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炼功点


【明慧网2004年12月10日】在1999年7.20前,我村的炼功点有25人。每天中午1点,用午休时间炼动功,晚上8点开始在一起学法,那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感到在比学比修。身体没有病,心性也在逐步升华。我们感觉非常的好。

但是到了1999年7.20,江××在个人妒忌心的指使下,一手操纵取缔法轮功。我们感到心里压力非常大。我们炼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可是江泽民不让人们做好人,这是什么道理呀!这是对我们法轮功学员最大的不公。我们五人步行去北京上访,结果在半路被截回到县公安局,拘押了一天一夜,又转到乡政府,又拘押了几天,每人罚款300元,才放我们回家。

从乡政府回来后,也没有放过我们,不断的来家骚扰,村里派人监视我们,家人因为害怕也把我们看起来,真是处于恐怖之中。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几个同修住在一个胡同里。每天以去地里干活为名,偷偷的在一起商量,不能这样下去,我们是大法弟子,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觉得这功太好,师父说的话太对。我们一致决定坚决修大法。在师父的安排下,没过多长时间,我们几个突破家人的阻力,社会的压力,又重新组织起来。每天晚上在一起学法,形势紧张了,换个地方,再不行再换个地方。

刚开始时我们没有真象资料,我们就笔写,抄师父写的《我的一点感想》和师父的声明,把他贴在我村集市的电线杆上。我们看到有好多人围着看,走了一批人,又围上来一批。当时我们看到心里很高兴,从那儿开始,我们就自己写,内容是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白天写,晚上去贴,这样坚持有一年。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文化都不高,写的字也不太好看。有一天某村的一个大法弟子来我村,看到我们这样做很好,可是她们被监视的太紧,这样做有困难,她与我们商量,我们写你们贴,咱们配合起来。这样她们供我们材料,我们包了有六七个村,尤其是没有大法弟子的村,我们做的更多。

当时师父还没有告诉我们发正念。我们每次出门之前先在一起商量怎么做好。今天去哪个村,明天去哪个村,反正我们不让恶人摸着我们的规律。当时邪恶很猖狂。但对我们几个来说,还没有受到太大的破坏。后来大批真象资料下来后,师父也告诉我们怎样发正念,每次出去前先发正念,然后2人一组去各村发。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几个同修的娘家也是哪个方向都有(都在10里地以外),哪位同修回家都带上足够的真象资料。

有一次我和同修去某村贴真象材料。那天晚上很黑,我们正往电线杆上贴,被一个骑摩托车的人碰上(车上还带一个人),拉住了同修的手。我借天黑躲起来了。恶人看到同修手里的浆糊,就问材料哪儿来的?是哪村的。当时因为害怕,说出了村子和姓名,恶人拿出手机按着直响,一直要报警(当时围上来好几个人)同修就跟他们说,贴材料是想让你们了解法轮功,是为你们好。当时我也很紧张,不知道怎做好。师父告诉发正念,不久才立掌发正念。师父说的话真是千真万确,不一会儿恶人说你走吧,我看你是好人。还问渴不渴(同修说恶人一身酒气)。

回家后我一夜没有睡觉,越想越害怕。天快亮时,脑中发出了一个问题,就这样被吓住了吗?就不敢做真象资料了吗?我自己又回答:不,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吓住。第二天晚上,我和同修又去了另外一个村庄。

在这五年当中,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基本没有间断在一起学法,发正念。不论是大秋、麦收、刮风下雨,停电我们用蜡,下雨穿胶鞋打着伞,环境紧张了,我换地方。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环境。现在我村先后有四位新学员,以前因害怕不出来的老学员通过同修做工作,也先后起来了不少。

我们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只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一点点,和同修们比起来,和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太远,尤其在面对面讲真象中,很多地方做的不足,老是有文化低,讲不好的感觉。请师父放心,我们是您的弟子,一定要弥补没做好的地方,一直到最后圆满的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