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佛教居士的实修心得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我原来是一个佛教居士,在佛教中已经修了36年了。36年中我不是寻找所谓的精神寄托而是真的想修炼,虽然在社会上宗教界、修炼界也沾染了不少的俗气,甚至渐渐失去了原来的本性,但我仍然保有对佛神圣的景仰之心,仍不改修炼返回天国的愿望。几十年风风雨雨后,我的心性仍然没有多大的提高,反而平添了许多的疑问。

就在我开始重新观察几十年的佛教居士修行时,突然有一天,我家人的一个亲戚来到我家,给我讲法轮大法也是修佛的,宇宙的根本法理是“真、善、忍”,末劫的佛教为什么度不了人,为什么长期修行心性不提高等等一些法理,同时他还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

他走后,我赶紧净身焚香,如饥似渴的打开《转法轮》,一口气我拜读完,看完《转法轮》九讲后,我顿觉眼前一片光明,心中的种种疑惑一扫而空,真是神清气爽,直觉得书中写的句句是真理,叫人修心性,放淡各种名利心,与世无争,这才是真正的佛家大法啊!

从此以后,我放下了佛教,一心一意的修起了法轮大法,至于师父怎么管我、怎么净化我的身体、净化我的思想我在这里就不一一细述了。

我没有文化、识的字不多,开始只能勉勉强强的把《转法轮》看下来,但我觉得读《转法轮》的感受真好,我不断的一遍又一遍的学法,很快我能够将师父的所有经文通读下来,而且能够顺畅的念明慧上的文章了。

通过学法炼功,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是有幸得遇大法,我还不知在哪里徘徊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从法中明白了佛教在末法时期度不了人,末法时期庙里的和尚都难于自度,何况是度人呢?我修了法轮大法后,觉得大法好,我就要出去向宗教人士洪法、讲真象、救众生。无论是在1999年7.20之前还是之后,我不为形势的变化所动,坚定不移的向我原来认识的宗教人士洪法。

在邪恶势力疯狂污蔑大法的时期,我给那些佛教人士、居士送去真象资料、光盘,即便有一些宗教人士、佛教居士不修炼法轮功,甚至对法轮功有排斥,我也以慈悲宽容的心态,平等而温和的与他们探讨修炼的问题,阐述法轮大法的认识,但决不以高高在上的态度与他们计较、争论,而是尊重他们修佛向善的心,肯定和鼓励他们多了解法轮功的法理,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

修炼界在上个世纪末也有各种传说,其实宗教界、修炼界也有人能够看到现在的寺院里已经没有真佛了,我从自己的经历讲述宗教界和修炼界的传言所包含的寓意,明确师父是来世间度人的。并且通过基督教、原始佛教在开始的阶段所遭受的迫害,讲述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的内幕,并将耶稣的受难、佛教所强调的隐忍区别于近百年来中国民众失却正义良知的软弱,清点宇宙旧势力的变异导致的世间道德的沦丧,面对着如此有着庞大镇压机器的邪恶集团,法轮功不仅没有被压垮,而且几年来一直以和平的非暴力方式反对着这场镇压,告诉他们被迫害致死的、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强调仅仅反对的是这种违反宪法的镇压,告诉他们镇压手段之阴毒、惨烈,反衬法轮功学员走出来讲清真象的大义与慈悲,同时,告诉他们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的真象,明确镇压集团的疯狂是暂时的、表面的,正义一定能够很快扫除邪恶,历来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我不但给宗教人士洪法,我也出去给其他善良人洪法讲真象,我在日常的一言一行中都把握自己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因为我认识到我的一言一行在另外的空间中就有物质存在的因素,就会影响各个空间的生命,我所走过的地方、所拿过的物品都应该被纯正的能量所慈悲所净化,如果我有太多人的观念、太多旧宇宙的沉渣,就会失去更多归正众多生命的机会,我们的慈悲、力量不仅包含在我们面对众生所讲的话语里,更多的存在于我们看不见的空间和我们所具有的一切理。

在最初讲真象的日子里,有一次,我带了真象光盘到一个亲戚家,在一块聊了一会天,我将光盘拿出来,亲戚帮我放入VCD影碟机,这时她丈夫喝醉酒了回来,她赶忙帮丈夫到卧室躺下,在这之中,电视机上的画面一直在平稳的播放真象,但奇怪的是一到关键的揭露天安门自焚案真象的部分,画面就跳过去,我将光碟重放了三次,一到自焚案真象部分就跳过去,有时跳过去的多、有时跳过去的少,在此之前我是检验过的,没有问题,也听同修说过,最近新出的关于自焚案真象的光盘在一些影碟机中打不开,许多光盘就这样被同修退了回去,我突然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在给宗教人士洪法讲真象过程中,能够明显感受到有些宗教人士在得法过程中所受到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这种干扰有时比普通人得法所遇到的干扰更大,我当即在心中集中精力发正念,能够感觉到光盘得到了支持,自焚案真象顺利的播放了。刚松口气,感到光盘与我的联系弱了,电视屏幕的画面又将剩余的部分跳了过去。我重放光碟,发正念包围整个空间,把牢正念不松懈,这次很顺利放出了清晰的画面并且再没有出现跳过去的现象,当亲戚坐到电视机前时,自焚案真象恰好开始,看完后,她又忙着伺候她那个将要呕吐的丈夫。

从那以后,我从新的眼光重新认识了真象资料和讲清真象。记得在修炼界有关剑仙的传说,剑仙不仅要修炼自身,还有修炼他的剑,炼到他能够用意念指挥他的剑在百里之外飞行,炼到他能够与剑合为一体,即所谓的身剑合一临空飞渡,炼到他的剑能够象他自己或他的分身那样独当一面,而行事却与他行事一般。每当我拿上真象资料,我就将他作为一个正法的神,将我的场和他的场联系起来,在将真象放在某处或递给某人的过程中,将正念加强,清除那一地方或那个人在各个空间中的干扰因素,过后在一段日子里,保持不间断的正念支持那个神发挥最大的作用。一段时间后,我认识到我的能量中已经修出了与真象资料连带的这样一种功能,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武术气功”所讲那样:“当它转化成高能量物质的时候,渐渐的形成了一种密集度很大的能量团。而这种能量团就带有灵性了,所以它又是一个功能团,就是一种功能了。”“因为那个高能量物质它在另外的空间,它不是走我们这个空间,所以它的时间比我们来得快。你要去击打别人的时候,不用再运气、再想了,那个功已经到那儿了。别人打你,你去搪的时候,那功也已经到那儿了。”以后我在发真象资料的时候,那个功就自动运行了。

我也听一个资料点的同修说过:电脑是外星人的科技,在电脑前玩电脑时,外星人将它们的物质向玩电脑的人散发。开始的时候,同修能感觉到操作电脑时电脑向他扩散的不良物质,而且电脑常常和他捣乱,有时电脑的故障搞得他消耗了大量的时间,经过一段时间学法正念正行,在实修中归正了电脑这个生命,电脑就很配合了,偶尔同修主意识不强时,邪恶就能够压制电脑跟他捣乱,所以同修在实修中主意识越来越强,最初的那个故障频繁的旧电脑已经成了法力强大的正神。

所以我想那些呆在家里学法不出来讲真象的同修,还有那些抱着“学好了法心性提高了再出来讲真象”观念的协调人,是没有站在正法实修的基点上看待问题。

在2000年邪恶猖狂的时候,我们的同修能够走出来到某地方交流,这一举动是经历了放下生死的实修过程,在思想和行为上都得认真的清除不正的念头和观念。不要小瞧那时的一个小的举动,十几个同修聚在一起,有正念也有人心,交流之初,有些同修不由自主的留神门外的动静,纷杂的脚步声都会勾起诸多人心,看到其他同修根本没有被门外的响动所影响,看到了不足,在交流会强大的正法之场熔化下,埋藏在同修身上的怕心等人的念头被荡涤得无影无踪,在以后的交流中同修再也不会心态不稳了,因为同修的能量场中已经具备了相应的层次和功能,即便是面对邪恶也具有震慑恶警、清除邪恶的强大的境界和力量。

待在家里学法的同修,有的同修每天能够花上六、七个小时“学法炼功”,可就是不出来讲真象,或者长时间心性提高缓慢,这是为什么呢?

我个人的认识是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都是实修,“做到是修”,那些同修是在做事,每天学法当成了任务,那些待在家里学法的同修,学了法却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怎么能够是真呢?法中明确讲到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区别,看到邪恶在迫害大法弟子,却不出来做大法的工作,如何做到了善?舍不得放下人心,学法时害怕附着在自己身上的败物在大法的能量荡涤下被分离拉开撕扯掉的痛苦,还是能忍吗?不在实修中学好法,岂不是在以常人的眼光在读大法书吗,那还能够看到什么呢?

由于我走出来讲真象救世人,遭到儿女们的反对。我想你怎么反对,我不为所动,而且我还要连你们一块救度,因为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与人为善,道德回升没有错。

由于我学的不好,写和说都很有限,写出来这点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向全世界大法弟子汇报,请同修批评指正。

在此,请明慧的同修向师尊带去我们青海省大法弟子的问候,请师尊放心,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我们都能够摆正正法的基点,归正不正的因素,共同勇猛精進,不辜负大法弟子的称号!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