇宙一样的特性,是一种有灵性的旋转的高能量物质体,他在修炼者小腹处旋转不停,不断的从宇宙中采集能量,演化能量,并将其转化为功,所以,修炼法轮大法长功开功特别快。”“动作一方面是用强大的功力把功能和机制加强,从而达到法炼人;另一方面在身体里还要演化出许多生命体。……只修心而不炼大圆满法,功力将受阻,本体也无法改变”。

法理使我清醒,理性。于是我决心突破,晚上12点半发完正念后,炼完功再睡,我炼1个半小时,次日早再炼静功一小时。开始的两三天,人显得很疲惫。有同修劝我说:“要注意休息,我们毕竟还在人中,身体还受这层时空的限制,而且精神状态总不好,不利于给常人讲真相。”下来后我心想:不,我就是要这样,这些观念还是人的东西,我必须彻底清除。我是师父的弟子,只要我念正,没有什么能干扰得了我,阻碍得了我。心性多高功多高,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只要我坚定正念,物质的东西就会改变。炼功本来就是吸收高能量的物质来改变本体,那么本体改变越大越不受这层时空的制约。即使一段时间出现疲惫感我也要坚持。我的生命本来就是用来救度众生的,时间不够用,我只能在时间上突破,而且我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果然这一念坚信下来的第二天,至今再也没有出现疲惫感了。相反精神越来越好,身体轻盈,头脑一直保持清醒。大法的奇妙无法让我言表。

以上这一切归正与超越后,大法对我的要求越来越严。只要我偶尔赖床多睡一会儿,起来后反倒头昏脑胀腿发软。某一次正念没发好或没清理好自己,或念力不够强大,或一思一念不在法上,也会头昏脑胀。修炼真是太严肃了,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作指导,尽显无遗。近一段时间以来似乎再也没受干扰过,头脑一直很清醒,以上偶尔受干扰的那些状态再也没出现过。这就是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上的结果,就是大法同化得越多,干扰就越少甚至没有的结果。

来日无多,时不待我,须再勇猛精進,不断突破与超越,圆满完成师父及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