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证实大法的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我的家居住在北方一座城市里,99年7月20日前全家有7口人修炼法轮大法,我的父亲是96年初得法的,修炼后他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后带动了我的母亲、姐姐、我和丈夫及两个孩子走上大法修炼之路。下至3岁幼童,上至70岁的老人,每个家庭其乐融融,每个人在修炼的路上都很精進。

我们一家人走到了今天,这其中有过失、有教训,还有我们在磨难中摸索、积累的经验,让我们在这交流中吸取好的经验,去其糟粕,走稳、走好每个人的修炼之路。

今天回想起来,99年7月20日那以后的日子里,对每个人都是生与死的考验,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在我们的心里。虽然我小的时候经历了“文革”,可这次给人的感觉来势更加汹猛,好象天随时要塌下来了,恐怖笼罩在我们的周围。7.20后不久的一天早晨,我在家接到一个来自公安分局的电话,让我到政保科去一趟。当时我的心突突地跳,心想:可能要坐牢吧,拿好随身穿的衣服便上路了。到那儿后,科长问我一些得法时间等问题,其中有个问题激怒了他,问我区负责人是谁,我告诉他:“你在电话里已经说你什么都知道吗?你还问我干什么。”我没有告诉他。他气恼的站起说“这是什么地方,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我随时都能关押你。”当时我的目光直视着他,不吱声,那气氛现在想起来是正邪交战之时,后来他没说什么,告诉我:“以后随时传讯你。”让我先回家,当时我很吃惊,去时没想到能回来,就这样我回到了家。在以后政保科长也没找过我。

打那儿以后,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社区经常“光顾”我家,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当时的人很难听進去。那时的讲真象很难哪,我们一直在努力、耐心的做,可是效果甚微,随之而来的是自上而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逐级升温,开始是交书、表态、写书面材料;然后是不允许炼功、抓捕、行动受到限制。我们决定行使国家给我们公民的权利:上访。我和丈夫带着两个孩子于99年10月28日踏上了上访之路。上访之道路并不平坦,我们充满希望的想把我们修炼后的变化告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以转告中央领导,可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迎接”我们的是警车、手铐、在北京关押期间我们亲眼目睹警察打骂我们的学员,用刑具把学员反背着铐在凳子或两拇指反背8字扣折磨学员。几天后我们从北京辗转到所在地后,因孩子小而回到了家中,丈夫上班后被撤职,记大过处分。当时一双儿女尚未成人,新分的两处房子,收入也可观,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我们茫然过,痛苦过,当我们渐渐的放下时,更加体会到: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是修炼人必备的条件,是修炼人正悟的根本。

回来后,把我上访时所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讲述给我的家人和同修们,他们听到后,有的很受鼓舞,有的感动的在流泪,有的听后立即去北京证实大法,大家有种责任感,在一起交流谈体会,在法上提高的很快,很多同修走出去证实大法,同修们对法、对师父那金子般的心,真让人感动。转眼到了2000年春节,那是我们大法被迫害,师父被诬陷的第一个春节,我们做弟子哪有那份心过年呢?在过春节二、三天前,我们和家人及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离开北京时,公安人员用一副手铐把我的父母铐在一起,他们二老已是70多岁的老人了。当年我父母勤勤恳恳做一辈子工作,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到老了,只因为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挽救了自己的生命,公安人员就这样对待他们。

回来后,我父母因年迈放回了家,我们几人继续在收容站关押,吃着窝窝头、啃着咸菜疙瘩,喝着清汤过的年,我们并不觉得苦,反而心很踏实。二十天后我们先后被拘留,在拘留期间很多犯人都听过我们讲真象,早晨我们炼功,他们也起来和我们一起炼,那场面至今令人难忘。又是二十几天,我被关押在妓女关押的地方,走到哪里,我就把真象讲到哪里,走到哪里、就把我们大法弟子的风范带到哪里。在那里我得到警察和犯人的认同,五个多月后在师父的呵护下,由市公安局特批,放我回家。临行前,他们让我写保证书,要求不進京上访,不参加集会,让我写与师父决裂,我没写,但后来却绕着弯在文字上妥协了,回家后看到师父经文后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马上向有关部门声明保证书作废。他们立即做出反应,向上级610汇报,他们向我说了此事后,也不了了之。

记得2001年的6月末,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当时心有些不稳,后来发正念,向警察讲真象后正念走脱,开始了流离失所。在初期的日子里,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在这关键的时刻师父写的《路》经文发表了,我的心有了导航,开始艰难地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那时候偏远地区的人,被江氏集团的谎言欺骗的很深,你说什么他都不信,电视上怎么说他们就怎么说,讲真象真难!在那个环境中,要靠自己独立思考、独立行走,慢慢地摸索,积累了一些经验,在实践中运用起来效果很好。

我丈夫在带着两个孩子的情况下,区610强行把我丈夫从单位绑架到洗脑班,我丈夫拒绝不转化,三天后他从三楼系床单等物,正念走脱。在这乌云压顶的日子里,我父亲的压力到了极限,再加上来自各方面的骚扰,身体随之也垮下来了,父亲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半年后被病魔夺去了宝贵的生命。父亲去世后我的母亲承受着失去丈夫的痛苦,并承担起给我们带两个孩子的重任,小的只有8 岁,大的还有残疾。就是在那样的处境下,母亲始终如一的做着讲真象的事情,走到哪儿就把大法洪传到哪儿,张口就说,出口就讲,使很多有缘人得救。

在我们的证实法、讲真象的路上,师父时刻都呵护着我们,在我们危难时刻总是有惊无险;我们也在努力的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有条件的就面对面的讲真象,没条件的就写信讲,我们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有关部门,通过节假日写信向他们问候。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位公安人员,他主动去市610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使我们夫妇结束了二、三年流离失所的日子。回来后,我丈夫顺利的回单位工作,我在家料理家务。

在五年的磨难中,师父一直呵护着把我们带到了今天,这是我们一家人最大的幸福,最高的荣耀。让我们更加珍惜这千载万载的修炼机缘,珍惜大法,珍惜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